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这辈子都毁了
晓黄蚊2016-07-26 13:182,271

  无论生活怎么变着花样的折磨你,你依然要继续下去。

  就像苗蕊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摊上这样一个母亲她依然不会抱怨,反而更加努力,更加珍惜活下去的机会。

  因为她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早已经腐败不朽、毫无慈悲的慈悲镇。

  苗蕊拿起钥匙把门打开,同时,迎来的还有如期的一巴掌。那响声透过黑夜在空旷的屋子里作响,只是这寂静没有停留几秒,从天而降的咒骂便开始了。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别的没学会,勾引男人的这一套本事倒是学的炉火纯青。”

  屋子里的灯没有开,可苗蕊依然能看清楚李玉珍那双如刀刃般的眼睛。

  她心底冷笑,谁说她们母女关系不好了?

  倘若不好,她怎么不用猜就知道等待的会是什么?倘若不好,李玉珍怎么不用多问,光是接到警察的一个电话就能猜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苗蕊绕过李玉珍,直接走向厨房把灯打开,看了看厨具的样子和她走时的摆放无异。于是又翻了翻家里可用的食材,冷声说,“家里只有芹菜了,你就凑合吃吧。”

  李玉珍的嘴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什么见戋人、臊!货的字眼都拜访了遍。

  可能是说累了,饿的真没有力气了她才消停,慢慢移到餐桌前怒视着苗蕊不在作声。

  母女俩各怀心思的吃着饭,就当苗蕊放下碗筷起身时李玉珍又开口,“今天是谢恒救了你?”

  “恩。”苗蕊把碗从新放回了餐桌,“你想说什么?”

  她太了解李玉珍,如果不是有事儿她是不会关心谁救了自己的。

  果然,李玉珍继续说,“女人早晚都是要找男人的,你跟谢恒他自然是不会亏待你。”

  “是,他也不会亏待你这个丈母娘。”苗蕊表情平淡陈述这件事情最终的利弊。

  紧接着她又弯起嘴角甜甜的笑道,“可是母亲大人你这注意怕是要落空了,谢恒根本就看不上我。”

  “呵,苗蕊,你不用诓骗我。那小子时不时就来楼下晃悠,虽然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可他们谢家住在镇西头,就算是办事也不可能来这穷的滴血的镇东边。”李玉珍这话倒是不是瞎说,她闲着无聊趴阳台的时候就总能看见谢恒从楼下不经意的路过,起初她也没想那么多,但看的多了她也就明白了,想必谢家这独子也被苗蕊这狐狸精迷住了。

  李玉珍终于把注意打到自己身上了,她苦笑。而谢恒对自己的心思她又怎么能看不出来,可那又能怎么样?

  凭什么女人的一生都要依托着男人过活?

  难道她也要像胖婶那样一辈子只会洗衣做饭收拾家务?像临街张阿姨那样一辈子都在生孩子,直到生出男孩为止?或像16岁就嫁人生了两个孩子的小红,每天被喝醉酒的丈夫打的皮开肉绽?还是……像李玉珍这样靠着出卖肉体苟且过活?

  此刻的苗蕊真想露出锋利的獠牙一口撕破这看上去安静祥和一片假象的慈悲镇,拽出早已腐烂腥臭的内脏让所有人都看清楚。

  不过最终她还是放弃了,只是稍微像是一个叛逆少女对母亲的口吻说,“我不会跟谢恒,你要是喜欢就自己跟他得了,只要他不介意。”

  苗蕊站起来转身要走,根本不给李玉珍再讽刺的机会。只是心中的躁动还是无法压制,随口又补了一句,“哦,对了。要是谢恒看不上你,你也可以把目标放在他老子身上,毕竟年龄摆在这呢。”

  这时的夜已经更深了,门外李玉珍“哐哐”的敲门声和咒骂声她也都听而不闻,只想赶紧睡觉结束这疲惫的一天。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一晃半个月就这么从指尖溜走。

  镇子同原来的一样,男人们白天几乎都在谢家的厂子做工,晚上就是喝酒耍酒疯,女人也依然坐在巷子里的树荫下打麻将,偶尔起了争端相互撕扯几下。

  苗蕊的生活也还是学校,菜市场,家的三点一线。

  关于半个月前的强jian监案,也有了最终结果。警察们像是也知道他们时间的拖延,差点害了一个清白的姑娘,所以结案过程还是非常迅速,同时也向苗蕊保证这件事情不会向外透露。

  “哎,蕊蕊,放学一起吧。我妈做了醉酒鸭,命令我晚上一定要把你叫来。”苏暖背上书包挎着苗蕊的手臂说着。

  苗蕊灿烂的笑着,明媚的如同那三月里盛开的桃花,粉嫩娇柔,骨子里就带着一股生机勃勃。“不了,回家还要给我妈做饭呢,帮我谢谢李婶。”

  苏暖一脸坏笑,像是早就猜到她会这样说一样,“还是我妈智慧,有一手准备,要不然还真难请你这尊大佛呢。”

  接着又说,“哎呀,放心啦,李阿姨的那份都准备出来,你回家的时候一并拿去就行。”

  “苏暖,不行,哎,哎,你别拽我呀,行行,我去还不成吗?”不等苗蕊多做思考,苏暖就拽着她狂奔了起来。

  苗蕊生来样样优秀,唯独这运动不行,跑起来最是有气无力。被苏暖这么拽着狂奔,还哪有拒绝的机会。

  “对了,你们听说了吗?就在半个月前苗蕊被一个外镇的男人强jian监了,就是李玉珍在街上跟他拉扯,不愿意给钱的那个男人。”几个女人围在一起打麻将。

  另一个女人回应道,“你可别乱说,苗蕊可是咱慈悲镇最有出息的姑娘,那是要到外面去的,这话可不能乱讲哒。”

  “七婶子,还真不是王家媳妇乱说。我有个远亲就在局子里上班,那他说的话还能有假?”一个女人一边马牌一边说。

  “那这要是真事,可真是可惜了苗蕊这姑娘了。哎,真是造孽呀,要不是李玉珍行为不检做着那档子买卖,也不能引火身上还殃及了姑娘。”

  “就是就是……啊,那个蕊蕊这么早就放学了呀。”被唤作七婶子的女人惋惜了一半,苗蕊那纤细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七婶子也不知道苗蕊究竟听见了多少,这话茬也不知道该怎么搭,顿时几个人都跟着尴尬起来。

  苗蕊依然淡定着神色,只是嘴角的笑意略带冰霜,“我不知道这些话是怎么传出来的,也不想去追究,只不过事实不是你们说的那样,我并没有被强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总裁之枭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道总裁之枭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