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凶宅
道门老九2016-06-24 19:332,705

  一路上我都在拼命思考,但是始终想不通,明叔在我爷爷身边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唯一能肯定的是,他对我没有恶意。

  还有,他既然那么有信心判断青羊樽的真假,可见他绝不是一个律师这么简单,我真怀疑他是一个土夫子!

  但明叔是好是坏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现在是骑虎难下,就是死也要把青羊樽搞到手!

  回到铺子之后,我泡了杯茶,让自己稍微平静一下,然后拿起那些资料仔细看起来。

  爷爷画的青羊樽,虽然只是用铅笔勾勒的,但是乍一看上去那种表达感还是十分立体,哪怕是一个门外汉,都知道这东西价值连城。

  我浏览起那些资料,但翻来翻去,并没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砰砰砰!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巨大的拍门声,把我吓了一大跳,透过门缝看到是胖子拖着个很大的行李箱站在门口。

  “效率可以啊胖子!”

  我赶紧拉开门,最近有点神经敏感,老是觉得放高利贷的会杀上门来。

  “废话,这种大事没我胖爷镇着怎么能成?而且潘家园也不好混了,只能捣鼓点假货卖给外国佬,呆着也是浪费时间。”

  胖子乒乒乓乓地拖着那个大行李箱走进来。

  “赶紧收拾好,跟我出趟门,我总觉得爷爷的老房子里会有线索。”

  我吩咐完之后,和胖子在周围随便吃了碗面条,就打车到了郊外。

  爷爷在郊外有一栋老房子,他发疯以后每天就躲在这栋老房子里喝酒画画。附近还有一个鬼气森森的墓地,说实话如果不是有胖子陪着,我一个人晚上是绝对不敢来的。

  在附近的位置停了车,司机打死也不肯再往前开了,因为前面就是那块墓地,那地方发生过不少抢劫的事儿。

  “我说师傅,你他娘的在墓地把我们放下来,等下我们撞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赔的起吗?今个你要是不开车,胖爷劈了你。”

  胖子见司机要赶人,顿时火大了。

  “师傅,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让我们怎么过去。这样吧!你把我们送到目的地,等会儿我们办完事还坐你的车,多加二十块钱。”

  我赶紧在一旁唱个红脸。

  “成,不过可别耽搁得太久。”司机的脸色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答应了。

  毕竟现在回头不可能带到客,还得倒贴油钱。

  一路开过去,路过那片墓地的时候,胖子说叮当你爷爷真会挑地方,这鬼地方我在车上都看得发毛,人怎么住得下去?

  我说胖子你别废话,有钱人的生活你懂个屎,这叫回归乡村。

  五分钟之后,我们终于到了爷爷的老房子,那是一栋三层高的砖头屋,外面爬满了爬山虎,大门的地方还有一张大封条。

  因为我爷爷的遗产现在算是一个冻结状态,所以这屋子已经给法院封起来了。

  的士司机一脸狐疑地看着我,我拿出了钥匙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这是我爷爷的房子,我过来拿点东西。”

  说完我打开了门,胖子从包里拿出了个应急灯打开,这才跟进去。

  “喂,你们两个快点啊!”的士司机在门口大声喊道。

  一进屋,我们就被一股浓烈的灰尘味道给呛得闭过气去,胖子说:叮当你这没良心的孙子,没事儿也不来打扫打扫,说不定哪天你爷爷回魂要睡个觉什么的,这乱糟糟的怎么睡。

  “赶紧给老子干正事儿,这屋子可不小,快找找看有什么线索。”我听的火冒三丈,胖子在潘家园历练了两年,我以为人会沉稳许多,没想到还是这么不靠谱。

  “得得得,我从三楼开始搜,你从一楼开始,等下我们二楼集合。”胖子从包里拿出另一个应急灯给我。

  我拿着应急灯开始搜索起来,客厅、卫生间、厕所、仓库这些一遍遍地过了,这里的家具在我爷爷去世后已经被拉走卖掉,所以偌大的屋子显得空荡荡的,有什么东西的话我绝对能够一眼看出来。

  我找遍了一楼,屋子里除了灰尘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突然间,我听到了胖子叫了一声,那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尤为刺耳。

  我吓了一跳,赶紧提着灯咣咣咣冲上三楼,一上去看到胖子撅着个屁股蹲在地上。

  我踢了一下胖子的屁股说:“你他娘的什么情况?”

  胖子脸色有些发白,哆哆嗦嗦地指着一个角落,我连忙把灯照过去,那场景立马让我头皮都炸了。

  在三楼的角落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个一个的死人牌位,中间还搁着一个六七寸的阎王像,那场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而且这会我才发现,地上有一层厚厚的纸灰,好像是拜祭的时候烧元宝留下的。

  “不就是几个牌位吗?有什么好怕的,赶紧看看什么发现。”我强装镇定。

  “李叮当,你这爷爷究竟是什么人,不会是神经病吧?你看这些牌位上全都写着一个日期,连姓名也没有,这三五十个牌位放在这里,就是观音菩萨来了,也得给阴气吓跑。我们赶紧走吧!这栋房子压根就是一座公墓,肯定没别的东西。”

  胖子哆哆嗦嗦地说道。

  我连忙说道别急,我拿起一个牌位,吹了一下看着上面的字迹,1980年4月1号,卒。

  “这个日子不会是你爷爷当年去倒斗的时候吧?”胖子问道。

  “不对啊,日期不对。奇怪了,我爷爷好像没跟我说过这个日期的事情,他在上蔡县盗李斯墓,应该是1960年那会儿。”

  我皱着眉头,觉得十分怪异。

  整个三楼都是密封的,连一扇窗户都没有,屋子里蔓延着一股浓郁的纸灰气息,在里面呆着鼻子难受。我见实在没什么东西,就和胖子下了二楼。

  等到了二楼,我和胖子发现还有更让人发毛的东西!整个二楼堆满了花圈,纸扎的童男童女,元宝,还有招魂幡一类的东西。

  胖子颤抖着声音说道:“叮当,你爷爷是专门做死人生意的吧?怎么堆了这么多鬼东西,这屋子还能住人吗?”

  我心头也有些发虚,不过还是强撑着一口气说道:“赶紧找线索,这些东西说不定是故意扰乱我们视线的。”

  我和胖子把二楼翻了个底朝天,但是依旧是没什么发现,我不死心地把那些花圈元宝什么的都撕开来仔细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有关李斯墓的线索。

  “完了叮当,你还是赶紧跑路吧!就你爷爷留下的那几张破画,我们上哪找这个大斗去。”

  胖子累的够呛,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有些心烦意乱,随后点了根烟抽搭几口,然后仔细回忆起来,我爷爷过古稀那会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呆在家里,一直到他生活没有办法自理才搬回市里跟我一起住。

  这个屋子是他唯一可能留下线索的地方,如果他真的想要李家子孙找到青羊樽的话……

  “哎呀!挖槽,疼死老子了,这二楼楼顶怎么这么低啊!”

  身后胖子传来的惨叫把我思绪一下子拉了回来,胖子的话让我突然抓住了什么,我冲着胖子大喊:“胖子快上三楼,这屋子他娘的肯定有夹层!”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和胖子忙活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终于在三楼的地板上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夹层。

  在那狭小的夹层里,我摸出了一口黑色的小箱子。

  我强行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把手放在箱子的锁扣上,就要打开!

继续阅读:第5章 死亡笔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摸金校尉之黄皮子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