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人肉叉烧包
云十三2018-01-28 03:072,402

  很奇怪的一张卡片,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无论怎样折叠,都能迅速恢复原样。

  既然已经接受了欲望一号,陈飞自然对这张突兀出现的卡片不怎么感冒。

  几秒钟之后,陈飞从电脑桌上拿起卡片。很柔软的一张卡片,上面的女人很妖冶,浓眉大眼,丰乳肥臀,胸口一排金纽扣,露出半截洁白挺拔的肉包子,双目半开,眼神不怒自威,但却有那么一点勾引和含情。

  谈不上美女,但绝对长得有特色,是那种男人看了就会心动的类型。

  摆弄来,摆弄去,陈飞也不知道这张卡片究竟有什么特殊功能,不由大失所望,一百块钱就买来这么个东西,太不值得的了,早知道还不如赌一把,兴许能赢一百块呢。

  重新启动电脑,点击欲望赌场的图标,却出现了一行文字:本赌场内部整顿,明日开业,欢迎届时光临。看来这也是欲望赌场的规矩,每天不但有最低次数限制,同样有最高次数限制。

  靠在客厅的沙发上,陈飞半天理不出个头绪来。

  灵异事件的确发生了,可陈飞却不知道是否应该庆贺。看了太多的小白书,那些碰到类似事件的主角无一例外最终都红得发紫。可陈飞却看不到希望,最起码每天至少一百元的赌资就不知道如何筹集。

  简直就像吸毒者,难道真的去偷去抢?

  时间已近傍晚,左右想不出个头绪,陈飞干脆不去想,带着卡片下楼去吃饭。

  小区门口就是菜市场,街道两边有不少饭店,肯德基华莱士水煮鱼麻辣烫应有尽有。不过陈飞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到路边大棚去吃板面。原因无他,实在是囊中羞涩。现在陈飞口袋里有四百多块,加上银行卡中的钱绝对不超过五百。这么点资本,还要应付未来几天的赌资,能省则省吧。

  随便找了个位子,陈飞要了一个中碗板面加一个卤蛋,然后就掏出封印卡继续研究。

  卖板面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穿着朴素,一看就是附近村里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粗糙的女人,说起话来却细声细气。如果闭上眼睛听,一定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卖板面的,还以为是航空小姐呢。因为就在小区门口,陈飞对这个卖板面的女人多少有些了解。知道她男人死了,独自带着一个两岁多的孩子,每日起早贪黑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周围的摊贩欺负她是个女的,不断挤占她的地盘。她也只能忍气吞声,目前本来可以摆放七张桌子的地方,只剩下不到三张桌子了。

  也正是如此,陈飞经常光顾这个小摊,似乎多吃一碗面,就是对困境中的人多一份关注似的。

  “你的面好了!”柔柔弱弱的,似乎女人的板面是偷来的似的。

  “谢谢!”陈飞放下卡片,拿起一副竹筷扒拉面条。

  地沟油的报道多了,陈飞最近已经不大吃板面了,因为他听人说,炸油条的废油都卖给做板面的了。

  “咦,你这张扑克牌有意思!”很难得的,女老板多说了一句话,拿起陈飞房子桌子上的封印卡,显然很喜欢:“你没用了吧,送给我行吗?”

  “恩……这……”陈飞有些犹豫。

  表面上看,这的确是一张一无是处的卡片,送给女老板也无所谓。

  可谁知道卡片是否另有玄机呢?

  毕竟卡片是从电脑屏幕上凭空出现的,陈飞还没研究透。

  “我的面呢,怎么还不来?”

  还不等陈飞做出决定,隔壁一个大汉就不满意的嚷嚷起来。

  “好的,马上就来!”女老板连忙奔向灶台,顺便将封印卡装进口袋。

  很快,一碗板面端过去。

  大汉用筷子扒拉了几下,突然一拍桌子怒喝道:“这也是板面?这简直是给猪吃的!”

  一听这话,陈飞心中顿时有些不快——挑理也不分时候,我还在吃,这不是说我是猪吗?

  “有什么问题?”女老板一动没动,语气平稳,竟然给人一种冷漠的感觉。

  陈飞大感诧异,这不应该是女老板的表现啊。

  这个大汉明显是来找茬的,说不定就是隔壁卖板面的人找来的混混。如果是在以往,女老板一定会细声细气赔礼道歉,可今天怎么了,她竟然一点也不怕。

  “有什么问题?”大汉被激怒了,站起来吼道:“你看看,这碗面条粗的粗细的细,波菜叶子都是烂的,油花是黑的,一看就是地沟油。这样的东西你也敢拿出来卖钱,小心工商抓你。”

  陈飞可以肯定,这个大汉的确是来找茬的。板面本来就是有粗有细,波菜叶子虽然不是很新鲜,但起码比别的摊位好。至于油花,也并非全黑,是紫铜色的,和其他卖板面的摊位没什么区别。

  陈飞有些担心,这个女老板今天肯定要被欺负了。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让陈飞始料不及,女老板竟然抬起左腿踩在一张板凳上,右手指着大汉的鼻子,居高临下的说道:“有本事,你再说一句老娘的板面是地沟油做的?”

  气势咄咄逼人,就如同她是一个俾睨天下的女王。

  “说你怎么了?”大汉也来了火气,跳起来将装板面的大腕倒扣在桌子上:“大家都别吃了,这家老板黑心肝,用地沟油做板面,小心得食道癌!”

  “啪!”

  还没等大汉说完,女老板就一个箭步扑过去,抬手一记上勾拳打在大汉的下颚上。大汉吃痛,身子向后仰。女老板不依不饶,左手抓住大汉的头发用力往下一拽,右腿膝盖快速上顶,再次击中大汉的下颚。

  连续两次重击,大汉的牙齿掉了几颗,满脸喷血,仰面朝天栽倒在地。

  “哗啦,咣当!”一阵桌椅板凳倒地的声音传来。

  在隔壁一张桌子吃板面的两个长头发,奇装异服小青年立刻跳起来,一个弯腰去扶地上的大汉,另外一个抄起一个酒瓶就扑向女老板。

  很显然他们是一伙,今天是故意来找茬的。

  面对呼啸而来的酒瓶,女老板不慌不忙,随手抄起一张板凳直接拍了过去。

  板凳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先是拦截住酒瓶,然后去势不减,直接将那个小青年的脑袋拍了个满堂红。

  “骚娘们敢撒野!”刚起身的大汉见此情景,顿时火冒三丈,伙同另外两个小青年让人手一张板凳,就要群殴女老板。

  “我看你们谁敢!”不知何时,女老板已经返回灶台,手中两把切面钢刀,一步步向三个人走过去:“再敢造次,老娘我剁了你们做肉包子!”

  “柳叶双刀,人肉包子?”本来已经躲到大棚角落的陈飞目瞪口呆:“不会吧,孙二娘,封印卡,梅花二?”

继续阅读:第4章 再世母夜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拯救美女军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