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他打人了
豆包姑2016-07-19 17:012,219

  他怎么在这?英雄救美吗?秦照琰是不是英雄她有待考证,不过,她的确是个美人。

  叶沉鱼自恋的想,眼角又一疼,她只好呲牙咧嘴的垂下眼帘。

  秦照琰周身气压低沉,他盯着被徐承泽护住的女人,眼神冷冽,眼底透着冷冷的光芒。

  忽然出现的秦照琰震惊了在场的人,高敏敏呆了呆,她曾经有幸隔着远远的人海见过秦照琰,现在这么近距离观看,自大学那次情伤之后,再未跳跃的心脏又突然“砰砰”直跳。

  秦照琰身上有种清冷如月的气质,精致剪裁的西装衬托的他不仅风流倜傥,还十分优雅高贵。耀眼精致的脸庞隐着冷然的寒气,突显的秦照琰又有另一种愈发凌厉的气场。

  徐承泽眼底一沉,脸色瞬间难看,即使他和叶沉鱼已经分了手,仍是见不得叶沉鱼被别的男人拉着小手。

  正当徐承泽正在气头上时,秦照琰却突然松开了叶沉鱼柔软的小手。徐承泽眼里一喜,烦躁的心舒坦了许多。

  谁知他并没有舒坦多久,秦照琰忽然向前走了一步,站在了他面前,秦照琰明显比徐承泽高了几公分,稍稍有点居高临下的看着徐承泽。

  徐承泽被秦照琰的举动惊住,他望着那双阴沉的双眸,一时心里竟然微微的有些害怕。

  “啪”一声清脆力道又极其重的耳光突兀的响起,肖婉立即尖叫了一声,整个人往后仰了仰,幸有徐承泽半搂着她的腰,否则她真的会因突如其来的力道冲击而趴到在地。

  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秦照琰。

  发生了什么事啊?

  秦照琰竟然出手打了肖婉?

  所有人怔愣在原地,半天都没有回过劲来,整个饭庄外厅安静的可怕,只有肖婉时不时发出疼痛而抽噎的声响。

  叶沉鱼方才因眼角划伤一直微闭垂着眼帘,被肖婉的尖叫声吓得下意识睁开眼睛。

  秦照琰他是打人了吗?她睁开眼睛所看到最后一秒只是秦照琰垂着的手动了动。

  “你!”徐承泽终于回过神,盯着秦照琰只单单发出一个单音!

  肖婉被打的有点发懵,一时半会只在旁边抽泣。

  “你们,再有一次欺负叶沉鱼,我会让你和你在南市混不下去!”

  语速不快不慢,语调却异常冷冽而寒气逼人。

  秦照琰说完便没再理会俩个还处在惊愕中的男女,脸色阴寒的转过身,走到叶沉鱼面前,却又突然换了温情的面色,一把抓起叶沉鱼的胳膊,径直的带着往饭庄内厅走去。

  留下的众人只在错愕中看着扬长而去的俊男美女的身影!

  叶沉鱼一路被秦照琰拽着进了饭庄最正中内厅的房间,直到她被秦照琰按在了沙发上,她才回神,迷糊的嘟囔一句。

  “秦照琰,你打人了!”

  正转身去拿医药箱的秦照琰怔了一下,旋即唇角上勾,露出一个极浅极淡的微笑。

  这是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轻声暖语,嗓音柔柔软软,挺特别,挺舒服。

  “嗯。”

  软糯又低哑的回答。叶沉鱼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照琰的背影,他承认了!堂堂秦氏大总裁竟然打人,而且打的还是个女人!

  这……这简直,太劲爆了吧!

  “啊!”叶沉鱼凝着好看的眉,吃痛的盯着正给她上药的秦照琰。

  “疼,疼疼疼!”感到来自眼角的疼痛,叶沉鱼一边往后缩,一边阻止秦照琰继续帮她上药!

  “疼死你,活该!”

  声调虽有嫌弃,却格外的宠溺。

  “你有没有爱心啊!我都破相了,你还说疼死我活该!”叶沉鱼抽咧着嘴,委屈的嘟囔着。

  “你知道破相,还不学机灵点,那么大的东西砸来就不知道躲闪!你是蠢还是笨!”

  一想到他目睹着皮包砸向叶沉鱼,而他却没能及时制止,这心里怔时又腾地升起一股火。

  若不是他旁晚会在这里宴客,顺便查看一下近期关于御麟饭庄的整合问题,他都不敢想象这个蠢女人今天会不会挂彩的更严重。

  “我哪里有蠢,我只是没有反应过来!”叶沉鱼舌头微微打转的反驳秦照琰道。

  其实她心很虚,那个皮包向她砸来时,她吓得呆住了,并不是没有反应过来。

  秦照琰没有继续接她话,而是手一伸将往后缩的叶沉鱼又重新拽回了他身边。

  叶沉鱼方坐稳,秦照琰便三下五除二为她贴上了创可贴。

  “以后遇事要灵敏,心要稳,不要傻站着,知道嘛!”

  秦照琰语调温和,和清淡缓,让人很舒服。

  叶沉鱼抚摸了一下眼角的创可贴,撇撇嘴,乖乖答道:“我知道了!”

  唉,这叫什么事啊,自己手臂的刮伤将好,这眼角又被凸出的铆钉擦破一层皮,旧伤未去又添新伤。

  “诶。”叶沉鱼忽然想起一件事,蹙着眉,道:“秦照琰,你没事吧?”

  他打肖婉,肖婉是女人,他不是对女人过敏体质吗?

  叶沉鱼一把抓过秦照琰的右手,果不其然,右手红肿,手面布满了细小的红点。

  刚进秦氏那会,她听说秦照琰讨厌女人接近他,还鄙视了一番秦照琰太拿自己当回事了,讨厌女人碰他,真是矫情又娇气的男人。

  后来,又听程翊说他对女人过敏,起初她并不相信,对女人过敏?世上还能有这种奇葩的病症,直到在医院她亲眼看到秦照琰被那疯女人碰触后,脸色苍白,眼神黯淡无光时,她才真正相信了真有对女人过敏的病症。

  她眼中含着哀伤,秦照琰真可怜,碰不得女人,以后他就不能结婚,也没有孩子,一直一个人孤独的活着。想到这,叶沉鱼就更加同情可怜秦照琰。

  “没事吧?”叶沉鱼摸着红点担忧道。

  秦照琰盯着叶沉鱼看了半分钟,不知不觉间心底溢漾出一丝莫名的情绪,是感动,又是温暖。

  “没事。”秦照琰安慰的说着,“我随身有带过敏药!”

  “那还不赶紧去吃!”叶沉鱼着急的抬起头,望向秦照琰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漂亮,眼神迷离而又深邃,眼底噙着闪耀的光芒,像是遇到了什么喜事般,一直耀着慑人光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睡成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睡成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