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妮子,存心的吧?
洛心辰2019-07-26 03:222,207

  一句话,把顾斜阳逗的小脸更红了。

  夏清璃笑道:“子洋跟你说过了吧,咱去23层吃韩国料理,子洋说,你最爱吃那个了。”

  小小的金属门合上的一瞬间,顾斜阳的大脑还有一瞬没反应过来。

  满脑子都在不断回荡着那句:“子洋说,你最爱吃那个了。”

  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转瞬,23层到了,电梯门打开了。

  入目的,就是倪子洋一身正装,大大方方地守在电梯门口,过路的人,还以为是他要乘坐电梯呢。

  顾斜阳一愣,显然没有料到他会提前站在这里等着她们。

  而夏清璃却是没有丝毫意外般,拉着顾斜阳就出去了。

  倪子洋礼貌地退后了几步,幽深的眸落在了顾斜阳手腕的镯子上,会心地笑了笑。

  他伸出双臂,一手从妈妈手里牵过了顾斜阳的手,一手直接揽在了妈妈的肩上,而他就好像是座输送友谊的桥梁,稳稳地走在她们中间。

  从电梯口到餐厅的一路,顾斜阳都半垂着脑袋没说话。

  她能感觉到倪子洋的手掌很厚,很温暖。

  他的力道刚刚好,不至于太用力握疼了她,却也让她挣脱不得。

  进了餐厅,三人在包房里落座。

  墙壁上贴满了精致的银纹钩花壁纸,餐桌上的吊顶兰花灯笼罩出这一片澄澈淡雅的天地。淡淡的栀子花香弥漫在房间里,餐桌上差了一束满天星,服务员随后呈上茶杯跟茶壶,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清新的茉莉花茶。

  空气里,满是舒缓温馨的钢琴曲,分贝不是很高,声音轻轻浅浅的,宛若山涧随意流过的小溪,容易被人忽略,却又可以在大家都沉默的时候,减少几分拘谨与促狭。

  在这样一片小天地里,倪子洋不动声色地发现,这丫头不光眼眸亮了,就连紧抿的唇瓣也渐渐舒展开来。

  夏清璃笑着道:“你们先点菜,我去下洗手间。”

  前脚刚走,她就给儿子发了条短信:“斜阳有些紧张,你逗逗她。”

  逗逗她?

  倪子洋好笑地看着手机屏,然后不动声色地将手机装进了裤兜里。

  眼前的餐桌是个四方桌,倪子洋跟顾斜阳坐在同一边,同一个长沙发上,而他们对面就是夏清璃的位置。

  倪子洋含笑抓过顾斜阳的手,看着她的镯子:“很漂亮。”

  下一秒,顾斜阳当即抽回自己的小手,一扫之前的紧张感,口吻有些急,也有些埋怨:“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实习的?还让你妈妈过来干嘛?”

  倪子洋微微眯起眼眸,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炸了毛的小母狮子,倾国倾城地勾了勾唇:“把工作辞了吧,在旅行社做文秘,不如来我这里,我刚好差一个秘书。”

  她蹙了蹙眉,看着他妖孽般的脸庞,一时分辨不出他话里的真假。可是,一码事归一码事:“你怎么知道我在旅行社工作的?”

  “就你现在的薪水,我给你双倍,不然,三倍也行。”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是鸡同鸭讲。

  顾斜阳挑了挑眉,不再说什么,垂眸的一刻,她瞥见手腕上的镯子,当即道:“对了,这个太贵重了,你帮我还给阿姨吧!”

  “是咱妈!不是谁的阿姨。”他一本正经地纠正。

  “我想还给阿姨,可是阿姨不肯,所以我给你,你再给她吧!”她仿佛没有听见他说什么,两人又回到了鸡同鸭讲的状态。

  而倪子洋对于眼前的状况有些无奈:“是咱妈!斜阳,你说错了。”

  重申之后,为了让她长点记性,倪子洋捏过她的下巴,毫不顾忌地在她唇上小啄了一口,无视她错愕无措的眼眸,心情颇好地教导着:“来,跟我说一遍,是——咱妈!”

  顾斜阳咽了咽口水,拧着眉,红唇微启了好一会儿,却惊觉这两个字如鲠在喉,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她的小脸酡红可爱,更衬的肌肤水嫩嫩的,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闪动着促狭与羞怯的光,倪子洋静静看着,只觉得赏心悦目,看不够。

  见她这么为难,倪子洋也不忍心逼她。

  叹了口气,他道:“既然这两个字这么难说,那就说一个字好了。乖,斜阳,说,妈!”

  他非常耐心地纠正,自他上任总裁以来,还未曾如此耐心给过谁这样的机会:“乖,一个字就好,妈!”

  而顾斜阳嘴角一抽,抬手打掉了他捏着她下巴的大手,轻哼一句:“别逗了!人家还以为我在占你便宜!”

  倪子洋耐心温煦的样子顷刻间扭转为冷艳高贵!

  这妮子,是存心的吧?

  端起桌上的茉莉花茶喝了一口,他面无表情道:“镯子你戴着吧,要是摘下来,只怕不吉利。”

  “什么意思?”她摘镯子的动作忽然顿住。

  他懒懒道:“这镯子是我家传的,我奶奶临终之前,拿着这镯子对我妈说,一定要传给我的妻子,否则她死不瞑目。”

  顾斜阳一愣,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他又道:“我妈一直担心我的终身大事,之前拿着这个镯子专门请了个高僧开光,将美好的祝愿都寄托在这个镯子上了。据说,这镯子现在还有辟邪挡煞的功效,因为是开过光的,那位高僧还特别交代过,被它的下一个主人戴上之后,就千万不要摘下来了,不然,就是对佛祖不敬,会有恶报的。”

  顾斜阳深吸了两口气:“你唬我的吧?”

  闻言,倪子洋侧眸,面无表情地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你不信也没关系,尽管摘吧!”

  顾斜阳凝眉,似在犹豫。

  倪子洋又道:“我堂堂一个MBA高材生,倪氏总裁,还不至于无聊到领着一个小妹妹说这种笑话。”

  言外之意,他没撒谎,甚至,对顾斜阳的不信任感到不悦。

  听出他话外的意思,顾斜阳沉吟了片刻,点点头:“也是。”

  倪子洋是什么身份?说这种谎话来骗她戴一个镯子,还不至于!

  见她乖乖坐好,绝口不提要还镯子的事情,倪子洋幽深的瞳孔中隐匿掉一丝得逞的精光,须臾,服务员便将食物呈了上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闪婚惊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闪婚惊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