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谈谈赔偿
权掌天下2019-09-11 10:243,600

  周扒皮万没想到庭少要对付的这个学生是如此狠角,自己带来混混虽不说是刀头舔血的人物,但好歹也是打架斗殴的常手,居然眨眼功夫就被叶谦给收拾了。

  叶谦此刻眼神凶狠,宛如魔神一般朝着周朝阳走来。

  “你,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杀人,杀人是犯法的?”周扒皮慌乱中,口不择言,只求能震慑叶谦。

  叶谦笑了,笑得异常邪恶:“犯法?你周总还知道犯法?真是新鲜事!一个刚刚还想草菅人命的人,现在跟我讲法律,你不觉得羞愧吗?”

  “你,你别过来,我会报警的,我真的会报警!”

  叶谦望着如惊弓之鸟的周扒皮,冷笑,眉宇促狭,一个纵身,上去就给了周扒皮一脚。

  周扒皮虽是个混子,但哪里能够抗住叶谦的伸手,一下就被踹翻在地。而周扒皮身边几个混混早就心生恐惧,不敢出头,见叶谦如猛虎一样扑来,这哥几个连连后退,眼中闪烁恐惧光芒。

  一脚直接踩在周扒皮的脸上,叶谦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周扒皮。

  此刻的周扒皮哪里还有刚刚盛气临人的模样,整个一个瘪三。

  “同学,误会,误会,刚刚都是误会。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周扒皮到底是在江湖上混的,既然打不过,立刻认怂,开始求饶祷告。不过周扒皮却不知道,他这一番话,更是露出了天大的破绽。

  叶谦冷笑,心道:李寒只说我是他的远房亲戚,而这周扒皮居然直接称呼我同学,看来想要对我下手的人应该就是一中的人。

  只不过一个闪光,叶谦就能够想通这一切。现在的叶谦再不是那个受人欺凌,说话结巴还流口水的叶傻子了。在经过了无数年的风霜雨雪的九界第一仙人面前玩心眼,恐怕周扒皮还没有这个资格。

  冷笑过后,叶谦砰的一脚,直接踩在了周扒皮的小腹上,痛的周扒皮龇牙咧嘴,哭爹喊娘:“疼,疼死我了!住手,快住手啊!”

  叶谦并没有停手的意思,连续踩了十几脚,周扒皮疼的不住在地上打滚。

  “同学,饶命,饶命啊,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是人,我该死,同学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不要再踢了。”

  李寒眼看着叶谦在失控之下要闹出大事来,忙阻止:“小叶,别踩了,再踩就要出人命了!”

  叶谦凝眸一笑,李寒站在叶谦侧面,看到这邪魅的笑容,不禁退了两步,心中讶异道:这,这还是下午那个亲和可爱的学生吗?怎么,怎么好像恶魔一样?

  确实,李寒的直觉一点都不错。叶谦进入了九转神魔的入门,神魔觉醒的初阶,不仅他的身体强化到了一种恐怖的境地,就连他的性格也开始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九转神魔,既有神性,也有魔性。只是此刻,叶谦身上的魔性已经完全苏醒,浑身上下的气势,让人感到无比邪魅。

  轻轻笑着,叶谦蹲下身子,朝周扒皮道:“既然李叔求情,那我今天就先放过你这狗东西。”

  “谢谢同学,谢谢同学!”周扒皮如蒙大赦,忍着身上的疼痛,连忙道谢。

  “先别忙着谢。既然周总刚刚说这件事情是个误会,那好啊,咱们接下来是不是该谈谈赔偿的事情了。”

  眯起眼睛,叶谦恶魔般的笑容更甚:“我平白无故的被车撞了,又受到了你们的惊吓,这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周总总该补偿一点吧!”

  周扒皮平素里是一毛不拔,从来都是他在别人身上拔毛,现在到好,叶谦开口就要赔偿,这周扒皮的心里已经开始滴血了。肉疼的感觉比身上的创伤还要恐怖。

  脸色一阵青红,周扒皮嘴角哆嗦,不敢说一句话。

  “怎么?周总不愿意?”叶谦站起身子,再次抬脚。

  叶谦这个动作吓得周扒皮连连告饶:“不要踩了,不要踩了,我赔,我赔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叶谦满意点头:“这样吧,我的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以及张叔的医药费,这三项加起来,你就先配个一百万好了!”

  “什么,一百万?”周扒皮都要哭了,叶谦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啊!

  周扒皮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无耻的了,今天看到叶谦他才知道,无耻更有强中手啊。

  看叶谦这模样,一没有受伤,二没有受到惊吓,反倒是自己和自己带来的人被叶谦打得七零八落,哭爹喊娘。这种情况下,叶谦居然还无耻的开口要一百万的医药费,这简直就是敲诈。

  “怎么,不乐意?”叶谦的脚掌不断在周扒皮的小腹间磨蹭。

  “不,不是。同学,你看你现在也没什么大问题,这赔偿,我们,我们是不是再商量一下,再说了,现在,现在天已经黑了,银行早就关门了,我到哪里给你弄这一百万啊……”

  周扒皮在叶谦的脚下,根本就动弹不得,正所谓是人在屋檐下啊。

  “到也是这个道理,好吧,我就大人大量一次好了,你身上带了多少钱?”

