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无害,后遗症而已
北溪浅笑2016-07-08 16:142,457

  苏婠央也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照着龙凌煦的权利,完全可以命令她去,根本没有必要跟她说那么多。

  但是他说了。

  不管龙凌煦是别有用心还是不打算命令她,苏婠央都收了这情谊。

  屋外监视苏婠央的两个暗卫的想法跟苏婠央差不多,又有本质上的区别。

  他们家王爷吃错药了?

  如果需要苏婠央做掩饰,那直接命令苏婠央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跟她说那么多?

  该不是被苏婠央下了什么蛊惑心智的毒吧?

  要知道,他们家王爷除了千珑姑娘之外,管她多美的女子从来没有正眼瞧过。

  这些天王爷对苏婠央的态度如果是因为不清楚苏婠央底细而观察她,那王爷刚刚的举动是因为什么?他们一直以为王爷清心寡欲,难不成……

  王爷钟爱丑女?

  两个暗卫相视一眼……正解!

  他们挖掘到了王爷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真相!

  ……其实并不是。龙凌煦回房之后才惊觉,自己为什么要跟苏婠央说那么多?

  苏婠央可不知道别人心里是什么想法,因为要去花灯会的事情挺兴奋,这股兴奋劲儿到第二天出门都没消失。

  “你就穿这样?”龙凌煦嫌弃的看了眼苏婠央的衣着,她的那些绫罗绸缎的衣服,这些天粗活干着被她弄的破破烂烂的。

  苏婠央瞧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疑惑的看着龙凌煦,“有什么不对吗?”

  该遮住的地方也都遮住了,没露肉没露点的,就是看着旧了点罢了,这件衣服是她唯一一件还没被她弄破的。

  “没事,走吧。”龙凌煦眼神淡然。到了之后苏婠央就呆在房间里头,也不会见什么人,倒是不必挑剔衣着。

  “哦。”苏婠央随口应着就越过龙凌煦往前走。走了两步突然觉得背脊一凉,心里一惊,苏婠央忐忑的回过头,疑惑的看了龙凌煦两眼后才试探的问道:“要不,臣妾推您?”

  “恩。”龙凌煦淡淡的点头,高高在上的样子像能推他是苏婠央的荣幸一样。

  他平时不都是自己动手的么?怎么突然转了性子?

  龙凌煦不是喜欢被人伺候的人,就算是双腿残疾了,所有的事情他依然是自己在做。

  他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像个残废一样被人伺候?

  能够为龙凌煦推轮椅,的确是荣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为凌王殿下推轮椅的,就算是凌王府中的下人都没有这个殊荣。但是……

  苏婠央她不稀罕啊!

  苏婠央静默,这装逼狗,他就每天装高冷吧,反正没人敢拆穿他。

  王府门口早就准备好马车,这次的马车很华丽,一看就比上次出门时的那辆马车高档,马车上还标记了凌王府的记号,里头很宽敞,座椅也垫了舒适的垫子。

  马车越往前走越热闹,终于在一栋华丽丽的高楼前停下。

  “带王妃去预定的雅室。”龙凌煦淡淡的吩咐随侍的护卫,并没有下车的打算。

  唉?

  苏婠央一愣,他刚刚说她是什么?王妃?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王爷你不去吗?”她最近怎么总是关注不到重点上?

  “本王有其他事情。”龙凌煦淡淡说道。苏婠央“哦”了一声乖乖下去,她就知道不会只是单纯的看灯会。

  苏婠央下车后扫了眼牌匾上强劲有力的“碧水阁”三个字,跟在护卫身后往碧水阁里头走。

  这个时间点花灯已经亮起来了,人来人往的很热闹。凌王府的马车继续向前走,走过繁华的地段,在某个并无特色的小院子前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向前走。

  龙凌煦已经在这里下车了,但是跟踪他的人没有发现。

  院子很安静,只有主人房里头亮着一盏孤灯,孤灯放在红木桌上,灯光照在桌子旁坐着的白衣男子身上,他周身儒雅的气质看着就像一个文弱书生。

  若不是满屋子的血腥味以及房间角落瑟瑟发抖的两夫妻望向白衣男子时眼中的恐惧,没人在看到这个白衣男子时会觉得他有杀伤力。

  “我说凌王殿下,您总这么站起来用双腿儿走路,考虑过你双腿的感受吗?”听见动静,肖执非望向龙凌煦的方向调笑道。

  龙凌煦无视他,扫了眼屋子里的夫妻问道:“查到了什么?”

  肖执非觉得跟龙凌煦说话简直无趣的很,说起正事依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这里可是个好地方,你猜猜看有多好。”

  刚刚那文弱书生的儒雅气质,绝对是不长眼睛的人产生的幻觉!

  “说。”龙凌煦果然一点情趣都没有,眼神淡淡的扫过来,冷冰冰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直接在凳子上坐下,他内力在强,调动内力联接经脉也是很费力的。

  肖执非自讨无趣,撇撇嘴走向那对夫妻,一脚把他们踹开两米远,抬脚踹了下墙边某块墙砖,随即“哗啦”一声响动,地面打开一条通向地底的通道。

  肖执非指着通道看向龙凌煦说道:“你成亲那晚的杀手就是出自这里。”

  那群杀手竟然是在京城里训练出来的?龙凌煦眼中泛着冷光,扫了眼那对夫妻。

  肖执非看见龙凌煦的眼神马上说道:“他们是看守这个地方的人,知道的我已经全部问出来了。”

  “训练的杀手几乎都是民间丢弃的孤儿,这个通道通向城外八里庄,那里已经被我清理过了。坏消息是,负责人跑了。好消息是,又被我爪回来了。还有一个坏消息是,他自杀了,什么信息都没问道。还有一个好消息是,我跟你的关系不会被传出去。”

  废话一大堆,有用的信息就只有一个。

  城外八里庄,那里是杨将军的地方!

  肖执非看见龙凌煦不悦皱了皱眉,脸上荡漾起得意的笑意。

  但很快肖执非脸上的笑意就挂不住了……

  “调查苏婠央的身份,她的经历事情,一定有一些本王不知道的。调查天心师太愿意为我治疗的目的。调查苏相背后的人是谁。”

  又有事情要他去做!还一来就三件!说好了今晚陪莲儿看花灯会的,他又要爽约了。

  他家莲儿的脾气最近越来越暴了,他这得花多少银子才能搞定啊!

  林逸尘受伤,事情全都他一个在做,等林逸尘好了,他也要受受伤!

  龙凌煦将事情说完,半点留念也没有,立刻起身要走。可突然起身的动作一顿,龙凌煦跌回凳子上,手死死的捂着心脏。

  剧烈的疼痛,他却只是皱着眉头,坑都没坑一声。

  “你怎么了?”肖执非立刻紧张的去扶龙凌煦,龙凌煦抬手示意自己没事,适应了疼痛之后不在意的说道:“后遗症而已,对身体无害。”

  “哈啾!”苏婠央一个喷嚏打的响亮,揉了揉鼻子,百无聊赖的坐在窗边儿看着下头嬉闹的人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