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半夜,阳台
漫妖娆2020-02-03 08:581,404

  米悠觉得,世界上没什么感情可以不顾一切。以至于当他陪着她跳下天桥的那一刻,她的心为之一动。爱,似乎再次触手可及。

  冰冷的河水将她淹没,米悠并不会游泳,在那胡乱地挣扎着。就在她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一双手及时抓住她。

  艰难睁开眼眸,瞧着那张熟悉的面容时,她的心脏漏跳一拍。

  米悠缓缓闭上眼睛。意识,渐渐地抽离。

  当再次睁眼,她发现自己身处在热气之中。疑惑地看向四周,这才发现,她正躺在浴缸中。“小姐,快来沐浴。”佣人的声音传来,米悠一惊。

  闹不懂情况,米悠乖巧地噢了几声,便任由着佣人在那为她搓澡。十分钟后,米悠裹着浴袍,蹑手蹑脚地探出头来。

  卧室里,南宫皓齐正顶着一头湿漉漉的短发,在那翻阅文件。注意到她的视线,侧过头来:“醒了?”

  呆呆地应了一声,米悠依旧缩在门板上。见状,南宫皓齐冲着她勾了勾小指头。咽了口唾沫,米悠这才小跑上前。

  动作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南宫皓齐平静地开口:“死亡的感觉怎样?”

  回忆起那种窒息的难受,使劲地摇晃着脑袋,米悠认真地说道:“一点都不好,痛苦。生命可贵,应该好好珍惜。”

  南宫皓齐满意地拍了下她的头:“聪明,死,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如果能,当年他早已随她而去。

  忆起落水前的一幕,米悠不由问出心中疑惑:“南宫先生,为什么你也要跳?”

  凝望着她的眼眸,南宫皓齐没有回答,只是神秘一笑。瞧着她的长发还在滴水,南宫皓齐站起身,到柜子里取出吹风机。

  米悠刚要接过,只见南宫皓齐将她按在沙发上,拿起吹风机,动作娴熟地撩起他的发,在那吹着。

  僵硬着身体,米悠有点无所适从。被他贴心地服务着,心中涌现出阵阵温暖。

  不经意地仰起头,目光与他对视。那一瞬间,绯红在她的脸颊上徘徊着。

  吹好头发,夜已经很深。由于衣服未干,米悠只好在隔壁的客房住下。有些睡不着,米悠靠在阳台上,静静地注视着皎洁的月光。

  正当她在那聚精会神地数着星星时,熟悉的音调,从身侧传来:“还没睡?”

  循着声音方向瞧去,米悠嫣然一笑:“嗯,在数星星呢,今晚的星星真多。”

  南宫皓齐单手支撑着阳台的边缘,轻松一跃,已经站在她的身边。“南宫先生,你不怕摔死吗?”米悠脱口而出地说道。

  斜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南宫皓齐神情淡然:“不怕。”

  这人胆子真大……默默地在心里嘀咕一句,米悠便岔开话题:“南宫先生,这么晚你怎么没睡?”

  “我睡眠向来很浅。”南宫皓齐淡淡地回答,“总害怕自己一熟睡,就要失去什么。”想起当年的事,他的眼里闪过伤痛。

  在米悠看来,南宫皓齐的身上,似乎有很多故事。“会失去的,可能就不是最终属于你的。”米悠微笑地回答。

  侧过头看着她,南宫皓齐沉默不语。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米悠轻咳一声:“那个……时候不早,我先去睡了。”

  转身,刚准备离开,却脚下一滑。瞪大眼睛,眼看着就要与地面亲密接触,米悠本能地想要抓住东西。

  “小心。”南宫皓齐低吼一声,两人齐齐地摔倒在地。南宫皓齐压在她的身上,他的嘴唇略过她的脸颊。

  米悠吃痛地动着小身板。低下头,面颊瞬间通红。“南……南宫……”米悠结巴地开口。

  南宫皓齐压着她,四目相对,两人的距离不过几公分。

  凝视着那双熟悉的如水双眸,南宫皓齐的心头闪过异样。缓缓地俯身,慢慢地朝着她的唇靠去……

  米悠瞪大眼睛,呼吸变得急促。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脸,米悠慢慢闭上眼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厌诈:前妻,求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厌诈:前妻,求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