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分别
五极2016-07-25 22:493,489

  分别,本就是那么伤感。更何况是第一次,秦风他们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老王明天就要走了。老王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也许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长了好几岁。

  秦风和老王他们在一块十多年了,从小就在一块玩,在一块上学。仿佛秦风的世界充满了老王的身影,这么多年他们形影不离,如今一下子分开,秦风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总感觉心里空空的。

  老王他们一行四个人来到了一家饭店。来进行这分别最后的仪式——喝酒。因为那时候仿佛在酒场才能够敞开胸怀聊天。

  四个不满十七岁的孩子,在饭店里面吃饭聊天。不时传来欢声笑语,老五那变态的笑,笑的是那么离谱,仿佛一笑就会将自己笑抽过去。

  上了几个菜,有秦风最喜欢的口水牛肉,其他的菜便无关紧要对秦风来说。

  秦风知道自己酒量不行,但还是得喝。不然感觉怪怪的,总感觉有什么没做。秦风在回忆他和老王在一起的日子。从小他们在一块,一起玩。每次秦风受了欺负都是老王一个人去将欺负秦风的孩子打的满地打滚。因为老王力气比较大,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从小劳动锻炼的。大概这也算一种优势,最起码打架不吃亏。老王时常喜欢跟自己开玩笑,老是拿自己开涮,但秦风已经习惯了。老王如果突然走了,还真有点不适应。

  可是每个人都得继续生活,有时候自己的生活道路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或者因为自己,或者因为家庭。但你这个时候都无法抗争,因为生活选择了不能够让老王继续上学。这个时候老王没有向生活抗争的资本。他只能够做的,就是接受生活赋予他的角色——打工者。

  秦风被老王一声“干杯”从回忆中唤醒。看着对面坐着的几个好哥们,秦风心里无味杂陈。一方面是就要分别了,另一方面是秦风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惆怅。想到了念若,秦风害怕念若也像老王这样,走的那份匆忙。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好好的聊聊天,更别说仔细的看看了。

  老王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哎!哥几个!我这走了又不是不回来了。你们这是干嘛了。”

  老五说“来来来,不说了,喝酒。废话留着一会说,你这会说完了,一会说什么。”

  阿飞端起啤酒就连喝两杯直接冒出来了一句:“老王,你为什么没考试。你知不知道哥几个找你把学校都找遍了。秦风为了找你,还差点迟到,不能参加考试。”阿飞眼睛一直盯着老王看,老王低下了头。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说不出来,而老王也只是来了一句:“等会告诉你们,先喝酒”

  喝着喝着没菜了,老王就又去点了几个菜。又在拿了一箱啤酒,因为上一箱啤酒已经剩下一两瓶了,根本不够喝。而大家今天的酒量也是出奇的好,一人喝了几瓶也没醉。其实只有老王喝的最多,因为老王那里的酒瓶就放了五六瓶。虽说给大家倒过几杯,但更多的是自己喝了。

  这一箱明显没有那一箱喝的快,尤其是老五几杯下肚后。就直接奔向了厕所,然后接下来就是给人家吐了一洗手池,最后还是秦风用水冲下去的。可笑的是秦风看了几眼老五吐的,也不由得肚子上涌,也吐了出来。

  秦风出去后将老五奚落了一顿,老五仿佛没事人一样的。还在那里嘲笑秦风,一个劲的看着秦风笑。

  秦风一颗花生米向老五的头上打去,蹦的一下弹出去好几米远。老五好像没被打着一样,依旧在那里笑。一个劲笑一个劲的还说:“自己酒量不行就不行,还怪我引导的,老王你们两说这是不是有点傻子的逻辑。”

  “你们俩要是不服就单挑,骂仗是女孩干的事。不要在这丢我们俩的人,我们好歹也是即将拥有身份证的人了。”

  秦风和老王受了这么一激,一人拿了一瓶碰了起来。只不过接下来还没有跑到卫生间老五就喷了出来,老板那铁青的脸色才知道老五有多么的遭人恨。

  老板还是强忍着对老五来了一句:“小兄弟,喝不了就别喝了。少喝点,对身体好。”

  老五摆摆手说:“叔,没事。我还能喝,我只是喝的有点急。缓一下就好了。”

  老板也被老五逗笑了接着来了一句:“你好了,我家卫生间就该倒霉了。”

  秦风他们几个人看着老五的囧样,顿时气氛也变得活跃起来,没有刚来的那份压抑的感觉。

  秦风看着老王,此刻不知道再说什么。就拿起酒杯和老王碰,两个人也不知道碰了多少下,知道老王说他撑不住了,得上个厕所。这才停了下来,而秦风这个时候感觉只是有点晕晕的,并没有醉。感觉自己还能喝,就继续和阿飞又碰了起来。只不过秦风和阿飞碰纯粹是以卵击石。阿飞的酒量就是他们三个加起来也不是对手,以前已经见识过。所以都是秦风喝一杯,阿飞喝两杯。

