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被雪掩埋
长辰2016-06-23 01:233,546

  不觉住了半月有余,城中还有些设备不是很齐全,我有时会同杜鹏一起,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找一些材料,来修建一些设备,我甚至还用竹子把远山化掉的雪水,接到每家每户。这可是最原始的自来水?

  有很多时候,化解悲伤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劳动,工作。

  所以,在看到一口井被开凿出来,一家磨房被造好的时候,我会笑,非常开心的笑,拍着杜鹏的肩膀笑。

  虽然不明白,他造这一座城,有什么用,但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搬过来,我竟觉得无比的开心。

  “你真的不打算收钱吗?”有天,我这样问杜鹏。

  他笑着摇摇头。

  “那你将来肯定会穷死的!”我笑道。“即便你是神仙,也会是一个穷神仙!”

  他依然笑。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如水般流逝,我也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会在闲的时候看看天,会在下雨的时候关好门窗,或者打伞出去看雨。

  这里是他的世界,有他的世界,这样,便很好。

  这天,一大早,我们这座城,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一个我认识的人——黄鹂!

  黄鹂带来一个坏消息——明王病了,病的很严重,快要死了。

  想起那个一身黑夜眼神冷峻的男子,他曾经如天神一般威风凛凛,却居然会病,会死……

  虽然他曾经想伤害我,但是,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应该去看看他,也许,只是因为,他以前是他的朋友。

  所以,当我收拾好包袱出现在杜鹏面前的时候,他的的确确的大吃了一惊。

  尽管惊诧,可看的出来,他对于我同行一事,还是很高兴。

  他说:“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去大雪山了呢!”

  我笑了笑,道:“虽然明王有些不讲理,可也没有到再不见他的地步,何况,大雪山其实很美……”

  他看了我很久,然后道:“一年多没见面,我总觉得你变了很多。”

  我笑道:“你也变了很多,至少,不再迷路了。”

  他终于笑了笑,可随即神色又黯淡了下来。

  “以前在雪山的时候,老是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后来,真的跑了出来,却常常想起雪山。只是怎么也想不到,父亲竟会生病,还这么严重……”

  我拍拍他的肩膀,道:“不用太担心了,你父亲活了上千年了,以后,也一直会活下去的。”

  他点点头,依旧召唤来了青鸾。

  大概半日的样子,就到了大雪山。

  明王的住处却换了地方,不再是峭壁边上的小木屋内。

  他在一座堂皇的宫殿内。

  当我看到他时,我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说过,他们大鹏,生下来便是神,一直长生,不死不灭。

  可现在,我看到他的样子,却很怀疑那个大鹏不会死的传说,到底是否真实。

  他很瘦,往日丰润的面颊深深的凹陷,染上了一层蜡黄色,头发也不再乌黑发亮,它们现在如秋天的枯草般杂乱干涩。过去那冰冷的,乌黑深邃而发亮的眼珠,现在都已混沌一团,任谁看到他,都能看出,这个人的生命正在流逝,就连他身上穿的衣服,佩戴的饰物,都比他来得有朝气,有活力。

  只不过一年多未见,他如何成了这个样子?

  站在我身边的杜鹏早已扑了过去,抱住明王,大哭起来。

  明王却站的更直,笑道:“哭什么?我还活着!”

  我咬着嘴唇,虽然明王一直对我不好,开始是逼婚,跟着又是要挟,最后干脆想要我的命,但始终,他都不曾真的要了我的命。看到他现在的模样,我心中也是一阵难过。原来,这世间,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恒,即便是神,也不能。

  “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我笑道。

  他的脸转向我这边,双眼却始终不能聚焦,我忍不住走上前去,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也不再有力,变的干枯,龟裂。

  他终于抓到了我,然后笑出了声,道:“小水!原来是你!”

  我点头,也不知他能否看见。

  他说:“你终于来了!太好了!你帮我带句话给那个死猴子……”

  我打断他的话,道:“难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了,还要去找悟空挑战吗?”

  他笑了起来,道:“不!你弄错了!我并不打算去找那个死猴子麻烦了!你帮我告诉他,我以前误会了他,以为杀孔雀的人是他,对他一直不好,甚至还让大雪山的人处处找他麻烦,现在才知道,是我错了!你帮我跟他说句,对不起!”

  我低了头,黯然道:“恐怕,恐怕我再也看不见他了!”

  明王奇道:“为何?”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便问:“你又是怎么知道,杀孔雀的不是悟空,是别人呢?”

  明王缓缓坐下,叹了口气,道:“因为我前些天,看见当年的那个凶手了!以前的时候,有些分辨不清楚,可过了这几百年,我便一眼,就能辨出,那个是悟空,哪个是凶手了!也就是因为那个凶手,我才搞成这个样子!”

