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人皮屏风
朱七慕九2016-06-24 19:021,404

  随着体温回升,阮酥渐渐转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宫室内,衣裙已被褪去,只着薄薄一层中衣,被身上融化了的冰晶打湿,紧贴着皮肤。

  前方立着一架屏风,有人持笔站在屏风后,慢条斯理描绘着屏风上那未完成的写意山水。

  意识到那高挑修长的身形是个男子,阮酥浑身血液上涌,又羞又愤,几乎是瞬间翻身坐了起来。

  两世为人,除了印墨寒,还从来没有别的男人见过她衣衫不整的模样。

  “不想死的话,就别乱动,银针断在体内,可是很难挑出来的。”

  悦耳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那道修长身影随即自屏风后悠然踱出,他打量自己的作品半晌,偏头对阮酥道。

  “这副屏风如何?”

  经男子提示,阮酥才发现自己身上几处穴位都插着银针,若是乱动造成血脉逆流可不是闹着玩的,死过一回的人,总是对性命格外珍惜。

  她于是重新躺了回去,眼中的羞愤渐渐平息,换上一丝复杂神色。

  “画是好画,只是这块皮子有些瑕疵,纹理也还欠几分细腻,我说得可对?九卿大人……”

  玄洛微愣,随即目中透出有趣之色。

  在皇城司的无数酷刑实践中,玄洛发现,在人皮上绘画比纸张更加传神,所以养成了这收集人皮的嗜好,这少女名为养在深闺,目光却如此毒辣,不仅一眼看出那几经打磨的屏风乃是皮子制成,还透过这个猜到了他的身份,倒是非常聪明。

  关键是,她并不怕他。

  有趣。

  玄洛走到床边,修长的手指伸向阮酥,让她心跳一滞,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玄洛本人,即便知道对方是阉伶之身,可由于那张脸实在太过媚惑,难免让人紧张,何况,眼前这人,还是前世她名义上的夫君……

  然而玄洛却只是快速地将她身上的银针拔出,放入床头一个匣子内,做完这一切后,他的手指再次落在阮酥手臂上,轻轻摩挲着她细腻雪白的肌肤,微带叹息。

  “你的身体很美,适合做一幅刺青……”

  阮酥背上顿时起了一层寒粒。她几乎忘了前世印默寒的话“他不过是看上你背后这身好皮子,想要收藏一幅绝艳的刺青罢了。”

  这一刻,阮酥清楚地意识到,玄洛很危险,重生之后,她也曾考虑过是否也要除掉玄洛,可是目前,他暂时还是狮子,而她是绵羊,她并不想成为他的目标。

  她不动声色地收回手,顺便拉过身后的衣裳穿好,起身对玄洛微微一笑。

  “阮酥幼时曾被人用滚水烫伤,因此背后至今还留有疤痕,自然入不了九卿大人的眼了……”

  “是吗?真可惜。”

  玄洛眼角微弯,显然不相信阮酥的托词,但也没有揭穿的打算。

  “那么阮大小姐,今后你可要留心些了,毕竟这寒毒比滚水棘手得多,下次若再被人算计,可能就不是扎几针这么简单了。”

  几乎是瞬间,阮酥的瞳孔便收缩了起来。

  “你是说,我这症状是被人下了毒?”

  这怎么可能!为了提防阮府里的人,她一向非常小心,入口的东西从来要用银针验过,应该没有问题。

  玄洛似笑非笑。

  “寒症自然并非人为,可正因你体质异于常人,所以要诱发此病,只需一点冰屑香即可,我言尽于此,阮大小姐应该能明白吧?”

  此言一出,阮酥猛然惊醒,冰屑香……阮絮袖子上的香味清冷入骨,自己似乎就是在闻了那股味道后才……而且后来阮絮抱住她的时候,情况果然更严重了。

  原来缭绫不过是幌子,这后招才是真正致命的!

  阮酥垂眸咬牙。

  阮絮心歹,却没有多少头脑,替她谋划的,是万氏。

  她抬起头,目光晦暗难测。

  “多谢九卿大人提点,这个恩德阮酥记下了,来日定当报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毒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名门毒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