  阿飞酒量好,是因为从小家里就开的是超市。没事的时候就拿瓶啤酒喝,所以酒量也就慢慢的变大了。只不过阿飞的白酒喝不了多少,如果喝白酒的话和大家差不多。只不过这小子好像对啤酒免疫,喝再多都没事。前几天的班级聚会,阿飞硬生生的把班级几个男生喝到桌子低下去了。

  其中有一个同学坐在桌子底下一边摇手一边说道:“不行,不行,谁爱拼谁拼去,反正我是不行了。”

  秦风就又去拿了一瓶白酒,因为他感觉和阿飞喝啤酒根本就是自己找死,最后就连怎么倒下去的都不知道。

  “老板,拿一瓶西风友缘”秦风对饭店老板说道。

  “小哥几个,我看你们都喝的差不多了,不行就别喝了。不是说一瓶酒我不给你喝,关键喝出事谁负责啊。”老板看着秦风那涨红的面庞说道。

  “叔,没事,他们不行喝不了,我还可以,你拿吧没事。”阿飞对老板说道。

  老板看着阿飞还是比较灵醒,感觉没事就给他们拿了一小瓶的西风友缘。并且对他们说:“就这最后一瓶,喝完别喝了。”

  老王上完厕所出来,看着其实也没有几瓶酒了。就于是就要拿一箱啤酒,被老五拦住了。老五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着老王,仿佛眼神在对老王说。哥,我实在喝不下去了,我都吐了两次了。

  阿飞仿佛懂得老五的意思,就来了一句:“不喝啤酒了,老五你别怕。”

  老五也是要面子的人,就笑着用他时常说的一句话:“俺,是男人。”来回应秦风他们几个。

  只不过当老板把那瓶白酒马上来了,老五的脸色就刷的一下变了。一下子就变得囧了起来,那样子好像谁把他家馒头吃了似的。那么委屈,却又无处申冤。

  阿飞把那瓶白酒分成四个杯子,一个杯子里面倒了一些。大家都让这老五让他先挑,大家心想老五肯定是挑最少的,因为这家伙本来酒量就不咋的。

  阿飞也是刻意将一个杯子里面的酒倒的少,目的就是让老五少喝点。可是老五拿起了那杯最多的,没等大家说干杯。就咕咚咕咚喝了下去,那气场忒让人崇拜了。可是老五喝下去就直说了一句“俺,是男人”,然后整个人然后就趴在桌子上了。

  老王和秦风还有阿飞拿起酒杯碰了一下,就一饮而尽。那个辣,真是辣到人心里了。秦风的眼眶里面有这几滴泪珠在打转,不知是喝酒被辣到了,还是因为有点不舍。总之秦风用袖子擦了擦眼睛,不知道怎么了眼泪反而越多了。

  秦风此刻本来想说什么,已经无从说起了。只是一个劲的抱着老王和阿飞。从饭店出来哥几个走在街道,夏季虽然那么炎热。但喝了点酒感觉还是有点冷,穿的都是短袖。秦风不由得拿根烟,点燃抽了起来。烟雾从秦风的脸庞飘过,淡淡的烟味被秦风吸进去然后吐出来。仿佛这根烟只能够抽那么几口,就燃完了。一盒烟,不一会就被他们三个抽完了。

  老王说了一句:”吴佳美,哥几个能照料的话,照料一下,照料不了也没关系。“

  老王的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吴佳美,我配不上她,他选择武航没有错。”

  “你去死吧,吴佳美没有选择你,是她的的眼睛瞎了,我兄弟怎么了。”秦风心里非常不爽的说道。

  秦风就超市买了两盒红梅,还有几瓶水。要不是因为老五睡着了他们几个还准备去逛会呢。只不过这个时候只能够回家了。

  到家之后,老王和秦风还有老五睡在一张床上。哥几个在一张床挤一晚上,早都已经习惯了。之前秦风他们不知在老王家里的这张床上睡了多少个日夜。如今老王要走了,只剩下他们哥几个在家了。

  最后在秦风和阿飞的一再追问下,老王才说出他为什么不去参加中考。一方面是他害怕自己如果参加中考考上高中,自己的决心动摇了,还不如断绝了这个念想。第二方面是他想请哥几个吃顿饭,就去表哥所在的工地做了两天小工。因为表哥也是一个小头,就直接把两天的工资付给他了。虽然说不多,但也够兄弟们吃顿饭了,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那天晚上不知道聊到了几点,反正很晚睡的。秦风把事先阿飞和老五给他的钱,让给老王放到行李包内。因为他们几个知道老王的脾气肯定不要,所以就采用了这种办法,其实钱也不多,但这就是一份情。一份没有经过任何加工成分的情意。

  第二天,秦风他们醒来老王已经走了。老王甚至都没有叫醒他们,秦风他们在老王家吃过早饭就回家了。

  秦风一路上还在回想老王说的话,难道仅仅是因为生活吗?

继续阅读:第11章 中考成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些年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