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军装与爱情
李布衣2016-07-12 08:273,191

  锦城机场。

  从海城飞来的航班缓缓降落。

  飞机停稳,林百灵没有急着取行李,而是急切地打开了手机,拔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出发前,没能打通秦岳的电话,她心里就有些担忧。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没有特殊情况,秦岳的手机绝对不会关机。

  “你好,你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冰冷的语音提示,让林百灵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该死的混蛋,你究竟在干什么啊!”

  “你要有什么事,我怎么办才好?”

  “你要是没事,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

  “为什么偏偏今天关机,为什么!”

  年轻的女孩心中柔肠百转,既担心爱人的安全,又为自己受的委屈难过。

  很早以前,她就听说和军人谈恋爱如同坐山车,幸福的时候如在云端,痛苦的时候如坠深谷。她压根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和军人有交集,但一场意外的邂逅却让一个特战部队的军官走进了她的生活,成为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尽管有许多不适应,但在随后的时间里,她仍然努力改变自己去适合他的职业,并默默期盼着他有一天能脱下军装回到她的身边。

  生日将至,秦岳给了她一份莫大的惊喜。他答应了她的请求,决定在年底转业回海城。巨大的幸福从天而降,年轻的女孩匆匆订好机票,飞到了他的身边。他许诺的鲜花接机、烛光晚餐其实都不重要,她只是想呆在他身边,在相守的幸福中送他一份惊喜:下一个生日到来前,我想做你的新娘。

  反复拔了几次,林百灵苦笑着将手机揣回了衣兜里,起身取下行李,郁郁地下了飞机。

  走出航站楼,电话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林百灵惊喜地掏出电话,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犹豫了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

  “你好,请问是嫂子吗?”电话里的声音透着一股亲切的意味。

  “嫂子?”林百灵楞了。谁是谁的嫂子?

  “你打错电话了吧?”她客气地问道。

  “没有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渐弱。

  “号码没错吧?”他似乎在问旁边的人。

  “号码没错,但你这声嫂子喊错了!”旁边,有人笑道,“铁胆,还是让我来说吧!”

  “嫂子你好!我们是秦岳组长的兵,奉命前来接你。”电话那头,换了个人,林百灵顿时明白了。而这一声嫂子,让她心情顿时美丽了起来。

  “谢谢你们!秦岳呢,他怎么没来?我打电话也是关机。”她问道。

  “嫂子,组长有点事,暂时脱不了身,所以派我们过来。我们在出站口等你!”

  “好!那我先挂了。”

  “好!”

  秦岳,到底什么事,比我还重要?林百灵一时失神,忘了挂电话。

  “嫂子声音真好听!”

  “是啊,听说人也漂亮得不要不要的……老大的魂都被她勾走了,要不咋会提出今年转业呢!”

  对方似乎也忘了挂,话筒里传来了两人的低语声。

  林百灵脸一红,急忙挂断了电话。

  出站口,两个年轻军官举着块牌子,上面写着“接嫂子”三个大字,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没有鲜花,这样也不错。林百灵远远看到牌子,脸上浮现出了满足的微笑。谁说军人不浪漫呢?只是他们的浪漫与众不同罢了。

  当林百灵俏生生地站到赵铁胆和李小虎身前时,两人顿时变成了呆头鹅。

  这就是传说中的嫂子?头儿的眼光可真好啊,确实是美得不要不要的!

  “请问,刚才的电话是你们打的吗?”林百灵温婉一笑,出声问道。

  “对对!”张铁胆连忙点头,手中牌子依然高举。

  “辛苦你们了。这个是不是可以放下来了?”周围关注的目光越来越多,林百灵感觉有些招架不住了。

  “嫂子,这边请,车在停车场!”李小虎轻轻踹了张铁胆一脚,领着林百灵朝停车场走去。

  西南战区医院。

  一辆勇士停在了住院部的大楼前。李小虎跳下车,飞快地打开了副驾的车门。

  “这是什么地方?”林百灵四下打量,有些茫然。

  大楼上,“住院部”三个大字,让她的心中不由咯噔一声响。

  一名上校军官走了过来,微笑着朝她伸出了手。

  “你好,林小姐。我是特战大队的雷豹。很抱歉,秦岳在执行任务时受了伤,现在正在接受手术治疗,我只好把你先接到这里来。”

