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最后一掌
似水流云2019-07-26 03:002,841

  裴麒萱心中一颤,绕指缠柔悄然张开,护在身前,其中一条雪白的丝线紧紧的缠绕住已经毫无力气的宇文征,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朵旋转的荼蘼。

  四周的景色猛地一变,繁盛的花海瞬间枯萎,只留下残叶断枝,视野里一片萧索,茫茫然不辨东西。

  花开来有路,迷途去无踪。

  裴麒萱心下一紧,越发的警惕起来。

  一道掌风悄然袭来,甚至分辨不清来的方向,好像是自四面八方而来,又好像是悄然出现,即便是自己的绕指缠柔,也在这里失去了目标跟方向,只能悄然护在身边。

  掌风悄然之间已经扑至面前,裴麒萱连忙带着宇文征险险躲开,刚才停留的地方被掌风哄然炸开一个大坑,沙土飞溅,然而还未站稳,第二波掌风紧随而至,因为无法分辨袭来的方向,众人之好仓皇躲避,一时间十分狼狈。

  迷无踪,无踪无影,看来只有想办法将皇甫太一找出来,才能破解这一招!

  裴麒萱招来火云,让火云看护着宇文征,自己纵身一跃,来到黄远附近,绕指缠柔瞬间张开,裴麒萱冲黄远道:“御空而行!”

  说着自己也掏出百鸟朝凤,二人御剑缓缓而起。

  玲珑锤只剩下一个却依然青光闪烁,二人勉强避让开凌厉而来的掌风,四周枯萎的花海一时间竟然变得越来越凋零,越来越昏沉,不消片刻,四周陷入一片漆黑,凌厉的掌风突然安静下来,二人凝神向四周观望,四周平静如水,丝毫没有任何的踪迹。

  裴麒萱看了眼黄远,黄远会意,玲珑锤悄然祭起,即便只剩下一个,也形成一小片迷离的烟雾,烟雾之中,二人的影子合二为一,让人难以分辨。

  不消一会儿,烟雾之中的人影微微一动,火云从迷雾之中穿越而出,那影子也紧随其后,霎那间一朵雪白的荼蘼悄然出现,守在那人影的的面前,猛地直扑过去。

  人影现,玲珑锤一收一放,便跟荼蘼碰撞在一起,空气中响起一声轻咦,皇甫太一以为出来的人会是顾萱,没想却是黄远!

  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正面的一击依旧让黄远痛苦不已,见他神识已经涣散,皇甫太一微微蹙起眉头,便将人送出了大阵之外。

  而烟雾的另一边,裴麒萱悄然出现,黄远成功将皇甫太一的位置引诱出来,她咬紧牙关,操纵全身灵气,悄然祭起一块小石子一样的东西,瞬间祭起的空中。

  霎那之间,黑暗亮如白昼,艳光四射,照的人睁不开眼。

  “是离精!”外面围观的人之中,有人低呼一声。

  半空中的人瞬间瞪大了眼睛,大家都想看看这传说中的离精的样子。

  宇文昊轻轻的拨开帽檐,苍老的眸子一脸欣喜的看着那耀眼夺目的存在,明明不过小石子一样的一颗,却丝毫不比太阳逊色!

  黄岳五尊贵宾席,顾玉翔静静的看着裴麒萱祭起离精,嘴角隐隐勾出一丝笑意。

  要来了!

  热,石林里是一片炽热,一时间犹如坠入火海。

  护着宇文征的火云满足的眯起眼睛,享受着离精炽热的温度。

  裴麒萱的脸色渐渐变的难看,本来皇甫太一的三招就已经让她精疲力竭,现在为了抵挡结丹期的皇甫太一,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灵气,感受着丹田之内不断衰竭的灵气,她只好加快进攻的速度,然而等级的限制,让她操纵离精不但十分的费劲,还十分的缓慢。

  于是犹如一个缩小版的烈日,悬挂于半空的离精,悄然扑向皇甫太一。

  迎击的荼蘼花还未接近离精,便猛然间一颤,花瓣剧烈收缩,离精的热度让它痛苦不已。

  皇甫太一脸色猛地一白,他咬了咬牙,抽身一退,迷无踪瞬间消失,露出碎石满地的石林。

  皇甫太一不好受,最不好受的还是裴麒萱,她本是极阴体质,虽同离精共提供修炼了三年,但是离精毕竟是至纯至热,想要自由的操纵,首先属xing上的限制,就让她吃不消了,但她还是咬牙坚持,成败在此一举!

