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没看见我被你女人缠住啦
晓黄蚊2018-03-27 12:222,377

  在这个消息封闭的镇子上,谢恒的名字是人人知晓的。

  不但是因为谢家的厂子是整个镇上最大的经济来源,还因为他好色的光荣事事迹更是人尽皆知。

  谁人不知,谢恒16岁就搞大了临镇女人的肚子。事后也不知道谢家用了什么手段,反正那个女人是没有闹过。

  苗蕊盯着谢恒,灵动的眸子满是疑惑和打量。她心想,我跟你很熟吗?

  可她的目光又向谢恒右边轻瞥了一眼,打消了她的念头,而是微微一笑,“谢恒,你没看见我被你的女人纠缠住了吗?”

  此刻,谢恒真想撕了她嘴,他哪只眼睛看见茉莉是他的女人了?

  “苗小蕊,你大爷的,敢埋汰老子?”

  他这一说,苗蕊“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瞧瞧,整个镇子估计都再也找不到嘴巴这么毒的人了。

  茉莉待不住了,漂亮的小脸红一阵白一阵。

  这慈悲镇除了苗蕊外,她自认为没有人再能和她媲美,家庭条件在镇上也能算上数一数二的。可今天居然被喜欢的人当着这多人面羞辱,心里一委屈,噼里啪啦掉下了金豆子。

  “谢恒,你怎么能这说我。”茉莉哽咽的说着。

  谢恒虽然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但男人的惯病他也沾点,一见女人哭心里也跟着毛了。

  茉莉见势继续说道,“谢恒,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早就认定了你。你喜欢谁我没权干涉,但你要娶的只能是我。”

  说完就梨花带雨的扭头跑了,留下目瞪口呆的谢恒,一脸淡然的苗蕊。

  谢恒回到家已经很晚,崔婉儒早就准备好一桌子饭菜,只等着这爷俩回来,这见谢恒前脚刚进门,就开始张罗起来。

  宽敞的客厅明亮整齐却又不失温馨,碎花的布艺沙发同餐厅的装修风格相呼应,从这些装修布置上也很容易看出,这个家的女主人一定是个优雅温柔被丈夫呵护的幸福女人。

  “恒儿,这是你最喜欢的鲈鱼,你多吃点。”崔婉儒加起一快鲜嫩的鱼肉放到了谢恒的碟子里,甜美的笑容衬托着皮肤如水般的娇嫩,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已经四十岁女人。

  谢恒吃着盘子里的鱼肉说了声好吃。

  谢渊倒是一直表情严肃,他平时也就是一幅不苟言笑的模样,所以也没什么好奇的。

  只是当他面对崔婉儒的时候,从骨子里流淌出来温柔又是任何人都瞧得见得。

  所谓侠骨柔情也不过如此吧。

  “婉儒,你不用管他。来,吃这脆藕,我记得你年轻的时候就喜欢这口。”谢渊把脆藕盘子端到崔婉儒面前,又亲手给她夹到碟子里。

  如此,这便是一个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

  可这样的画面每每给谢恒的感觉,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般让他恶心。

  “我吃饱了,妈,你慢慢吃。”谢恒放下碗筷,头也不回的离开餐桌。

  谢渊脸色微变,头也没抬得冷说了句,“今天茉莉是哭着回的家,你有没有想要解释的。”

  谢恒停下了脚步,“一、我没打她,二、我没骂她,你想要我解释什么?”

  “谢恒,不管你以前怎么想的?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我帮你和茉莉订了亲。她将来就是你媳妇,其余乱七八糟的女人你最好想都不要想。”谢渊厉声说道。

  谢恒冷笑了一下,“我的事儿还轮不到你做主,你先管好你自己吧。”随后就是“哐”的一声关门声。

  谢恒躺在床上,脑袋枕着结实的手臂仰着头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他想起茉莉对自己说的话,丫的,这可是赤裸裸的表白呀。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有女人对他这样,更别说还是她哭得梨花带雨模样说的。

  要是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骗傻子,先别管喜不喜欢人家,但凡是个男人就没有面对女人表白无动于衷的。这和别的无关,纯粹是男人天生的虚荣心在作怪,这点谢恒心里清楚不过。

  可这想着想着,茉莉的脸怎么就变了模样?怎么就变成了苗蕊?

  谢恒幻想着苗蕊梨花带雨的对自己表白,居然美得笑出了声。他心想,苗蕊就他!娘的是个小妖精。

  想着想着他又摇了摇头,赶紧否定自己的幻想。苗蕊是谁,那可是一头冷血的狼,怎么可能像茉莉一样哭得楚楚动人惹人怜。

  这一晚,谢恒睡得美滋滋。

  一早起来,精神抖擞面如桃花。他扯开被子坐起来,一低头看见自己的内裤上有一片未干的痕迹。

  他笑着咒骂一句,“苗小蕊,都是你这娘们干的好事。”

  隔日,镇上就有了新的话题。

  俗话说,三人便能成虎,更别说那天围观的群众甚多。所以此时此刻苗蕊再次成了热门人物,走在校园里更是回头率百分百。

  从最开始人人称赞的女神,到人人同情的破鞋,而现在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

  所以说时间在变,事件在变,你永远也猜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相反,茉莉的命运因为苗蕊的倒霉反而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慈悲镇的女神是谁?茉莉。慈悲镇谁家的姑娘最善良?茉莉。慈悲镇的所有小伙晚上盖着被子撸的意银对象是谁?茉莉。

  谢家大少的未来媳妇是谁?茉莉呀……

  “恒子你没问题吧,这大白天把我俩叫出来就为了陪你大眼瞪小眼呀?你知不知道我这快天亮才睡,丫的,困得跟狗似得。”福子点了根烟,以免自己真一不小心睡着了。

  崔丰墨扶了扶眼镜,瞪了福子一眼,“吃还堵不上你的嘴,没见着谢恒烦着吗?”

  福子“切”了一句,抓起面前的鸡腿大口咬了起来。崔丰墨也不再搭理他,看向谢恒,“谢恒,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怪姨夫擅自做主。可他始终都是你爸,无论做什么也都是为了你好……”

  “得得得,你快给我打住,就他那人面兽心的德行你也敢说是为我好,要是在说他的好话别怪我跟你翻脸。”谢恒端起面前满满的酒一饮而尽。

  “行行,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崔丰墨也不愿伤了兄弟感情,毕竟姨夫再亲也来不及兄弟重要。

  紧接着他又问道,“茉莉那边你打算怎么解决,茉守成可是逢人就讲和你家攀上了亲家。”

  “是呗,茉莉要嫁给你的事估计临镇的人都知道了。你说这老头子也真是有意思,准女婿还没点头答应呢,他出去瞎嚷嚷不明摆着要坐实这事吗?”福子一边不舍的拿着肥嫩的鸡腿,一边吐沫星子满天飞的夸夸其谈。

  谢恒和崔子墨都直直的盯着他,这小子今儿个居然带着脑壳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总裁之枭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总裁之枭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