  林百灵脑袋轰地一声响,脸上顿时没了血色。

  秦岳醒来,映入眼帘是一张无比秀美的娇颜。

  “傻丫头,怎么哭了?”微微抬手,想替女孩擦去脸颊的泪水,却扯得伤口一阵剧痛。

  “你醒了?”林百灵一阵惊喜,一只手落下,轻轻按住了他的手。另一只手则抬起,悄悄抹掉了泪水。

  “别乱动,医生让你好生休养。”林百灵坐下,双手抱着他的胳膊,像个怕失去心爱小熊的小女孩。

  “我睡了多久?”秦岳点头,问道。

  “三天。”林百灵黯然道。

  这三天,她经历了世间最残忍的折磨。虽然医生说秦岳没有生命危险,但看着他双眼紧闭在痛苦中颤抖的样子,她的心中依然充满了恐惧。她知道特种部队的训练很苦,也知道执行任务会有危险,但却从没想过她的爱人会伤痕累累地躺进医院里。

  现实,与想像仍然存有巨大的差距,尽管她一直在努力习惯秦岳职业军人的身份,但距离真正了解他的生活,还有遥远的距离。这份距离感,让她更加迫切地希望秦岳早些离开军营。

  “百灵,生日快乐!你看,我躺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向你说声抱歉了……”秦岳看着双眼红肿的女友,心中柔情涌动。军营不相信眼泪,但军人的爱情里却满是女孩的泪水。在他昏睡的三天里,这个娇弱的女孩一定是衣不解带的守着他,不知道独自流了多少次泪。

  “秦岳,等你伤好起来后,我们离开这里好吗?我真的害怕!”林百灵紧紧握着他的手,眼中满是哀求。

  秦岳轻轻回握着她:“转业报告我已经打上去了。上面会不会批,我眼下无法确定。你知道,我是名军人,我必须服从命令。”

  林百灵的眼神陡然黯淡了许多。

  “我去打盆水,给你擦下身上。”她起身离去。

  得知秦岳醒来,雷豹第一个来到了病房。

  “队长怎么样了?”秦岳看到他,急忙问道。

  “比你的情况要严重一些,但没生命危险。”雷豹板着脸回道。

  “其他战友呢?”秦岳无视他的臭脸,又问。

  “多亏了这批新型防弹衣,都活了下来。”雷豹叹道。

  “那就好。”秦岳松了口气。

  “情况也不能说好。”雷豹苦笑,“张大雷丢去了一只胳膊。韩正风的身体状态,可能也不适合继续留在特战队了。还有九名队员可能也得离开。”

  秦岳默然。他还在庆幸战友们都活了下来,但悲伤却猛地袭了过来。

  张大雷,秦岳心中最完美的职业军人,一个纯粹到了极致的战士,一个把猎鹰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的特战精英。正是因为他的存在,秦岳在选择离开猎鹰的时候,才少了许多心理压力。因为有张大雷,无论他在与不在,猎鹰都会越飞越高。可是,他竟然失去一条胳膊!

  那哪里是一条胳膊,那是一个军人所有的梦想,所有的追求,所有的付出,所有的情感。身体的残疾,注定会让他的生命再不完整。

  那韩正风队长呢,一直把部队当成自己的家,渴望能终老军营。为了兼顾家庭和事业,几个月前他死磨硬泡说动在大企业里当白领的妻子辞掉了高薪工作,随军来到了部队,在驻地当起了临时工。这才半年不到的时间,他就得离去,他将如何面对自己的妻子,又如何化解内心的失意?

  还有那九名战友,也要无声无息地离开他们曾经为之搏命的集体。

  战争,真的很残酷。

  对于牺牲的军人来说,他毁灭的是生命。对侥幸活下来的军人来说,它毁灭的或许是他们的余生。

  雷豹看着他,沉默良久,又徐徐道:“在你昏迷期间,战区调查了你战场抗命的事。张副司令说,是他授权猎鹰可根据战场变化临机处置一些突发情况。韩正风说是他下令让你返回战场的,张大雷替他作了证,这件事就算结了。但我告诫你一句,不是每一场战斗都可以凭着血气之勇去创造奇迹,很多时候牺牲是无可避免的,这是我们职业的天性。任务,永远排在第一位。如果这次任务失败,所有人的牺牲都将失去意义!”

  “我记下了。”秦岳点头。

  “好好休养吧,猎鹰等你归队!”雷豹说完,转身离去。

继续阅读:第10章 猎鹰的精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铸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