2“鬼才”韦天舒
zhuzhu6p2017-12-28 21:212,771

  “下礼拜就进科啦。”叶春萌仰起脸,带着个颇神往的笑容。

  陈曦瞧了她一眼:“拜托,从上礼拜你开始就唠叨了。”

  “考医学院,不就为最终做医生?见习时候虽然穿了白大衣,但还是学生,进科之后,就几乎是医生了。”叶春萌托着下巴,那张微笑的脸,带着那种属于很单纯的理想的浪漫,实在是相当动人的。

  “得了,我可是从小就没打算过当大夫。”陈曦撇撇嘴,“高考时候,我想考清华建筑系,但他们收人太少,我第二次摸底考又考砸了,心里没底没敢报,生怕考不上再给我分到核物理去。咱那年政法学院不对理科招生,电子计算机啥的我又怕太辛苦,想来想去女孩子学医还是比较好听,咱学校又还算名校,就这么爬贼船上了。谁晓得这可不比人家学电子计算机的学得轻省啊——等工作了,还得更苦。反正我想好了,毕业了我也不干临床,所以啊,进科不进科,对我没啥意义。”

  “你不干临床是怕苦?”叶春萌微笑着撇嘴,“尽人皆知的理由吧?嘿,世事难料,还说不定,你一进临床就爱上了,到时候都舍不得离开呢。哎,你不觉得吗?临床课比基础课有意思多了,尤其见习跟门诊,遇见疑难病例……”

  “临床课的老师帅了一个档次,我怀疑因此你觉得临床课有趣。”

  “胡扯,就说帅,也就是外科的韦天舒帅……”

  “可我也就觉得外科课有意思啊。”

  叶春萌连连地被打击热情,正经有点火了,不高兴地躺到枕头上准备拉上床帘。

  陈曦立刻嬉皮笑脸地凑过去:“好好,当白衣天使多好啊,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宣誓那时候我也挺热血沸腾的啊。这不是,因为一些客观情况,我反正也天使不了了,阿Q嘛!嫉妒,我这分明就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叶春萌矜持了一会儿,毕竟耐不住想抒发感慨的愿望,把脑袋枕在胳膊上,继续满是向往地说:“当临床医生多好啊。我从小就崇拜大夫,那身白大衣,穿身上,我从来就觉得比什么衣服都好看,干净,肃穆,神圣……”

  陈曦硬生生地咽下了“白大衣好看不好看也得分人穿,穿韦天舒身上确实好看,可穿外科主任李宗德身上,可跟公共食堂门口卖馒头的大师傅没啥区别”——虽然咽下了,但还是不能昧心地点头,只是不说话,拿筷子徒劳地捞着小锅里幸存的方便面渣。

  “那天内科见习赶上给心跳骤停的病人急救,看着监测器上的一条直线,我心都到嗓子眼了,那么年轻的一个人……外面就是他妻子和两岁的小孩,我当时都想哭,更不要说他妻子是怎样的心情了……然后,李大夫一系列的紧急措施,准确及时地安装起搏器,那人恢复了心跳……我当时就有一种感觉,我都觉得看着李大夫,就好像看着上帝……”

  “邪乎了啊。”陈曦在嘴里咕哝了一句——但是并没有让叶春萌听到。陈曦从来很懂得开玩笑的分寸,但是实在受不住叶春萌的抒情了,她想了想,只有把话题带开。

  “我在想,所谓英才,韦大夫这就是啊。又帅,说话又风趣,拿了好几个市级国家级的创新奖项……”陈曦说着,倒真带了几分认真的赞叹,想起韦天舒第一次与众不同的亮相。

  他给她们讲外科总论的肝胆部分,推门进来,一下就让人眼前一亮。接着,没有幻灯,不写讲义,胳膊下面夹着本跟学生手里的完全一样——而且崭新得貌似从来没有翻开过的《外科学总论》就溜达了进来。走到讲台后面,啪,把书往讲台上一放,翻到他要讲的那页,忽然又把书合上,推到了一边儿去,冲着下面咧开嘴,露出一排可以做黑人牙膏广告的白牙乐了。

