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入城风波
天墓2019-11-12 16:583,226

  飞行类的战宠,这可是陆洋一直以来最想要得到的,但这种类型的凶兽在丛林密布的大山里很少碰到,飞禽的巢穴一般都建在陡峭的山峰或者参天巨木上,而他的御兽术的有效距离是十米,想要捕捉到飞行类的凶兽实在是太难了。

  “每人五两银子,注意秩序!注意秩序!”城门口设置有关卡,一队队巡逻兵维持着秩序,并且还有专门收入城费的。

  “十个人,五十两银子!”一个城卫兵懒洋洋地指了指面前的大箱子,对着陆洋等人说道。

  “为什么他们就可以不交,我们却要交?”陆洋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因为在他们前面就有一支车队毫无阻拦地长驱直入,没有交一分钱。

  “嘿!因为人家是御兽师大人带队的!可以免收入城费,你们?一群泥腿子也敢跟人家比!”那城卫兵扫了众人一眼,不屑地冷笑道。

  “咱们的领队也是御兽师!”一群汉子赶紧指着陆洋大声解释,这也是他们高兴陆洋加入车队的原因,由御兽师带队可是免收入城费的。

  五两银子听起来似乎不多,但对于乡下平民来说却是相当于一个月的用度了。

  “他?我没看错吧,以为领条狗就能冒充御兽师?哈哈,笑死我了!”那城卫兵看了一眼跟在陆洋身边的大黑,忍不住大笑道。

  那城卫兵的话顿时引来一阵哄堂大笑。

  “哈哈,真不知道哪里来的乡下熊孩子,把家里的狗都牵出来了!”

  “喂!那少年,你这么虎,你家大人知道吗?”

  ……

  陆洋虽然心智成熟,远超同龄人,但终究只有十六岁,外表稚嫩得很,这些人都将他当成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捣蛋鬼。

  “阿洋本来就是御兽师,我们都可以作证!大黑就是他的战宠!这可是真正的凶兽!”见城卫兵不信,一群汉子都急了。

  “哼!胡闹,真是一群没见识的山野蛮民,小孩子胡闹也就罢了,你们一群大人也跟着瞎闹,这里是你们能乱来的地方吗?”那城卫兵冷哼一声,手中长枪重重地杵在地上。

  这些城卫兵虽然不是御兽师,但却都是孔武有力之辈,训练有素,就算最强大的猛兽也能猎杀,气势摄人,顿时将陆洋身后的一群汉子给震住了,城门口哄闹的人群也瞬间安静下来。

  “襄阳城根本就没有收取入城费的规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根本就是你们这些城卫私设名目,中饱私囊的吧!”陆洋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淡淡地说道。

  “你…”那城卫兵脸色微变,这少年虽然说得没错,但这是所有人都默认的潜规则,可没想到对方这么大胆直白,简直就是一种挑衅。

  “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入城费虽然是这些城卫中饱私囊私自设立的名目,但却是默认的潜规则!完全是在挑衅整个襄阳城的城卫啊!”

  “我倒是很佩服这少年,至少人家敢说,我们连声都不敢吭!”

  “我们每次运货进城赚的钱本来就不多,还要交五两银子的入城费,还是按人头算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

  “小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里妖言惑众,兄弟们,将这群贱民给我抓起来压入天牢,听候发落!”听到人群中的低声议论和诸多不满的目光,那城卫兵顿时大怒。

  正所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陆洋现在的做法就是在破坏他们的财路,虽然这是上上下下默认的潜规则,可一旦民怨沸腾,上面为了安抚民众的情绪,到时候追究下来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城卫兵。

  “怎么?被揭穿真相就要对我们喊打喊杀?你们这些人有手有脚有武艺,不去落神山脉猎杀猛兽凶兽赚钱,反而来剥削平民的血汗钱!真是蛀虫!”陆洋丝毫不惧,反而愤声指责。

  前世他就是最底层的农民工,受人白眼,遭人剥削压迫,那些老板经常拖欠他们的工钱,有几次跟工友组织讨薪,还被那些老板找来的混混打了一顿。

  所以陆洋平生最恨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剥削压迫劳苦大众的,底层平民本来生活就很艰难,却还要被剥皮吸血,供养那些高高在上毫不作为的人。

  “小子!既然你找死就怪不得我了,兄弟们,这些贱民胆敢在这里妖言惑众,扰乱秩序,给我就地格杀!”那城卫兵似乎有点背景,竟然直接就要当场杀人,而其他城卫兵也都唯他马首是瞻。

  “啊!杀人了!”

