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美人出浴
北夜2019-07-26 03:172,226

  小媛说道这里,也是一脸的愤愤,咬着牙,含着泪地继续说道:“这毒药起初是会令人灵力消弱,然后身体也跟着腐败,最后就会很难看的死去……夫人,夫人她太可怜了……呜呜呜……可是奴婢们无能,根本救不了夫人!”

  “哭什么哭!”凤凌月忽地开口教训。

  小媛吓得一怔,硬生生忍住了抽泣,泪眼看着凤凌月。一脸不解……

  “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们要做的,是先给娘亲解毒,然后让那些人一一尝到恶果。”凤凌月脱口而出,眼中满是坚毅的冰冷。

  “对对,大小姐说的是!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才是……”小媛赞同地点头,她看凤凌月的眸光就像是在看着夜里的孔明灯,仰望到了天上……

  有了计划,凤凌月便低头在原地来回踱步,深思着该如何去实行,却被小媛夺命连环催地劝:“大小姐,先沐浴更衣再去吧……你这样出去,还会被那些小姐笑话的。”

  听见小媛的话,凤凌月无奈,只能让小媛先出去,自己面对着浴桶,抬手凝聚着武灵之力,化为热能,将冷了的泡澡水加热。直到看见浴桶中“咕噜咕噜”滚烫起来的水泡,凤凌月才满意地收手。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看到热水,凤凌月忍不住吐槽,“这一招还是前身凤凌月生前乱七八糟的记忆中难得能派上用场的一招,想想也是醉了!”

  凤凌月进入浴桶开始沐浴,此刻房间里水雾缭绕,晚风轻轻吹动,红烛轻摇,整个房间中都充斥着昏黄的烛光,依稀照亮浴帘后的倩影……

  在半人高的水桶之中,凤凌月微微抬手,从修长没有一丝赘肉的藕臂上摘下一片殷红的桃花瓣。纤细的食指和中指轻轻捏住花瓣,将花瓣直接含入口中,这样便可以由里到外都香气袭人……

  “嘶……”

  抬手搓胳膊的时候,不小心触及自己胳膊上的鞭伤,登时疼得凤凌月倒吸一口凉气。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痕,她如远画般的长眉紧紧一蹙,眼中闪过一抹深邃的寒光。

  这具身子不看不知道,一看当真是吓了一跳。

  除了这张脸,在胳膊上、背脊上、大腿上都满是伤痕,有的还是新伤压旧伤。伤疤丑陋狰狞,在白皙粉嫩的身子上留下了一道道横七竖八的或深或浅的粉色疤痕。

  “还好不是疤痕体质,还有救……”稍稍调整了呼吸,凤凌月压下胸中的怒气,继续仔细地擦拭起身子来。

  一串串调皮的水珠从凤凌月顺滑的背脊上滚落,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小媛在房门口已经等得瞌睡,抱着木桶,缩在墙角都睡了过去……

  “哒、哒、哒……”轻微的踏步声音,根本惊不醒小媛。

  而发出声响的血澈已经站到了小媛的跟前,他弓着身子上下查探了一番,才用心音传给主上道:“主上,已经找到了凤凌月的闺房,要不要现在进去找轩辕剑鉴?”

  “本王亲自来。”南宫弑炎传给血澈的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站到了凤凌月的屋顶。

  等到南宫弑炎撩开衣袍下摆,蹲下身子,伸手揭开屋顶的瓦砾朝着里面望去的时候,看见的正好是昏黄的烛光笼罩下,水雾飘渺之间有位伊人正在沐浴。

  南宫弑炎原本严肃的黑眸,陡然窜过一抹慌乱,心跳突然莫名的加速起来。才看了一眼,南宫弑炎便垂下了眼帘,俊美邪气的脸庞上立刻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咳咳咳,虽然南宫弑炎平生见过的美人无数,可是每一个都是莺莺燕燕,跟娇花一般娇弱,从未见过凤凌月这般自强狠辣长得又绝美的女子。

  “主上,可看见轩辕剑鉴了吗?”血澈站在屋前,用心音问道。

  “少废话!好好给本王守着。”南宫弑炎的心音声音几乎是疾声怒喝,顿时让血澈噤声,老老实实呆在屋前,与瞌睡中的小媛为伍。

  南宫弑炎言罢,忽地感觉到之前看到一眼有哪里与众不同,不由地眉锋微微皱起,复又回头继续朝着屋子中看去……

  这一眼才发现,露在水桶上面的半边身子上满是鞭伤。看着那纵横交错的伤痕看得南宫弑炎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漆黑明亮的眼眸一眯,心疼之感难以言喻。

  下一刻,准备离开的南宫弑炎眼睛一亮,猛地又发现在凤凌月背脊上浅淡的旧伤疤很像是轩辕剑鉴!

  “哈欠……”

  洗澡洗到睡着了的凤凌月忽地直起身子,狠狠地打了个喷嚏。之后,她美眸中的黑眸一转,陡然闪过一道寒芒,当即厉声喝问道:“何人偷看!”

  听到凤凌月的一声厉喝,纵使见过狂风血雨的南宫弑炎都经不住心跳漏了半拍。

  “该死,这个女人还真是有叫人方寸大乱的魔力……”南宫弑炎低声呢喃了一句,匆匆从怀中抽出一枚黑底金边的半面面具给自己戴上。

  眼下还不宜跟这只小野猫照面……

  “啪……”

  “哗啦啦……”

  面具才将将戴上,南宫弑炎耳边便听见了一声巨大的屋顶碎裂声音,原本就不太牢固的屋顶,几乎整个都被凤凌月掀翻了……

  巨大地声响,令血澈惊觉,讶异地连退十多步。他站到了屋子前,小院地空地处,正看见一道清丽的倩影从炸开的屋顶飞身出来。不由地摇头喟叹了一句:“我就说这是罗刹女嘛,不是拆人就是拆屋……主上真是重口味啊重口味!”

  南宫弑炎就在瓦砾飞溅的时候,旋身回到了地面上,对着血澈忍不住冷斥了一句:“闭嘴,王妃也是你能谈论的……”

  “啊……大小姐,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南宫弑炎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小媛惊醒之后发出尖叫的声音。

  南宫弑炎便抬眸再去看凤凌月,便被凤凌月吸引了十成十的目光。

  只见凤凌月长及腰间的三千青丝,松散地垂在背脊上,身上只是打横裹着一件如火般夺目的锦云红袍。修长白皙的脖颈连着大片酥胸,性感的蝴蝶锁骨,仿佛都能锁住人的视线,完全抵挡不住这无声的诱惑。

继续阅读:第16章 王VS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的第一狂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