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紫色缭绫
朱七慕九2017-04-16 06:031,775

  打定主意,阮絮转身便到库房里走了一圈,守库房的章妈妈见她亲自前来,忙不迭迎上来。

  “二小姐,要什么您差人来取便是了,怎么还亲自过来?”

  阮絮一笑。

  “后日进宫贺岁,我要做一套新衣裳,怕丫头们选不好料子,所以自己来挑。”

  章妈妈听闻,忙吩咐小丫头们搬了最好的布料出来,陪笑道。

  “衣裳的事,其实老夫人早交待过了,这几匹是今年库里最好的料子,就是预备着给小姐们裁春裳的,小姐先选,余下的我再拿去清平郡主那里。”

  虽然祁清平入府后八面玲珑,颇得梁太君欢心,但到底阮絮才是阮风亭的亲闺女,阮家的正牌小姐,这点眼色章妈妈自然是有的,既然来了,先示好肯定没错。

  不料阮絮非但没有半分高兴的样子,还勾出一丝冷笑。

  “那大姐姐呢?老夫人难道没有吩咐给大姐姐做衣裳吗?”

  章妈妈没料到她会提起阮酥,当下也有些尴尬,见阮絮眼光锐利,只好支吾道。

  “大小姐做衣裳的布料,听说是从老夫人的私库里出……”

  果然!

  那个不吉利的白子,不过是装神弄鬼地烧了回纸,绣了副像,竟就让祖母对她刮目相看了,从前别说私库,就是这公库里的下等料子,她也要看自己脸色才有得穿,自从祖母来了以后,好像一切就开始改变了……

  阮絮银牙咬紧,又慢慢松开,她抚过那一匹匹上好的绫罗绸缎,手指突然停在一匹紫色缎子上。

  那紫缎色泽丽而不艳,丝线细密柔韧,交织得天衣无缝,水面一般光亮油滑。

  “这匹缎,很是特别。”

  章妈妈马屁拍到马腿上,正不自在,见她看上这匹缎子,立即又重打精神。

  “看我这记性!怎么把它忘了!这不是缎,是缭绫,用的是最好的蚕丝,失传的唐代织法,大少爷从柳州专程带回来的呢!就算老夫人的私库里,也难找这样一匹,小姐拿去做衣服正好!定能盖过满朝贵女。”

  阮絮从鼻中哼出一声笑。

  阮琦回来时备的礼物中可没有这个,根本是他特地弄来准备讨秋姨娘欢心的吧?可惜这对露水鸳鸯不走运,那秋姨娘既然死了,这遗物倒是可以为她所用。

  她偏头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

  “稚儿,抱上这匹缭绫,我们走。”

  进宫前一夜,阮酥服过药,知秋正伺候梳洗,阮絮就带着丫鬟稚儿过来了,拉着阮酥的手聊了些家常后,又说起进宫的衣裳,阮酥想起她前日的问话,便知她此来必有所图,不动声色一笑,让知秋拿衣裙来给她看。

  阮絮看过衣服,倒也没什么动作,只笑道。

  “老夫人的眼光,当然是好的,这套梅花百水裙也很衬姐姐的气质,只是……”

  说着,故作欲言又止的模样,阮酥心里好笑,面上却如她所愿好奇道。

  “妹妹有话,但说无妨。”

  阮絮于是道。

  “姐姐可曾见过缭绫?”

  “缭绫?那不是唐时柳州最富盛名的织锦么?工艺极其繁复,若要订货还需提前半年,这种有价无市的东西,我可不曾见过。”

  阮絮目光一亮。

  “大哥倒是私藏了一匹,被我前日去库房选衣料时翻出来了,果然比咱们府里的缎子都好得多,我索性偷了来做衣裳,一匹料子我也用不完,就多裁了一身,我想,那清平郡主虽是亲戚,到底是外人,不如送给姐姐,明日进宫,我们姐妹都穿这个,给阮家长脸不说,还有……”

  她脸色微红,小心翼翼地看向阮酥。

  “大哥若怪罪起来,也有姐姐替我分担些,姐姐说可好?”

  十几年的冷遇虐待,此时无事献殷勤,当然非奸即盗,她心底其实有些担心阮酥不买账,便把阮琦抬了出来。

  阮絮怕阮酥拒绝,不等她回话,便接过稚儿手中漆盘,掀开盖布,一件彩绣撒亮金的长尾鸾袍躺在里头,紫光流溢,典雅华贵至极。

  “姐姐你看,这色泽,这质地……”

  阮酥垂目,眼中盈盈的笑意瞬间冷了。

  绕了这么大圈子,她总算明白阮絮要做什么了。

  紫底金纹,先帝挚爱的秦太妃常穿的颜色,当年先帝曾为了她,几次动了废后的念头,此人,可谓是当今颐德太后一块心病,据闻她薨逝之后,太后还命人鞭尸一百,可见仇恨之深。

  阮絮以为这种宫中秘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阮酥,是绝不会知道的,她如果穿上这身紫衣到太后面前晃一圈,必惹凤颜震怒。

  可她会吗?前世,颐德太后在世的最后三载,是她阮酥伴其左右,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太后,又怎么会去触这片逆鳞。

  一抹冷笑很快从她唇边滑过,阮酥抬眼,换上满满的诚挚感激。

  “说什么分担不分担的话,难为妹妹如此有心,姐姐当然要收下,也不负这上好缭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毒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毒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