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
酉时三刻2020-01-14 10:053,383

  第一章 梦

  夏日,4月1号。

  简约的装修,简单的摆设——一张会客桌,沙发,茶几仅此而已。阳光从开着的玻璃间隙中撒进来,透出些许热情活力,我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将窗户关紧,拉上窗帘,一时间,房间里,空气凝结,处处弥漫诡异的气氛。

  如果你也在现场,或许也能够感受到当时,安静的房间里连一根针掉落也能够听的清楚。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我和我的患者。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现在要做的是对坐在沙发上的患者进行催眠。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怀表,抖了抖表链。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眼下的男人是犯下了某个案子的嫌疑人,但在被警方追捕的过程中失足从楼梯上滚落,失去了记忆,因为这个嫌疑人对于案子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警方的软硬兼施下,他才同意通过催眠唤醒沉睡的记忆。

  为了保证催眠过程不受打扰,在开始之前我就将所有的警察给支开了。

  看着坐在沙发上已经完全放松的他,我捏着怀表的表链,将怀表在他眼前晃了晃。

  “跟着我的怀表走,我将会带你进入那些被撞碎的记忆碎片。”我轻声说道。

  当一个人处于放松状态的时候,是极其敏感的,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会被惊醒。所以这个时候的我只能尽可能的放轻动作。

  看着他按照我的指示去做,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很好,接下来,你会身处在一个鸟语花香,四季如春的世界里。”

  看着他嘴角挂起笑容的模样,我就知道自己成功了。此时他的意识正跟着我走。意识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它藏在人的大脑深处,虽然它在白天被人控制着,但是一但到了晚上,人睡着的时候,意识就会跑出来,而做梦,说的正是意识的所闻所见。

  “你在这个犹如天堂的世界里生活了很久,有一天,你在山里找到一个深不见底的洞,你走进去,发现在这个洞的深处居然有着一扇门,当你抱着好奇心缓缓推开这扇门的时候,那一端是狼藉一片,地上还有血迹的拖痕。”

  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我继续引导着他,将当日的现场慢慢还原。

  “你沿着这些血迹,来到一扇门前,门微微敞开着,你探出脖子,通过那条门缝,你看见了……”

  我停顿了一下。

  “一具尸体,是个女人的,她全身赤裸,身上都是血,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她在看着我。”

  他的脸上很惶恐。

  “除了这具尸体,你还看见了什么?”

  “在女人的前面还有一个人,他背对着我,我看不见他的模样。”

  “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问道。

  “他穿着黑色短袖,肤色黝黑,个子不高,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是个男人。”

  男人,黑色短袖,肤色黝黑,个子不高?听着他的描述我打量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的他,这几点与现在的他几乎一致。

  “不用担心,你所看见的那个男人是你自己,是你意识缺失的一部分,慢慢接近他,很快,你就可以恢复你的记忆了。”

  我说。

  他原本绷紧的脸开始慢慢松弛下来。

  “告诉我你现在看见了什么?”

  “他慢慢地……回头了,他长得和我一样,但他看见我他却笑了,笑得很难看……”

  笑了?按照常理来说,人,分有主意识和副意识。主意识控制着行动和感知,记忆,副意识则是辅佐主意识,而且副意识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可以用来存储不需要或者说是不喜欢的部分记忆,如今他缺失的正是这部分的意识。从根本上来说,副意识只是一个载体,既然是载体那么是不会有任何的情感,既然没有情感,又怎么会笑呢!

  “我看见他的手里有着一柄沾满血迹的匕首,他过来了,靠近我了,他说他终于有机会获得新生了,只要杀了我,她就可以占据我的身体。”

  他似乎被吓到的脸都变了形,语气中充满了恐惧。

  “杀你,这是不可能的,你不用担心,他只是你意识的一部分,你是……”

  我话并说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个靠在沙发上的男人睁开了眼睛,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重获自由的感觉真好啊!”他舒展了一下身子,笑道。

  眼前的他像是换了一个人,虽然还是那副肉体,但不同的是他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带有一种深不见底的神秘。

