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罪魁祸首凤凌雪!
北夜2020-07-29 16:332,154

  见小媛脸色惨白的样子,凤凌月难得耐心地教导了一句:“做事,要么不做,做了就要斩草除根!这些人若是不除,日后也只会是自己的后顾之忧,徒增烦扰。更何况今日他们胆敢对本小姐做出这样的事儿来,来日杀人灭口什么做不出来!”

  小媛闻言,似懂非懂的点头,现如今,她对凤凌月早就是五体投地。

  凤凌月说一,她不敢说二,当即唯命是从地点头,尾随着凤凌月继续往府里走……

  而在凤府之后的大榕树下,两道无声的修长身影,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侍卫看着凤府门前的满地尸体,再看看那决然没有一丝恐惧的凤凌月,即使他是有海国第一杀手之称的血澈,也禁不住的目露惊恐。

  “她简直就是勾魂使者!太可怕了……”血澈低声呢喃着。

  在血澈身旁的南宫弑炎却挑着眉,邪肆一笑,兀自低语道:“这个女人,本王要定了!”

  血澈听见南宫弑炎的话,登时脚下一个踉跄,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嘴角抽搐地劝说道:“主上,主上还请三思啊……要是把这个罗刹女娶回去,整个大海之国都要被她血洗了不可!”

  “呵呵……本王自然不会让他血洗自己的国家,要洗也是洗……”南宫弑炎言尽于此。

  阴森地眸子徐徐转到血澈的脸上。警告一般地低沉说道:“你真是越来越多嘴了!还不快跟着,她身上必然有轩辕剑鉴的秘密!”

  “是、是……”血澈连忙低头遵命。

  身子一跃,便像是黑色的轻羽,飘然越过了凤府的高墙。但血澈正准备往下跳的时候,就像是碰到了什么屏障。整个身子都被弹了回去。险险站住身子,他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眉宇紧锁起来。

  “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好厉害的结界!”血澈低语了一句,随后便敛下眉眼,凝神聚气于双掌之间。

  等到再抬手,两手之间已经划出两道天蓝色的灵力,那灵力仿若两团幽冥之火,生生从凤府的结界上撕开了一道口子。趁着撕裂空间的瞬息之间,血澈这才纵身跃进了凤府。

  四大家族的凤府、轩辕皇室、欧阳家以及白家,在自己的府邸周围都会设立护府结界。只有凤府中人才可以自由出入,其他访客或者不速之客,要么等主人授予通行印记,要么就自己想办法进。

  南宫弑炎与血澈不同,他只是看了一眼凤府的大门,便了然了凤府的结界。

  “不过是七重的护龙阵,连七级武者就可以随意进出,凤家家主一走,凤府当真是人才凋零,一日不如一日了。”

  不过,眼下的凤府倒是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有趣得很!

  南宫弑炎性感的薄唇伴随那诡异而妖娆的弧度轻轻挑起,双手轻抬于腰际,凝气闭眼之间,整个人便轻松消失在了原地。

  “咚……”一声沉闷的声响。

  血澈被后面进来的南宫弑炎狠狠撞开,人直接栽倒在了面前的花圃中,弄了个狗啃泥……

  “怎么回事?还不进去?”南宫弑炎眉锋微微皱起,眼神犀利地盯着血澈。

  血澈一咕噜利索地爬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讪笑着对南宫弑炎说道:“主上,不用进去了!这里就可以看……”

  言罢,血澈急匆匆走到了南宫弑炎的身后,抬手指着凤府大院的中央,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这个罗刹女回府可谓是命途多舛,还没有进院子,就又被拦住了,您看!”

  闻言,南宫弑炎深沉的眼眸微微一亮,透过掩藏身形的大树像凤府大院望去……

  在百尺长宽,满布盆栽、假山、流水潺潺的大院里。入府的正门被一行人拦了个严严实实。

  与那行气势汹汹的人对峙中的,依旧是凛然站着的凤凌月。她身后的小媛已经是一脸苍白,哆哆嗦嗦地挨着凤凌月的背脊站着。显然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

  骤风拂动着凤凌月额前的碎发,几缕青丝张狂地在额前狂舞,连带着被鞭子抽碎的衣摆也随风鼓动,让人分不清是灵力在汹涌澎湃,还是飓风在肆虐……

  看着眼前的女子,凤凌月一见便能感觉到心脏猛地收缩,那是与生俱来的恐惧,也是生死不灭的愤恨。

  这个人就是终日欺凌于她,最后还将她骗卖至仙倾楼的罪魁祸首——凤凌雪!

  她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外面披着一袭红妆妖艳的长袍,里面穿着青色的低胸紧身武袍。腰间系着一道镶嵌着蓝宝石的金丝腰带,毫不保留的把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展现出来。

  要说她灵力有多高强也不见得,胸大无脑倒是颇为可信。

  因为凤凌月从她眼下的气息来看,还不如花嬷嬷身上的灵力浑厚,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势利眼。

  而凤凌雪身后,站着八个丈高壮汉,他们横开一排,每一个都身材魁梧,身穿金色铠甲,头戴金角锥形战帽,手拿千斤长枪,威风凛凛!

  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不用看也知道,至少是五级武灵的实力,可见这个凤凌雪是拿出了自己的走狗精英,准备给她一个教训。

  可惜梦终究是梦,如今站在她面前的是可是她杀手之王“血凤”,若是让这么一群废物欺辱了,她还不如找根绳子吊死呢!

  在凤凌月打量凤凌雪的时候,凤凌雪也在上下打量着凤凌月。

  从最初鄙夷的目光之后,渐渐萦绕上了一丝疑惑……

  这个凤凌月虽然模样未变,气质却完全不同了,那如明月的眼眸正直直紧盯着自己,那森冷的眸光如鹰一般锐利,对自己竟然全无惧意!

  而且眼下的凤凌月看起来更加凌厉骇人,一夕之间的变化,着实令人费解。要不是往日里对这个凤凌月欺凌得熟门熟路,还当真要被她眼前的气势震慑住了。

  “小贱人,你不是已经做了仙倾楼的头牌了吗?怎么还有脸回来,看你衣衫不整的样子,哈哈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的第一狂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的第一狂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