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搬砖,最好的炼体
权掌天下2019-09-11 10:243,239

  离开环湖公园,叶谦并没有回学校。而是一个人在临海的大街上闲晃悠。疲惫的身体,酸楚的如同灌铅的双腿并没有让叶谦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不知不觉,日头已经到了正午,摸着身上为数不多的钱,叶谦胡乱的吃了顿午饭就匆匆的从路边的小餐馆里面出来了,继续游荡在大街上。

  看着街上熙熙囔囔的人群,叶谦嘴角忽的扬起一抹苦笑。

  暖和的阳光透过他碎碎的刘海,照在脸上,十分温暖。本来被方妙歌打断而没有强行进入九转神魔入门的失落情绪,一下子也在和煦的阳光中烟消云散了。

  定了定神,叶谦站在路边,踟蹰半响,才自言自语起来:“看来用跑步的方式来达到身体体能的极限还是有些困难,而且极其容易被人打断。我得换一种思路了!”

  现在的叶谦如果身处深山之中,那他能够想出一万种突破身体极限的方式。可惜他现在身处繁华的闹事,要找到一种不伤及无辜的有效方式,还真是比较困难。

  晃晃悠悠,叶谦的脚步忽然定格了下来,抬头仰望着街对面,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的笑容。

  临海虽然只是一个二线城市,却十分繁华。整座城市都在大兴土木,进行城市化的建设。而叶谦的对面,正好是一片建筑工地。

  工地上,光着膀子的建筑工人们正在奋力拼搏,给这座城市添砖加瓦。

  看着那些汗流浃背的工人们,叶谦心中顿时起了一个念想。快步朝着工地走了过去。

  工地上层层烟土,那些工人们身上都是灰白颜色,看着他们吃力的步伐,叶谦笑了:“搬砖?到是个不错的主意!”

  一个人在工地上晃了好久,三五成群的建筑工人开始也没留意突兀出现在工地上的年轻学生。

  不过时间长了,总会有人关注到叶谦。

  三两个工人此刻正席地而坐,地上摆着几个搪瓷碗,里面装满了沾满灰尘的食物,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午餐。其中一个领头的汉子,大概四五十岁的模样,见叶谦总在这里晃悠,不禁上来询问。

  “孩子,你是来找谁的?这里是建筑工地,很危险的,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叶谦对中年人报以微笑:“大叔,我不是来找人的!我是来找工作的?”

  “找工作?”汉子疑惑,你上下打量着叶谦。

  很快,汉子就摇手道:“孩子,你还是去别地找工作吧,我们这里都是最脏最累的活,不适合你的!”

  显然,汉子并不认为看上去纤瘦的叶谦能够挑建筑工这份工作。

  “大叔,我是临海一中的学生,今天是周末,我们老师布置了任务,让我们出来体验生活。我刚好路过这里,就想来试一试。我是义务的,不领工钱的!”

  叶谦到是说了个不大不小的谎,却无伤大雅。

  汉子惊愕,脸色一变,抱怨道:“现在的老师也真是的,学生是祖国的栋梁,就应该在学校里面好好读书,学习文化,怎么能够让他们来做这种事情呢?”

  “大叔,您这么说就不对了。现在的学生啊,就是只知道读死书,一个个身体还不如个孩子。要是不让他们出来锻炼锻炼,以后进入社会,又怎么能够挑起大梁呢?”

  汉子微微一笑,眉间几条皱纹清晰可见。看着叶谦这孩子也挺喜欢,毕竟现代这个社会,肯来工地上体验生活的学生,不对了。

  “好吧,你说的也有道理。你既然是义务的,不领工钱,那我就做一回主,让你在这里体验半天。”汉子乐呵呵道。

  “谢谢大叔,谢谢大叔!”

  “别叫我大叔了,我姓李,叫李寒。”李寒说着,朝叶谦招手:“小兄弟,你跟我来吧,我给你安排点事情。”

  一边说,李寒转身,嘴里还不住念叨:“真是个不错的孩子,现在这个社会,能吃苦的孩子不多了!”

  “老李,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孩子是谁家的,看着眉目挺清秀的,不会是你小子的私生子吧!”

  盘坐在地上的工人们朝着李寒打趣道。

  李寒立刻淬了一口:“呸,张老四,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我李寒要是有这么个在一中读书的孩子到好了。可惜啊,我没这福气!人家这孩子是来我们工地上体验生活的,说是学校的任务,张老四,你可别乱嚼舌根!”

