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真是献丑
不乖猫咪2020-02-06 16:481,721

  “献丑了。”元碧蕊温润一笑,让人摆琴,她弹奏了一曲祝寿曲。

  夜月凰其实对经常听仙古曲,面前这元碧蕊弹奏起来也不过是刚入门,还未达到人琴一心的境界,所以对她来说,不过尔尔,能听但是觉得谈不上悦耳,更别说琴技如何了……

  正巧上了小点、瓜果、零嘴,夜月凰便吃了起来,完全一副心不在焉。

  元碧蕊抬眸高傲地看了眼夜月凰,却没料到她居然专心致志地吃着零食,根本没在听,这女人简直就是粗俗不堪!结果这一分心,她居然弹错了几处,不过好在似乎没人注意。

  结果夜月凰突然笑出声来,那银铃般悦耳的笑声让琴声都逊色了几分,她笑着对岳阳南王妃说道:“祖母,她弹错了!”

  岳阳南王妃倒也没觉得有何不妥,她微微一笑,确实是弹错了,她没说,不过这丫头居然听出来了,也算有耳力。

  岳阳南王妃知道夜月凰一直无人教导,有些时候童言无忌,便也没责备她,反而觉得她天真浪漫。

  夜月凰的话让元碧蕊直接不晓得如何是好,面子上挂不上去,弹也弹不下去,一时人都愣住了。

  结果一边亓官宸垣举起酒杯,先于其他打圆场的人一步开了口:“确实错了,这么简单的祝寿曲都能弹错,名不副实……果然是献丑了!”说罢他喝了一口酒,发出一声疑似嘲笑的声响。

  亓官宸垣起了头,旁人也不想掺和,附和着他谈论说笑起来。

  那元碧蕊听到亓官宸垣居然如此说自己,再瞧着周围人对她指指点点,眼睛一红就捂着脸飞奔离去。

  而那边的余梦秋脸色难看极了,她捏着拳头,给身边的丫鬟又吩咐了几句,随后一双透着刺骨寒意的眸子死死盯着夜月凰。

  “怎么走了?”夜月凰不解地侧目看向岳阳南王妃,不解地开口问道,“我说错了么?”

  “确实是她弹错了。”岳阳南王妃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对她说道,“你别介意,区区一个五品骑都尉之女敢如何?随她去,自己露丑也怪不得旁人指出来。”

  “嗯……”夜月凰抿唇一笑,对岳阳南王妃嘟囔道,“瞧着怪可怜的。”她看着元碧蕊离去的背影,倒也是觉得这种小丫头片子这一次被自己如此捉弄,心底定然是有恨,下一次再来寻自己晦气的话,让元家陪她一起覆灭!

  倒是亓官宸垣那边让夜月凰有点吃惊,不是他那句话,估计若非是他,旁人劝几句打个圆场,也不至于元碧蕊这般哭着离去。

  夜月凰瞧了眼正在豪饮的亓官宸垣,想来是他不怕死,病刚好点就这般,真是不要命了。

  不理会亓官宸垣,夜月凰吃着零嘴开始看表演,这会工夫就有个丫鬟上来给她倒了一杯酒水,刚要喝,却一闻不对劲,一来是酒,她很少喝,二来酒水有问题,加了东西。

  她闻了闻,虽说酒味浓重掩盖了毒的气味,但是她是什么人,这样的毒对她来说不被发现都难,虽说是慢性毒,但是也致命。

  夜月凰眼眸内掠过一丝寒意,她假装喝酒,不落痕迹地将酒水往身后一撒,随后搁下杯子,眼神迷离地盯着桌面,装成不胜酒力的模样。

  余梦秋瞧见夜月凰喝了也安心了不少。

  亓官宸垣微眯眼眸,心道那女人不对劲。

  夜月凰侧目看向岳阳南王妃,小声说道:“祖母,身子不太舒服,不晓得能不能……”

  “去歇息吧。”岳阳南王妃伸手轻抚着夜月凰的脸颊,对她温柔地说道,“好好歇息。”

  “嗯。”夜月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而亓官宸垣则向后扬了扬手指,示意身边的属下过来,低声吩咐道:“不要被人发现,把那个女人给我带回府。”说罢他也站起身来,走到岳阳南王面前说了几句祝贺的话,便身体抱恙,先行离去。

  夜月凰出了宴席就感觉有人跟着,倒也不理会,直接带着身边伺候的丫鬟就回了荣贵殿。她居住的地方也算是独门独院,所以也比较清静,让丫鬟们先都下去歇息,她自己合衣躺在床榻上盖上被子假装入睡,等待潜伏在暗处的那人过来她伺机将其制服。

  结果没过多久,果然就有人进了她的屋,夜月凰将银针捏在手中,待那人企图将她迷晕之际,一针扎在他的麻穴之上,这男人毫无防备,直接一头栽在床边。她一脚将他的身子踹到地上,用脚踩在他的脸上冷笑道:“好歹毒的人,下了毒不说,还过来暗杀,生怕我不死?”

  “……”冷月真觉得自己这一回算是栽大了,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女原来也是个狠角色,自己也是大意了,完全没有防备她会突然反抗,以为也就粉拳给自己来几下,却没料到直接被对方给制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凰仙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凰仙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