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如花美眷
沙曼夭2016-07-12 13:063,580

  马车中,云破晓一身白色宫服,这是宫雪衣特别准备的,说,既然输了赌注,自然要穿女装入王府,再加上,后面的赌注,云破晓比宫雪衣少了一个人头,不得不屈服,换下一身男装,穿上他准备的素白宫装。

  宫雪衣静静的打量对面的云破晓,宫装裁剪得很是合身,恰到好处的彰显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段,随意的那么侧躺在哪里,淡雅中却多出了几分仙气,清丽华贵,墨玉般的青丝只是挽了个简单的飞仙髻,一枚用血玉雕刻的莲花簪子点缀在发间,衬托得她整个人愈发的娇美可人,流光溢彩。

  火羽坐在宫雪衣的身边,一副呆滞的模样看着云破晓,仿佛是回到久远的时代,看到眷恋的故人,一双狐狸眼中竟然浮起淡淡的水雾,不过很快消失不见,仿佛只是在回忆过去的美好。

  “天下人估计都没有预料到人见人怕,魔见魔躲的千面邪医是如此一个娇媚的美人。”宫雪衣挑起云破晓一抹青丝,“本王倒是有幸得见,也不枉被你拍晕三次。”

  云破晓瞟了一眼宫雪衣:“小爷哪里敢跟您比,您是人比花娇,身若扶柳,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姿色天然,风流万千,小爷我连一字并肩王您万分之一都比不上,尤其是您穿女装的样子,真真的是亮瞎了小爷的眼,美得冒泡啊!”

  宫雪衣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云破晓竟自己形容得跟个女子一般,毕竟长得美,也是一种优势,至少这个小女人会嫉妒,会恼怒,会将自己的美貌看进眼里,所以,他感激自己的娘亲给自己生了这副让人艳羡的容颜!

  云破晓见宫雪衣丝毫不发怒,顿觉没意思,坐起身,挑开帘子的一角,看着外面热闹的街市,嘴角微微上扬:“京都就是不一样啊,都说京都活不易,生活更不易,现在看来,这些人生活得到也是其乐融融,颇为满足,云弋痕也不算一个昏君,虽然没骨气了点。”

  “中州比这里更繁华,更热闹,你应该去看看。”宫雪衣凑过来,看着外面繁华的街道,幽幽的开口,中州,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会去的。”云破晓点点头,“毕竟中州乃是国中之国,凌驾于四国之上,文化已经臻于成熟,不走一遭,会很遗憾的。”

  “不过,我更想看看南国京都两大绝景!一字并肩王府的如花美眷似飞花,皇叔出行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云破晓调侃的开口。

  宫雪衣握拳低低咳嗽几声:“很快,你就能看到一字并肩王府外的如花美眷了。”

  马车渐行渐远,远离了喧嚣的闹市,然而喧闹的声音却并没有完全的停止,因为很快,云破晓就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

  “王爷,我是婵娟,我爱你爱到天崩石裂,地老天荒,王爷,婵娟不要求做你的王妃,只求做你身边一名小小的侍婢。”

  “雪王爷,我是武岚,兵部尚书的女儿,我愿意为您鞍前马后,出生入死,只要你纳我为妾。”

  “王爷,我是商会任家的大小姐,任盈盈,我愿意带着任家千万家产下嫁您为妾。”

  …………

  云破晓汗颜,汗颜,再汗颜,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拿钱倒贴吗?

  转过脸,将宫雪衣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一番,唇红齿白,一肌一容,尽态极妍,说他是倾国祸水都不为过,不由得摇头叹息,男色害人啊!

  马车在一字并肩王府门口停下,撕心裂肺吼着表白心意的姑娘们都停下来,转过头看马车,不过在看到驾车的是钟离和陆言时,瞬间涌上来:“王爷,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王爷,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

  “王爷……”

  钟离手中的剑豁然出鞘,众美人瞬间退后三尺,让马车继续前进,马车在王府的大门口停下,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一字并肩王府的大管家兼南郡世子司徒绝优雅潇洒的走出,弯腰行礼:“恭迎王爷。”

  车帘被揭开,众人看到一抹熟悉白色,如雪莲般高贵清雅,绝美脱俗,只是看一眼,都让她们有种醉了的感觉。

  宫雪衣下马车,扬起招牌式的笑容,对着众美人微微一笑,霎那间,美人被迷得神魂颠倒,魂魄出鞘,然而更刺激的还在后面,只见宫雪衣对着马车伸出手,怎么,难道马车中还有人,可是什么人,能让尊贵的一字并肩王扶她下马车?

  众美人的目光,宛若刀子一般,射向马车,恨不得将马车中的人射成筛子,好大的狗胆,竟然敢让我们尊贵无比的雪王爷扶你下马车,你是活得太舒坦,想死了吗?

  然而,没有意想之中的恐惧或者害怕,一双莹白宛若上好羊脂白玉的手伸出来,轻柔的放在了宫雪衣白皙有力的掌心,这一幕,看得众美人嫉妒的发狂,那可是王爷的手啊,她们梦中无数次梦到那双手牵着自己,此刻,却牵着别人!