  “我,我身上只有,只有十……”周扒皮本来想说十万,不过望到叶谦那嗜血恐怖的眼神,连忙改口:“不,二十,二十万!”

  “二十万!”叶谦摸着下巴,乐呵呵的:“好像少了点,不过也凑合吧!”

  砰的一脚叶谦再次踹在了周朝阳的身上,凶狠道:“还愣着做什么啊,让你的人把钱拿过来?”

  周扒皮嗷的一嗓子,痛得在地上打滚,同时朝着身后的几个混混呵斥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要等老子被打死啊,快点去拿钱啊!”

  几个混混目瞪口呆,迟疑片刻,一溜小跑朝着最前面那辆金杯面包车过去,很快几人又折返。颤颤巍巍的捧着手里的皮包走了过来。

  周扒皮陪着笑脸:“同学,这里,这一共二十万,您,您看一看!”

  虽然在笑,但是叶谦明显的看到了周扒皮眼底最深处了阴鸷,此刻周扒皮被人打了一顿,丢了二十万虽然委屈,不过他发誓,这笔账,他一定要找叶谦讨要回来。

  对周扒皮心理在想什么,叶谦并不在乎,此刻的叶谦看他就如同看一只蚂蚱一样。一只蚂蚱的记恨,你会在意吗?

  毫不客气的接过混混递过来的手提包,叶谦哼了一声,抬起一脚将脚下的周扒皮提飞出去:“好了,你们可以滚蛋了!”

  周扒皮的身子飞出去数米远,几个混混连忙跟了过去,搀起周扒皮猛的朝自己的面包车飞奔。而那些被叶谦打的满地打滚的混混也都缓缓站了起来,一个搀扶一个,慢慢朝着周扒皮靠拢。

  “快走,快点离开这里!”周扒皮一边一瘸一拐的,一边恐惧道。

  “等等!”

  叶谦那魔鬼般的声音忽然从后面响起,惊得周扒皮冷汗直冒,定在当场,不敢动弹。

  叶谦一步一步的朝着他们走了过去,脸上依然是恶魔般的笑容。

  “同学,您,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周扒皮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直勾的看着叶谦。

  叶谦歪着脑袋,打量着这几辆金杯面包车。周扒皮心中嘎登一下,心道:不会,不会是这个恶魔看上了这些车吧,这四辆车可是大几十万啊!

  确实被周扒皮给猜中了,叶谦看上了周扒皮这些车了。

  “人可以走,车留下!”

  叶谦的声音掷地有声,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同学,这……”

  “恩?有什么问题吗?”叶谦眉宇一挑,疑问的哼了一声。

  周扒皮被吓得连退两步:“没问题,没问题,同学既然喜欢,这几辆车就送给同学了!我,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恩,滚吧!”

  周扒皮转身,满脸怒火,心中恶狠狠:叶谦,叶谦,我记住你了,你等着,你给我等着,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这笔账,老子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看着周扒皮带着一群混混一摇一摆的走出工地,叶谦这才冷笑了一声。

  “小叶,今天,今天真是多亏了有你,要不是你在,恐怕张老四会被他们活活打死。”李寒哀叹一声,感谢道。

  “李叔,跟我说这些干嘛?都是因为我,给你们添麻烦了。要不是我,你们也不会闹成这样~!对不起啊,李叔!”

  说着,叶谦将手中皮包塞到了李寒手里。

  李寒面色惶恐:“小叶,你这是干什么?”

  叶谦恬淡一笑:“李叔,这笔钱您收着。今天晚上我这么一闹,恐怕这工地你们是呆不住了,周扒皮一定会回来找你们的麻烦的。这笔钱您拿着,给兄弟们做个补偿。”

  “这,这我不能要。这是你的钱,我们不能要!”李寒连忙推脱。

  “李叔,您就收下吧。兄弟们总不能没饭吃,反正都是周扒皮的钱,就当他给你们发工资了。再说了,张叔的伤势去了医院也要用钱不是!”

  李寒热泪盈眶,二十万对于他来说,那绝对是一笔巨款,他没想到叶谦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将这二十万送给了自己。

  “好,小叶,这笔钱我和弟兄们收下了。你的恩情,我和工地上的弟兄们会永远记着的,以后要遇到什么事情记得来找我们,我们永安村的人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叶谦轻声一笑:“李叔,这工地已经是是非之地了,不能久留。那几辆车我留给你们,赶紧连夜出城吧。临海市恐怕你们是不能再待下去了。等过了这阵风头再说吧!”

  李寒一愣,他没想到叶谦留下了周扒皮的车居然了为了自己这些人。顿时,他的情绪再次澎湃起来。

  拍了拍李寒的手臂:“李叔,天已经晚了,我要先回去了。记得,我叫叶谦,临海一种高二十一班的学生,有什么事情去临海一中找我!”

  “恩!我记住了!”

  叶谦凝眸一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片工地,这片他战斗过的地方。而工地上的二十多名工人都在远远目送,为他送别。

  李寒拿着手里的皮包,颤颤发抖:“多好的孩子!“

继续阅读:第20章 天上掉下个大美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真狂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