  “快躲开,免得被误杀!”

  “那少年死定了,胆子也太大了,竟敢挑衅城卫兵!”

  ……

  城门顿时乱作一团,其他人赶紧退得远远的,虽然大多数人都很反感这些城卫兵的做法,但却敢怒不敢言。

  庆阳镇的那群汉子也被吓得不轻,忍不住连连倒退,虽然知道陆洋是御兽师,但人家可是城卫兵啊,代替的是襄阳城城主府的脸面,现在他们都有些后悔了,这次似乎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那个领头的城卫兵一枪刺向陆洋,气势惊人,然而陆洋却是神色冷淡,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在那杆长枪刺到近前的时候陡然抬起右手。

  “砰!”右手微微一发力,令人震惊的场景出现了,那杆由精铁铸造的长枪竟然崩断成两截,而那个城卫兵则是被一股巨力震得倒飞出去,口吐鲜血。

  “你—!”那城卫兵惊恐地盯着陆洋,心中涌起一个惊人的念头,难道这个少年真是一位御兽师,因为那股恐怖的力量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达到的。

  其他的城卫兵也被吓了一大跳,举着长枪的双手发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怎么样?现在信了吗?”陆洋冷冷地扫视着这些城卫兵,道。

  “信了信了,大人,是我们有眼无珠,现在您的车队可以入城了!”这些城卫兵都被震住了,连忙赔罪道歉。

  “嗯?你呢?”陆洋点点头,目光转向那名城卫兵头子。

  “大人恕罪,是我有眼无珠!”那名城卫兵头子脸色猛地一变,但一想到陆洋强大的实力,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而且御兽师的身份很高,他如果硬碰无异于以卵击石。

  “看吧,这些城卫兵就是欺软怕硬的家伙!”

  “啧啧,那少年还真是一位御兽师?那头大黑狗的体型好大,说不定是某种变异的犬类凶兽!”

  ……

  城卫兵在陆洋的强大武力震慑下服软,顿时引来一阵鄙视,平时众人都被这些城卫兵剥削压迫得太多,这个时候一个个自然都痛打落水狗。

  “哼!御兽师又怎么样?敢这么羞辱我韩彬,等吴少回来一定让你好看!”听到人们的议论声,那名城卫兵头子低着的头颅下,一双眼睛满是怨毒。

  陆洋摇摇头,旋即便领着车队入城,既然这些城卫兵都服软了,他也没有必要再计较,毕竟城卫兵代表的可是城主府的脸面,他初来乍到,也不好得罪太狠。

  “驾!驾…”就在陆洋等人入城后不久,一支全副武装的马队从城门口呼啸而出,领头的是一个脸色阴沉的中年男子。

  这支马队的马匹全都是凶兽级别的,脚力惊人,速度快如闪电,出了襄阳城之后便朝着某个方向狂飙。

  两个时辰之后,这支马队便抵达庆阳镇,并且没有做丝毫停留,就那么蛮横地冲进去,沿途一些躲避不及的镇民被马蹄子扫中,倒在血泊里。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快跑啊!马贼来了!”

  ……

  庆阳镇一片大乱,所有的人都惊恐地大叫着,以为是马贼来劫掠。

  “哼!竟将我们当作是马贼,真是找死!”领头的那个中年男子心情似乎很糟糕,被人当做马贼顿时大怒,手中的马鞭直接将一个大呼“马贼”的镇民脖子给抽断,手段狠辣而残忍。

  “镇长大人,前面就是那陆洋的家!”这时,旁边一个年轻人突然指着前面一户人家,说道。

  “上!”一群人如狼似虎的冲进去,如同一场风暴一样肆虐进去。

  “大人,里面只有一个妇人和一个孩子!”很快陆洋的母亲和弟弟便被带了出来。

  “呜呜…”小陆黎吓得在母亲的怀里直哆嗦,被这群凶神恶煞之徒给吓坏了。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们?”苏兰紧紧地将小儿子护在怀里,愤怒地盯着眼前这群人,却是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李毅?怎么是你?”

  “嘿!大婶儿,你儿子陆洋杀了我们镇长大人的儿子,你说我们为什么抓你?”李毅的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黑芒,冷笑道。

  “什么?这不可能!”苏兰脸色微变,当日她是见过李峰的,还差点跟自己儿子打起来,可最后却被孙武给吓跑了,怎么转眼间就死了?还说是被自己儿子所杀,她瞬间就嗅到一股阴谋的味道。

  “说,你儿子陆洋呢?”李修眼神森然,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他恨不得现在就将陆洋抓出来千刀万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御兽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御兽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