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整治恶仆
朱七慕九2016-06-24 19:022,483

  内厅之中,万氏夫妇扶梁太君坐定,又让家中小辈上来一一请过安,大家便坐在一起叙些家常。

  清平郡主是个很有眼色的人,她一眼就看出梁太君才是阮家的权利中心人物,自己要在阮家住得舒坦,必须要讨这个老人的欢心,所以虽是第一次见梁太君,她就主动站在老夫人身边,轻轻替她垂肩,倒显得比阮酥、阮絮两个亲孙女关系更进一层。

  老夫人喝过媳妇敬的茶,含笑问大家。

  “前些日子,暹罗国上供的紫茶倒很特别,我让人送了些来,你们都喝了吗?“

  阮絮本来就不满祖母身边的位置被清平郡主占了,这下见问,忙上前伏在老夫人膝盖上,仰头奉承。

  “絮儿长这么大,也算喝过些好茶,但都比不上老夫人您给的紫茶,老夫人的东西,当真是什么都好!”

  阮絮嘴甜如蜜,果然引得老夫人笑起来,然她余光瞥见压着椅子角坐在一旁,默默无语的阮酥,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便问她。

  “你呢?酥儿?你喜欢吗?”

  突然被点名,阮酥好似吓了一跳,绞着帕子勉强笑道。

  “老夫人的紫茶又香又甜,我很喜欢。“

  此话一出,众人都变了脸色,梁太君收起笑容。

  “又香又甜?紫茶无香,清苦回甘,略有酸味,怎么会是又香又甜?”

  “这、这……“

  阮酥似乎很紧张,结结巴巴不能解释,梁太君心下便明白了几分,目光不由瞥向万氏。

  万氏做贼心虚,连忙先发制人,沉下脸喝骂阮酥身后的素樱。

  “素樱!这是怎么回事!那紫茶每个主子都有一包,是我让刘妈妈亲自送过去的,大小姐怎么会没喝到,是不是你昧下了?”

  素樱当然知道此时必须站出来给夫人顶缸,连忙跪下。

  “奴婢不敢!只是……只是这几天小姐生病,没要茶喝,我、我就一时给忘了。”

  万氏颜色稍霁,悄悄打量梁太君神色。

  “你这奴才!做事也太不上心了!如果再有下次,定不饶你!”

  阮酥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一主一仆演这出双簧,觉得也该是时候上场往灶膛里填一把柴的了,于是起身过去扶起素樱,顺着万氏的话道。

  “不是什么大事,老夫人这次就饶了素樱吧!”

  一面求情,一面踩住素樱身后的一张纸,故意往自己裙下移去,却被阮絮看在眼中,似拿住了把柄般双目一亮。

  “姐姐藏什么呢?”

  几个眼尖的丫头小声道。

  “好像是张当票,方才素樱跪下时,从她身上落下来的……”

  “当票?”

  梁太君与阮风亭对望一眼,皆十分诧异,他们这种氏族大家,从来只有往里买东西,还没有当东西的先例!这其中必定有鬼!

  梁太君沉着脸,吩咐身边的冯妈妈。

  “拿过来我瞧!”

  冯妈妈走到阮酥身边,笑着行了个礼。

  “还请小姐让让。”

  阮酥心中发笑,面上却十分同情悲悯地望了素樱一眼。

  梁太君一看,果然怒海滔天。

  “好个狗胆包天的贼奴婢!竟敢偷主子的东西去当!这样纵容下去,什么事做不出来!去给我搜搜,一定还有贼赃!”

  素樱一听,这才知道事情不妙,连哭带嚎。

  “老夫人明鉴!那盘珠九凤钗,是、是大小姐让我当的!大小姐!大小姐你说句话啊!那钗明明是你让我当的!”

  阮酥抖着嘴唇,一脸不能置信。

  “素樱!你纵然害怕当罪,也不该如此信口雌黄,我一个闺阁千金,又不缺钱花,好端端的当首饰做什么?更何况那还是老夫人赠的钗!枉我还想为你隐瞒,这是我纵了你!也害了你啊!”

  “小姐你在胡说什么!明明是你没钱看病!让我当了钗子给你抓药的!你怎么能不认呢?”

  “住嘴!”

  万氏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她的陪房钱妈妈赶紧上去一巴掌抽得素樱歪倒,厉声骂道。

  “你这贼贱人疯魔了吗?胡说八道些什么!偷盗小姐东西,还敢攀咬小姐,还不乖乖等候发落,也少受些苦!”

  素樱倒也不蠢,听懂了钱婆子最后那句话,分明是要她抵罪了,只得捂脸痛哭。

  正在拉扯,搜屋的婆子们捧着赃物回来了,将一些细碎首饰和三百两银子呈到梁太君面前。

  “老夫人,这些都是在这贱婢褥子下面搜出来的,看来平日里偷了小姐不少东西呢!”

  素樱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发疯般哭叫起来。

  “我是冤枉的啊!除了那盘珠九凤钗,我什么也没拿过!我是冤枉的!”

  她猛地悟了些什么,突然一路膝行至阮酥面前,磕头不止。

  “小姐!小姐!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阮酥垂眸看她,目光漠然,抬头却是一副痛心疾首模样,拭泪道。

  “素樱,你做出这样的事,我也要担管教不严之罪,哪里还有脸面替你求情?”

  被阮酥这话断了后路,万氏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现在也只得住了嘴,铁青着脸发落素樱。

  “将这贱婢拖出去打一百大板,拉到集市上发卖了。”

  眼见素樱被拖了下去,阮风亭也深锁着眉头,有些责怪地对万氏道。

  “我们堂堂丞相府,竟出了这等贼婢,夫人平日也太疏忽了。”

  说着,他向万氏使了个眼色,万氏连忙起身,主动向梁太君告罪。

  “老夫人,都是媳妇近几年身子差了,心神不济,让这些下贱之人钻了空子,委屈大小姐了。”

  阮絮连忙帮着道。

  “是啊,老夫人,都是这些下人奸猾,看着母亲身体不好,没心力处处周全,他们就开始作怪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施展苦肉计,梁太君阴沉的神色这才稍稍舒展。

  “既是如此,也不能全怪你娘……”

  阮酥见此事就要如此落幕,当然不甘,一脸关心地对万氏道。

  “这几年母亲过于辛苦劳神了,唉,其实这些小事,家里几个姨娘也该主动为母亲分担些才是……”

  见梁太君似乎有些动摇,万氏面色一变,她岂肯把手中的权力分出去!忙道。

  “这倒不必了,曹姨娘有了身孕,周姨娘也是个多病多灾的,都不好操劳,还是媳妇担待着吧!”

  她深深看了阮酥一眼,见这丫头一脸诚挚,似乎看不出不妥,但又好像有些不对。

  “这事就这么算了,但是酥儿身边少了一个人,必定还给她补上才行……”

  万氏闻言,正要安排自己身边的丫头过去,梁太君已经开口。

  “知秋,你以后就跟着小姐。”

  “是。”

  梁太君身后绕出个落落大方,标致水灵的大丫头来,含笑对阮酥福了一福。

  “奴婢知秋,见过小姐。”

  阮酥连忙起身相搀,微笑道。

  “酥儿谢老夫人赏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毒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毒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