  杜鹏在旁愤然道:“父亲,快告诉我,是谁?我一定要去找他算账!”

  明王伸出他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你千万不要去!你现在修为不够,根本无法和他抗衡,你若去了,只是白白送命!从今天起,你哪里也不准去,就乖乖呆在雪山,刻苦修行,或许再修个百年,能在他手下,挺个两天!”

  杜鹏急道:“难道我们大雪山,就这样被人欺负吗?”

  明王哼了一声,道:“技不如人,不被欺负,还能怎样?”

  我心中一动,听明王的意思,那个人长的和悟空几乎一模一样,会不会是……

  我忙问道:“那个人,就是杀了孔雀,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人,长的究竟什么样子?”

  明王眯起眼睛,想了很久,才道:“若单看样貌,实在是看不出来,他们两个有什么分别,可当他站到你面前的时候,就知道,他和悟空,是完全不一样的。悟空身上,有浓烈的杀气,刚硬而寒冷;他则不然,他给人感觉很柔和,很圆润,就像,就像河底最圆滑的那颗鹅卵石一般,根本感觉不到有任何杀气!悟空的笑,是懒散的,有些漫不经心。可他的笑,总是恰如其分的,不多不少。”

  听明王如此说,我心下登时明亮起来。

  原来,那个当年杀死孔雀,现在把明王弄的半死不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六耳!

  六耳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次,来雪山和明王交手,又有什么目的?

  见我神色有异,明王问道:“怎么?你认识那个人?”

  我连忙摇头,道:“我只是奇怪,世界上,怎么会有长的一摸一样的人!”

  明王不再追着六耳的事情说了,只是反复的提到悟空,提到以前的一些时光。

  竟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明媚,如同春天掺了花香的风,如同世间最碧绿的水。

  “你答应我,若见到了悟空,一定帮我跟他说一声对不起!”明王拉着我,混黄的眼依然无法准确的看向我的脸。

  我心下一阵黯然:“你怎么不自己去跟他说?”

  明王摇摇头,叹道:“我也许等不到那天了!”

  我心中一酸,不禁掉下泪来,杜鹏趴在明王的腿上,哭道:“不会的!父亲,不会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明王叹道:“你别这样,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清楚的很,我恐怕是永远不会好了!你们出去吧,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我静静的告辞,走出门外。

  杜鹏依然留在里面,不肯离开明王半步。

  门外白茫茫一片,远山里的风,混着冰渣,吹近我的脖子里,天上看不见太阳,四周阴惨一片,就连这宫殿,都空旷幽荡。

  黄鹂和我都门外,半夜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大殿里传出。

  我们连忙破门而入,却看见明王已经倒在了冰冷的黑色的地板上。他变的更瘦了,更干枯,他的衣服也都已破败,几根白发稀稀落落的贴在脑后。

  我赶上去想要扶起他,走到跟前才发现,他已经死了——油尽灯枯而死。

  六耳究竟用了什么方法,又用了什么力量,竟使得明王如此……

  杜鹏呢?明王死了,他一定是最悲痛的人吧?

  我四处寻找杜鹏的影子,却看不见他在何处。

  想不到明王一世英明,死的竟如此荒凉。我抱着他的尸体,不知该如何是好。

  “放下吧!让我送父亲归去!”一个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回过头,竟然是杜鹏。

  他没有哭,也没有流泪。他的眼睛,竟蒙上了一层黑雾,不再如以前那般明亮了,也开始变的冰冷,锐利起来,如同大雪山的风一样。

  杜鹏最终把明王的尸体,带到最高的一座山峰上,雪下的很大,只一会,明王的尸体,就被雪掩埋。

  据说这是明王自己的意思,他要永远的,站在最高处,即便是死,也应死在最高处。

  因为他们大鹏,生来就不是平凡的人。他们是云破九天,翱翔万里,俯瞰众生的飞翔者。明王更是如此。

  我被杜鹏留下,参加他的继任大典。

  其实也算不得大典,因为那天,他没有通知任何人,只是独自到了埋葬明王的山巅,化身为鹏。

  等他再下来的时候,他的衣服,已经变成了墨玉一般的黑,头发也如明王一般,一股束在脑后,再直直垂下。从那天起,他不再是以前的杜鹏,而是新任的大鹏明王!是整个雪山的主人!

  当晚,我向他告辞,他新接手雪山,自然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而我留在这里,帮不了任何忙,只是徒增麻烦。他没有挽留,只是拉了我在屋外的台阶坐下。

  我安静的坐在他身边,外面的雪一直下,下的很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回西游之爱上孙悟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回西游之爱上孙悟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