  “你真的杀了他?”虽然有些难以相信眼前的这副景象,但事实就摆在我的面前,一个主意识被略带残缺的辅佐意识夺取了身体。

  “杀他?我可没有这么做,只是稍稍地用了一点小手段,他就自愿的将身体的使用权交给了我,而他只是取代了我的位置。”

  在说到稍稍二字的时候,他用手比划了一下,他嘴角挂着冷漠的笑意,有那么一瞬间让我感到发冷。

  “什么手段?”我脸色铁青的问道。

  “我说,如果你不想死的话,那就把你身体的控制权交给我,本以为他会挣扎一番,但是没想到,他却立马点头同意了,呵呵,也许命对于很多人来说很重要,即便是对于仅存的意识来说,它也是独一无二的,仅有一次,没有再来。只可惜,他不知道的一点是,我根本杀不了他。”他冷冷笑道。

  “既然你只是残缺的意识,那么获得了这具身体的控制权又有什么意义?”我问道。

  “既然是你给了我这次自由的机会,那么我也不妨告诉你好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催梦师”?”

  “催梦师?”我嘴里念叨着,“你说的是那种可以利用催眠手段,唤醒藏在意识深处的梦境,从而使受眠者出现幻觉,且依着意识深处的梦境进行的一系列生理活动的催眠师?”

  “没错,就是它。”

  “那不是小说中才有的吗?”我有些惊讶。

  “人们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事物总是会说这东西只会在小说中出现,然而却忘了小说也是从生活演变而来,纵然你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却始终逃不出生活这个怪圈,催梦师这个特殊的职业也正是从中演变而来,窥视梦境,在梦中施以催眠,令其沉迷梦中,开始那些自己曾经想要完成的,可笑的,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去完成过的梦,周而复始,反反复复。”

  他从我的桌上拿过利群,抽出一根,点燃,夹在指间。

  “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我问。

  “也许说来你会不信,其实我就是一个催梦师!”他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有什么可以证明。”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问道。

  “我可以窥视你的梦境,了解你的一切,还可以让你陷入梦境之中,无法自拔。”他淡淡一笑。

  “看样子你是不信呢!”他看着我,脸上露出笑容,说实话,他笑起来的时候,很迷人,就像罂粟花一般的迷人,然而在笑容的背后隐藏的却是花下的毒刺。

  “你叫欧阳杰,毕业于xxx大学心理系,大学毕业之后来到了本市,凭借着高学历和引以为傲的技能获得了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作,还外带兼职帮助警方催眠嫌疑人找回记忆,治愈心灵。”

  听着他一段说书般的话语,我有些惊讶,但还是故作镇静,说:“这些或许只要你想查都可以查的到,并不能说明什么,如果你真的是催梦师,倒不妨窥视一下我的梦,让我沉浸其中,这样的话或许我还会相信吧。”

  “让你沉迷,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只是你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以我目前来看,你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喜欢幻想,如果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似乎都想在每一行上面有所建树,只是没有一个机会给你实现,又或者是因为岔路口的选择,你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路。”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他说的很对,我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现在或许想的相对少了一些,但在青春荷尔蒙的那个时期,几乎想做所有的事情。听着他的话,我感觉自己开始动摇了。

  “那又如何,幻想,做白日梦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吗?你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他笑了笑。

  随后,他灭掉了香烟,让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像是一个正在旋转的圆盘一般。

  我的眼前开始变得迷糊,一直以来都催眠师为头衔,认为催眠师只是在双方都同意的前提下进行引导的一个作用,也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窥视你梦境,可以令你深陷梦境而无法自拔的催眠师。

  整个身体像是沉浸在了海水中一般,渐渐的下沉,下沉,当咸湿的水溢过唇角,从未觉得自己如此真实的存在过,往事浮光掠影,像是不能抹去的记忆。

  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将自己想要做的梦在重新做一遍。

  就这样,他在我的梦境中催眠了我。

  周而复始,反反复复,当我真的重新接触到这些略带熟悉的梦的时候,那种感觉既真实而又梦幻,我一昧的无法自拔。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没有给我说明的一点,受催梦师催眠的人会因为其梦境的不确定性而出现异变,而这种异变,他们称它为梦魇事件。

  而此时的我就遇到了这种事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催梦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催梦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