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七 秦地春如画
宣大总督2019-07-26 03:102,530

  鲜血飞溅,惨叫声不断响起,头颅飞起,尸身倒地。转眼间,他们便是制造了一幕地狱一般的景象。但亲兵们也出现了伤亡,他们虽然战斗力极强,但架不住乱兵人多,而且还有人躲在后面放箭。

  很快,他们冲击的势头便是减弱了下来,到了最后,不得不停在原地,一点儿一点儿艰难的往前推进着。

  亲兵们也在不断的死伤,这些乱兵给疯了一样,吼叫着把骑兵拖下马,乱刀砍死。把裴长卿放在自己马背上的那亲兵也被人拽下去砍成了肉酱,汪东化正要把裴长卿再拉到自己马上,就在这一刻,裴长卿却是奋力的一振腰腹,整个人便从马背上滚落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一下摔得极重,他感觉自己全身骨头都散了架,浑身无一处不疼,但裴长卿却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强撑着,往前一拱一拱的挪动。地上到处都是血,都是碎肉残肢尸体,他手脚又都被捆着,因此挪动的很慢。

  但他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必须要抓住!

  “你找死!”汪东化眼中凶光大炽,就要打马过去杀了裴长卿。

  周喜也大喊道:“把这汉子救下来!”

  他不知道裴长卿是谁,但认为,既然是狗官的人要杀的,那自己就要救!

  就在汪东化挺枪朝着裴长卿后心狠狠刺下的那一瞬间,几个乱兵拽着裴长卿,把他拖到了人群之中!而汪东化瞬间就被许多乱兵围住,让他再也不能追击裴长卿。

  一直面色如常,古井不波的侯东莱看到这一幕,也是大惊失色,气急败坏的骂道:“汪东化,你这废物!”

  周喜大步走到裴长卿面前,唰刷两刀,割断了捆着他的绳子,他看清了裴长卿的面容,不由得大惊:“长卿,你不是死了吗?”

  “狗官没杀我,说是我的脑袋,其实是另外一个死囚的。”裴长卿看着周喜道。他终于脱困,心中激动,嘴皮子都有些哆嗦了。

  “那这么说,石大哥他们也都没死?”周喜大喜问道。

  “五个哥哥都死了。”裴长卿神色黯然,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杀我。”

  “这狗官!”周喜大骂一声,眼圈儿有些发红,但心中却是松了口气。若是石明不死,周喜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他心中暗暗嘟囔了一句:“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周大哥,我要去包扎一下,手快被那狗官给打断了。”

  裴长卿把手给周喜看了看,让他看到了上面那斑斑的血迹。周喜以为面前这个少年还是之前那个没本事不起眼儿的裴长卿,并没把他放在心上,摆摆手,道:“你自己去吧。”

  裴长卿点点头,弯腰捡了一把刀,而后快步离开。

  他并没有去包扎伤势,那只不过是他离开的借口而已,裴长卿要抓紧时间,趁着城内大乱的时候赶紧逃出城去。他知道,周喜他们是没可能成功的,跟他们混在一起,也是个死字,而且侯东莱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定然会严加搜查!

  逃!逃得越远越好,最好逃出甘肃镇地面!

  只不过,逃之前他还要去办一件事——他又回去了侯东莱的驻地,然后四处搜了一通,收拾了一个包裹,提在手中,快步离开。包裹里头,是接近二百两纹银和几件衣物。

  此时的西宁城中,一片混乱,乱军正和侯东莱的手下大战,而不少地痞流氓则趁机作乱,奸淫掳掠,四处放火,城中起了不少火头,许多富贵人家算是倒了霉。四座城门都被打开,不少人收拾金银细软,逃出城去,准备先去乡下暂时避难。

  裴长卿也混在这人流之中出了南门,他换了一身粗布青衫,脸上抹了灰,佝偻着腰,看起来毫不起眼。

  走出南门,裴长卿回头瞧了一眼城门上高高挂着的那六颗头颅,咬紧了牙齿。

  “侯东莱,你等着,我誓要取你性命!”

  ————

  已是万历四年,阳春三月。

  此时江南,正是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而在这陕西布政使司巩昌府地面儿上,却还是带着几分料峭的寒意。不过,草木也已经生发,枝头换上了新绿。

  伏羌通往秦州的官道上,一辆马车在不疾不徐的向前行驶着。

  这马车远比一般的马车要大得多,车厢足足有两丈多长,只怕容纳二十个人也不成问题。车夫漫不经心的赶着车,手中鞭子时不时的甩出两个响亮的鞭花,车上插着一面旗子,上书两个大字:赵记。

  其实在明朝,就已经出现了公共汽车了——就是眼前这种马车。一般由一些势力较大的大车店组织,专门跑某几条线路,当然,一般来说,目的地和出发地之间都要有这家大车店的分号才行。用的就是这种大型马车,足可以容纳二十人,若是心黑一点儿,塞下四十个人也不在话下。一趟下来,所获不菲,比拉货还要赚的多一些。

  这辆马车,便隶属于赵记,是秦州数得着的大车店。

  此时巩昌府地近西北,还没怎么开发,官道两侧都是密密的林子和灌木,在一丛灌木后面,一个人趴在那里,眼睛死死的盯着这辆大车。

  此人身材高大,满脸络腮胡子,肤色黝黑,一脸的沧桑,瞧着至少也三十来岁了。谁又能把他和几个月前西宁城中那个俊秀少年联系在一起?

  他正是裴长卿。

  去年冬天逃出西宁城之后,他一路跋山涉水,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终于走出了甘肃镇境内,又过了临洮府,来到巩昌府境内。

  这几个月,裴长卿日子过的很不好。

  因为他没有路引。

  明朝的路引就相当于后世的介绍信,根据官府的规定,但凡有百姓离乡超过百里,则有官府发给路引。在外地,路引就相当于身份证加户口本……

  城门要查路引,住店要看路引,所以裴长卿根本不敢进入城池,这几个月,一直在荒郊野外晃荡。甚至他连大路都不敢走,因为在许多路口,都设有收税的卡子,那里也要查看路引。进不了城镇,而明朝保甲制度下的村子又都是对外来人有着极强的戒备心理,有的甚至一见是生面孔,直接就报官抓人。

  所以裴长卿连村子也不敢进,从西宁城中带出来的钱财都没怎么花出去,有钱都没处花去。这几个月就一直在野外摸鱼捉虾,捕点儿小兽吃,虽说没饿死,但也过得苦不堪言。

  他躲在这里,是要打劫!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打劫了,过去几个月,裴长卿打劫了五次,杀了八个人,所有见过他面的都被他给杀了,没留一个活口。裴长卿不敢冒险,他很清楚,一旦有人活着从自己这里离开,只怕用不了多久,官府的捕快就会到来。他怕的不是官府的捕快,而是泄露行踪之后,侯东莱派来的人。

  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在第二次兵变中,侯东莱被城外赶来的番部酋长率领的骑兵救了下来,而后调来大军围剿乱军,西宁城中被杀了个血流成河,乱兵被斩杀的有数百,投降之后被斩首的,更是超过一千。

继续阅读:零零八 明朝的公共汽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