  杀气无形之中围绕着云破晓,云破晓眉梢微挑,缓缓的步出马车,一袭白色宫装,上面绣着优雅的莲花,随着车上人的动作,迤逦潋滟,随着云破晓人落在地上,众美人才看清,一字并肩王扶着的竟然是个女子,还是个很美丽的女子,从来对任何女子都是彬彬有礼,拒之千里之外的一字并肩王竟然牵着一个女子笑得满面桃花开,众美人的心,瞬间碎了一地。

  司徒绝诧异的看着云破晓,长大的嘴巴,良久都闭不上,云……云……云破晓!

  云破晓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打量周围的美人,一身素白宫装简单又不失大雅,嘴角微微上扬,白皙细腻的玉颈上带着一枚纯黑的明珠,无辜的表情就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灵动无比,然而最是令人失魂的是一双纯黑的星光水眸,眸子如月光般皎洁,仿若黑曜石一般潋滟美丽,浅浅一笑,便让在场所有的女子黯然失色。

  撕拉,锦帕撕裂的声音,磨牙的声音此起彼伏,偏偏没有人敢放肆一句,因为这人跟宫雪衣站在一起,就像天造地设的一对,两人盈盈浅笑,却无人可以插入其中,那样的感觉,让不少女子鼻子泛酸。

  “好了,进去吧。”宫雪衣牵着云破晓的手,朝着府门而去,眼看着两人的身影就要隐入王府的大门,有人开口。

  “王爷,这位姑娘是……”说话的是兵部尚书的女儿,武岚。

  云破晓转身,美目流盼,清喉娇啭:“这位姑娘,晓晓是一字并肩王府的府医,姑娘若是想看病什么的,可以直接来找我。”

  武岚眼睛一亮,这人的意思是说,可以放她进府吗?

  “府医!”听到云破晓的话,众美人破碎的心,瞬间原地复活,原本如死灰的眼散发出更耀眼的光芒,灼灼的看向宫雪衣,王爷不近女色的传言被打破了,是不是代表她们有机会可以进入一字并肩王府了!

  一字并肩王府的大门慢慢的关上,隔绝了众美人望眼欲穿的目光,却隔绝不了众美人想进一字并肩王府的心。

  王府中,司徒绝看着翘起二郎腿,气质全无的云破晓,再一次跌破眼镜:“这位姑娘……”

  宫雪衣无奈的笑笑:“司徒,这位是云破晓,千面邪医云破晓。”

  “什么?”司徒绝将云破晓从头打量到脚,然后盯着她脚上的木屐,嘴角狠狠的抽搐,“云王爷知道你回来了吗?”

  “关云王爷什么事情?”云破晓挑眉问道。

  司徒绝嘴角抽搐了下,将目光看向宫雪衣,喂,你没有告诉她,云王爷是她爹吗?

  宫雪衣转过脸去,说了,说了人家不承认,说她是天生天养的,我能怎么办?

  你不怕云王爷得到消息杀上门来吗?

  杀上门来正好,帮我清理外面那群女人!

  “喂,你们两个大男人眉来眼去的,不会是有一腿吧!”云破晓煞有介事的吐出一句杀伤力极大的话!

  “放屁!”

  云破晓摸摸鼻子:“那你们还是继续眉来眼去吧,宫雪衣,小爷要睡觉!”

  宫雪衣温润的笑笑:“晓晓,你在马车上一直睡,现在睡得着吗?”

  “马车上没有睡好,小爷要继续睡觉。”

  “陆言,带咱们爷去紫云阁。”

  “是,爷。”陆言嘴角抽了抽赶紧的带路,云破晓踢踏这木屐快速的离去,直到背影消失不见,连木屐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司徒绝这才凑到宫雪衣的身边,“雪衣,这丫头怎么开口小爷,闭口小爷啊?”

  “明天你就知道了。”宫雪衣饶有意味的开口。

  “话说,你今天弄出这么轰动一幕,明日,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向来不近女色的一字并肩王府中进了一个貌若天仙的美人,那些个原本对你有怀疑的世家小姐,只怕这次要打破头的往你的王府中钻了!”

  “放心吧,只要她在府中,没有女人敢往一字并肩王府钻。”宫雪衣开始处理堆积成山的公文,云弋痕那臭小子真是越来越懒了,奏折都扔到他这里来了!

  “为何?”

  “因为她爹是云傲天!”

  “是了!”司徒绝一锤手掌,“以云王爷的性格,女儿至上,只要是他女儿看中的,别说是你,就算是皇上,也得把后宫三千美人给遣散了,若是那个不识相的非要闯进一字并肩王府,只怕云王爷第一个不放过她,绝啊,真绝,雪衣,你这招可真是一劳永逸啊!”

  宫雪衣嘴角微微抽搐:“是不是一劳永逸,你很快就知道了!”

  一日之间,一字并肩王府进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的事情就吹遍了整个京都,上至八十岁的老太太,下至牙牙学语的小丫头,无一不知,无一不晓,京都的风向,在不经意间改变。

  云王府,打坐的幻朔突然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云王府的下人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也不理会,众所周知,这位公子是王爷带回来的贵客,在王府暂住,出入自由不受任何约束,自然他们这些下人也是无权过问对方的去处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爷妖孽:咬上娘子不松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