  张老四拍拍身上灰尘,站起来:“嘿嘿,老李,你也别泄气。你家不是有个水灵的闺女吗,以后啊,你老小子肯定得享闺女的福!”

  一边说,张老四走上前,唑了一口手中的香烟,上下打量着叶谦。

  “老李啊,身子这么单薄的孩子在咱们工地上工作,会不会有事情啊!”

  没等李寒开口,叶谦连忙道:“张叔,您别看我瘦,我骨子里面可都是肌肉!”

  张老四哈哈大笑:“好,好小子,嘴巴到是挺甜。就冲你叫我一声叔,这地方我罩着你!准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谢谢张叔!”

  张老四和李寒两个人在前头走,叶谦跟在后面,等待着这两位给自己安排工作。

  “老李啊,要不要让这孩子去周扒皮那登记一下,要是被周扒皮知道我们私自招人,一定会没好脸色的!”

  “登记个球,人家就是来体验生活的,又不要工资。有这种人,周扒皮笑都笑死了!”

  “这样啊!”张老四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点头。

  叶谦听两人对话,好奇:“李叔,张叔,周扒皮是谁啊?”

  张老四没好气道:“周扒皮是这个工地的包工头,一个一毛不拔的吝啬人渣!”

  李寒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张老四,别说了,祸从口出。”

  “娘的,老李,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怕他,老子可不怕他。不就是个流氓头子吗,老子凭自己的力气干活,赚钱,怕他个毛!”

  “话是,这么说,可是……”李寒说着,脸色依旧不好看。

  张老四回身,看了看身后的叶谦,也就没再说什么。

  李寒和张老四都算是工地上的老人了,给叶谦安排个工作并不困难。

  当然了,那些危险登高有技术性的事情自然不会安排给叶谦。叶谦要做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搬砖。由于工地上到处施工,大型卡只能停靠在很远的地方,所以,就必须有人将卡车上的砖块给搬运到工地上。

  对于这项工作,叶谦可说是求之不得。

  “小兄弟,搬砖吃的就是力气,你要是扛不住了可以歇会,没事的。”李寒叮嘱道。

  “谢谢李叔,我知道了!”

  对于李寒和张老四这样朴实的工人,叶谦还是非常有好感的。对他们能够帮助自己,也心中感激。

  很开,叶谦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搬砖听上去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却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叶谦的有样学样,看着别人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

  挑着担子,两边竹筐里面整齐的码着砖头,叶谦是一步一步的前行。

  历练,要想有逆天的修为,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必须要承受这份艰苦的历练。

  本来李寒和张老四都在担心,叶谦这身体能不能扛得住。不过看叶谦如此认真的模样,几个来回下来,虽然汗流浃背,却很坚定,不免也给他竖起了大拇哥。

  一趟,两趟,三趟,别看这短短百十来步的距离,每一步走的都不容易。

  开始的时候,为了照顾叶谦,他的担子最轻,不过很快,叶谦就自己将担子里面的砖头加满了,甚至比别人还要多。

  体内的九转神魔不断冲击着浑身经脉,那种力的巅峰已经达到了顶点,身体的疲倦在叶谦看来已经不算不得什么了。

  咬着牙,叶谦的信念更加坚定,这是体能上的冲击,灵魂上的释放。

  渐渐的日薄西山,叶谦也不知道自己在这条道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多少趟。他只是清楚的知道,每走一趟,自己距离身体的极限就更加靠近一分。

  远处,张老四和李寒抽着烟,看着一如既往的叶谦,李寒感慨:“哎,这孩子还真是拼命,如今这世道,像这样的孩子可不多了!”

  “可不是吗?就我们家那小兔崽子,成天就知道上网游戏,无所事事,让他来搬砖,简直就是做梦!”

  两人正说着话呢,就见远远处,一辆金杯的面包车急速行驶进来,扬起一卷灰尘。

  “不好,周扒皮来了!”李寒大惊失色。

  张老四哼了一声:“这太阳都快下山了,这家伙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希望他不要看到小叶才好!”李寒心里嘀咕了一句。

  不过这世界上,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金杯面包车刚好就停在了叶谦的旁边,面包车上,一个油光粉面的中年男子走下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大汉,看起来应该是马仔。

  捂着鼻息,中年男子轻蔑的扫视了一眼整个工地,朝着身边的叶谦道:“去,去把李寒给老子叫过来!”

继续阅读:第15章 周扒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真狂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