  “这书啊,回头自个儿回家看去。都大二了,还不会看个书吗?再说,我觉得这书写得忒呆板。我给你们讲点有意思的、新的东西。”

  在他之前,并没有一个老师,可以把课讲成故事,而且是让人一会儿揪心一会儿乐的故事。虽然是故事,但确乎又跟他要讲的那部分内容相关。他乐呵呵地说,要看理论,你们都该有了看书自学的能力,不明白大可以来问我;要说技术细节,还得是看手术录像,进院见习实习才有印象。他的故事,加之他的个人风采,激发了这帮学生对他所讲述的内容最大的好奇与兴趣,非但是书,回去之后相关资料都读了不少,而对接下来的试验课和见习课也有前所未有的积极。

  “韦大夫确实不错。”叶春萌点头,“但是,咱们组外科带教的侯老师不是说了,在大外科,要论‘让人服气’还得是咱们外科教学主任周明周大夫。哎,我在想啊,这得是什么样的人,比韦大夫还让人服气?”

  “那不就是侯老师一个人说的,又没……”

  “韦大夫也说了啊。”叶春萌坐了起来,“那天韦大夫跟咱们说,动物试验外科手术模型一定要认真——如今把狗当成人,今后才能把人当成狗……他看着咱被吓了一跳,又说如果用周老师的话来说呢,就是你今天对动物试验严肃对待,技术技能练得越过硬,以后对着人的时候,越能够沉着冷静。他又说因为周大夫下乡定点医院培养基层外科大夫去了,所以没能给咱们上课,不过他是咱们教学主任,早晚能碰上,他说赶上周老师主管教学,是不是咱们的福气就不知道,但一定是咱们今后病人的福气,那是没错的。我觉得韦大夫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特别认真,跟他嘻嘻哈哈开玩笑的样子根本不一样。”

  陈曦没说话。

  八卦之心人皆有。更何况是二十岁的女孩子。

  固然经常嘲笑叶春萌和同宿舍其他女孩子“幼稚”,但是听着从这顶尖的医院牛烘烘的外科,学术拔尖的侯大夫到“传奇”的韦大夫,提起“周明”二字带着的那份敬重,陈曦也忍不住好奇,只不过,忍着,偷偷地好奇,没把“幼稚”表现出来。

  周明,三十二岁,现在最年轻的大病区主任、副主任医师——当他在三十岁时被破格提升为副主任医师的时候,也是全系统四个教学医院三个附属医院最年轻的一个。

  然而,若论他得到过的全国奖项以及保持的“纪录”,却没有韦天舒多,论在国际期刊发表的文章,也没有另外一位病区主管程学文级别高……

  看了不少有关社会阴暗面以及从古到今的人事斗争的名著的陈曦,一贯善于怀疑,从来不像叶春萌她们那么容易相信更加容易感动。她忍不住想,这位传说中的周明也许就是老好人一枚,才华平平但是人缘良好,所以不招人嫉妒,更可能是会“为人”而并非会“做事”,杰出如韦天舒者,木秀于林,加上性格狂放、恃才傲物,一定不会对上司溜须拍马,也不见得会去拉拢平级与属下,在人望上,确乎是不会超过那些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人的。

  不过,陈曦未曾把这一番怀疑说给任何人听。善于怀疑的陈曦有个好习惯,那就是把怀疑搁在心里,未到怀疑被证实的时候,通常并不太发表感慨。

  在“周明”的问题上,陈曦应该感谢自己的这个好习惯。如果她没有这个习惯的话,那么难免,她的这番怀疑会大大影响她“考虑问题特别精辟”这个宿舍公认的盛赞,而留下被叶春萌她们嘲笑一辈子的话把儿。

  无论周明是否“会为人”,周明的“专业”绝非平平,这,就在五分钟之后,轮到今天跟急诊小夜班的张欢语和李棋推门进来,激动地宣布今天第一医院外科最大的“新闻”的时候,得到了绝对的证实。

继续阅读:3.传说中的周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