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宗亲王
不乖猫咪2020-02-06 16:481,795

  夜月凰视线顿留了片刻,想想居然跟着那少年一路走去,见他居然方向与自己一般,去了岳阳南王府,只是他可不是从偏门进,而是打正门走。

  远远一瞧,就听到那少年自我介绍说是宗亲王身边的侍从,夜月凰顿时间神色微变,毕竟这宗亲王可是正统皇亲国戚,并非岳阳南王这样的异姓王爷。据说是当今帝王的七子,名为亓官宸垣。

  这样的人物居然四处求医,真是奇了。

  岳阳南王府内的门丁一听,自然是尤为重视,将其请了进去。

  而夜月凰现如今这身份可是走不了正门,只能绕去偏门回自己的居所小院。

  进了屋内,夜月凰小心翼翼地取下脸上的“人皮”,她对元雅询问道:“今日没什么事情吧。”

  “没有,只是少小姐,过些日子是王爷的寿辰,您准备参加么?”元雅试探性地对夜月凰询问道。

  “我能参加?”夜月凰微微挑眉,对元雅询问道。

  “自然是能,只是您一直都未曾参加过。”元雅对夜月凰为难地言语道,“世子、郡王的少爷小姐们都不喜欢您去……”

  “晓得了,届时再说吧。”夜月凰神闲闲意懒懒地地对元雅回道,毕竟此事不急于一时,再议吧,她就算去了,若是没有准备好,不如不去,毕竟她现如今连身体面的衣服都没有,去参加寿宴也需要准备寿礼,不然她去了也是给人瞧笑话,她不去则已,去了就得一鸣惊人,惊艳全座。

  毕竟被人时时刻刻踩着看不起,不是她夜月凰的性子。

  不过要去的话,想一鸣惊人,打头阵的就是寿礼,于是夜月凰开始寻思改送什么的寿礼才能一展风采。

  夜月凰盘算着该如何做,她现在的财力基本上根本没可能与其他人抗衡,那么她只能取巧了。

  但是该如何做夜月凰还在考虑,想要一鸣惊人,可不容易。

  让元雅去拿几个大冬瓜,夜月凰就开始秀雕工了,把眼前的冬瓜刮了皮,开始雕刻,毕竟也是闲着无事,所以她慢工出细活开始雕刻。

  云雅在一旁瞧着心底也是暗暗佩服,这鬼斧神工般的雕工简直无人能及,这少小姐就这样被埋没这么久,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人把她交出来这样的技艺,实在是过去那么久,根本没有人在意这位少小姐,独自一人在这院落内谁也不晓得这十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过去少小姐不吭不响地这般耐着性子忍让,现如今终于不愿意忍了,不晓得将来她会不会想办法往王府外走。

  云雅这般一想,忍不住瞧着夜月凰那张般般入画、倾倒众生的娇容,过去她还小,瞧着不过是可人,现如今已经可以说是美得不可方物,虽说不晓得过去的郡主是何模样,但是现在的少小姐估计与郡主一般貌美,可怜那郡主命运坎坷,惹人哀叹。而郡主过逝,少小姐又成了家族中的耻辱存在,想来将来要翻身,一洗声誉也是难得很。

  女儿家最重要的就是声誉,而少小姐她还未出生就已经被称之为杂种,怎么会有什么好名声?哎,现如今即便是长得再美也不会有人想要娶她。

  “想什么呢?”夜月凰抬眸瞧着云雅神色异样,开口问道。

  “少小姐,再想您将来的事情。”云雅叹了口气,对夜月凰回道。

  “什么事情?”夜月凰手中的小刀搁在了桌上,瞧着自己桌上雕制的成品,续而问道。

  “少小姐的名声不太好,到了寿宴上,不晓得要遭到多少流言蜚语。”云雅为难地开口对夜月凰说道,其实她有些后悔上一次开口问她要不要去寿宴,原以为她照旧不会去,结果这一回却打算要去。

  “无碍。”夜月凰并不在乎,名声什么的,只要够强,谁还敢对她说些什么闲言碎语!

  “少小姐你真坚强。”云雅设身处地一想,自己做不到夜月凰这般淡然处之,旁人的话语能让她生不如死,即便是随意一睹,若是落在她身上许也跟刀子一般割人。

  夜月凰让云雅拿些颜料来,她兑着水渗入冬瓜内,瞧瞧效果,结果就见那朱砂红渗入冬瓜内,像是融入水中一般扩散着,这样的感觉看起来当真是好看极了。

  夜月凰觉得还不错,但是想来这般雕了放着没多久就会不好看,便也算了,让云雅拿出去丢了。

  剩下两个冬瓜留着炖冬瓜汤,夜月凰觉得还是想别的办法比较妥当。

  结果夜月凰这冬瓜雕制而成的寿桃被云雅准备等下拿回去自己家里当摆设,结果想想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多拿点东西送过去,便先搁在王府后门口,谁料到一转头回来就瞧不见了,云雅气得直跺脚,也没办法,只能抱着东西往家的方向走,心底好生懊恼。

  倒是夜月凰继续研究雕什么比较合适,陶器可以彩绘但是没有窑炉都是徒劳,温度不够高陶器没办法成型。

  夜月凰其实过去略施法术就可以成功但是现如今她已经不是过去的“医凰仙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凰仙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凰仙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