  皇甫太一属xing为土,荼蘼花属xing为木,以土养木,以木生火,以火变土!

  极致之火,即便是土也会被灼烧成炎炎沙漠!

  荼蘼花瞬间枯萎,似是瞬间被抽离了所有的水分,干枯的好像一张皱巴巴的宣纸,皇甫太一皱紧眉头,只能收了荼蘼,抬眼看起,天空中离精的光芒四射,他只能移开视线,手指法诀变幻,将体内灵气凝聚到最高,只听他低喝一声,石林坑洼不平的地面猛地轰然一动,而后地面一阵剧烈的摇晃,倏地裂开一道漆黑的口子,口子一直延伸出去很远,那平常被人踩在脚下的土壤,好像被切开的豆腐,轰然抬升,带起碎石翻滚,枯木坠落!

  而阴阳眼之外,所有的人都不禁目瞪口呆,这一切,已经超越了结丹期跟筑基期的极限!

  离精现世,荼蘼三开之后,皇甫太一更是亮出了中岳的绝学。

  “一指动灵山!”人群之中,有人忍不住低呼,虽然还是最基础的一指动灵山,但依然让人惊叹不已。

  一指动灵山,乃是土属xing的经典,灵气凝聚一指之力,便能天摇地动,沧海变幻桑田!然而这门绝学,却是只有元婴期才能学的经典,但是现在明明只有结丹期顶层的皇甫太一,为什么会这个招式?

  宇文昊忍不住眯起眼睛,他忽而笑了起来。

  皇甫家不愧是能排的上前三的家族,一指动灵山竟然都能用得出来!这不是等级的问题,而是资质的问题,皇甫太一,恐怕是极致的土属xing!

  宇文昊不禁哑然失笑,本以为自己家得了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极致之火,却没想到,极致的属xing,却不止自己家一个!难道这都是天意?难道还会接连出现其它的极致属xing?

  若是如此,那么天有异术,世间必定有变数,难道修界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么?

  沉思之间,宇文昊的视线扫过顾玉翔的面容,却见这个沉稳的男子,眉眼之中却露出一丝喜色。

  宇文昊眉梢一动,立刻抬头看向天幕。

  长时间的操纵离精,还是最大限度的发挥离精的能量,这让裴麒萱吃不消,以往操纵月焚,引起翻滚,自己并不觉得特别的难受,但是现在是操纵跟属xing相反的离精,耗费精力之大,恐是月焚的数倍!

  她深吸了口气,桃花眼瞥向离精,神识已经渐渐模糊起来。

  不好……裴麒萱有些无措的看着越来越模糊的视线,恐怕混战坚持不到最后了!

  而下面,一指动灵山下,土地瞬间抬升,挡住炽热的烈阳,皇甫太一脸色隐隐泛白,显然操纵的也十分吃力,而离精微妙的异常,让他忍不住抬头瞥了眼天空,刺目的光芒中,那娇小的身影似乎离着离精越来越远。

  怎么回事?

  努力挡住耀眼的光芒,皇甫太一这才看到,原来裴麒萱已经力竭,百鸟朝凤渐渐不受控制,徐徐向下坠落,只有绕指缠柔还在坚持的绕在离精周围,似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筑基期还是有零界的,他们的障碍就是等级的限制,若是裴麒萱跟自己一样也是结丹期顶层,这一战,恐怕输的就是自己!明明不过是一个娘娘腔的小子,却硬是跟自己拼到现在!

  皇甫太一忽然有几分钦佩,但是现在是武斗会,不是结交的时机。

  想着,一朵杏子大小稍显萎靡的荼蘼悄然祭起,猛然间直追裴麒萱坠落的身子而去,皇甫太一也瞬间追过去,一掌先出,眼看就要追上那坠落的身体。

  天幕下,所有人都忍不住摒住呼吸,这一战裴麒萱带给他们的惊奇太多,甚至有人怀疑,这会不会又是故布疑阵。

  然而顾玉翔,却是紧紧的盯着皇甫太一的一掌。

  只要这一掌下去,计划便可正式开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