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三个愿望
豆包姑2019-12-10 09:392,111

  “秦总,你……”

  叶沉鱼不可思议地看着秦照琰,这姜汤是他熬得的吗?

  但是为什么?秦照琰是想先给一颗甜枣吃,然后在让她感激涕零的吐露自己的犯罪经过吗?

  “闲着也是闲着。”秦照琰目光淡淡,扫了一眼吃惊的叶沉鱼,漫不经心地道。

  “呵呵……”这是一个令人无法反驳的回答。

  “说吧!什么事!”秦照琰在叶沉鱼喝完姜汤之后,慢悠悠地道。

  叶沉鱼怔了怔,放下汤碗,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默默为自己鼓气,既然想好坦白,就不要害怕。

  “秦总,那天在医院我从那个疯女人手里救出你后,你说会答应我三个愿望,你说的还当真吗?”

  叶沉鱼先试探秦照琰道。她虽然想好坦白,但也需要一个保证,保证徐承泽的安全。

  她说过,这是她为徐承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秦照琰抬眸望了一眼叶沉鱼,没错,那天清晨他见叶沉鱼终于醒来,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随口对她说自己会倾尽全力满足她三个愿望,以报答她救命之恩。

  “嗯,当真。”秦照琰回神,望着叶沉鱼道。

  见秦照琰答应了她,叶沉鱼不安的心情才稍稍稳定下来。

  “呐,秦总,接下来我说的事情会让您很愤怒,愤怒到有可能会想杀了我。但我想请您答应我,不要去责怪甚至去对付我所说的那个人,这是我的第一个愿望!”

  秦照琰眉头微凝,这个女人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她不应该向我解释为什么下雨天出门不打伞吗?

  “秦总,对不起,那个方案是我窃取的,我出卖了您。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您想抓我您就抓我吧,与他人无关。”

  叶沉鱼心一横,语速极快的说出。

  气氛寂静,冷冽,可怕。

  秦照琰半天没有说出话,叶沉鱼实在受不了这种安静,身体不由得发抖。

  “秦,秦总……”

  叶沉鱼背后一疼,回过神时,秦照琰一只手掐住叶沉鱼的脖子,死死的将她扣住。

  沙发是竹木沙发,后背被抵在沙发的边角处,叶沉鱼几乎被硌得要流出眼泪。

  窒息,昏沉,黑暗。

  叶沉鱼开始还在挣扎,但随着意识一点点的消沉,叶沉鱼慢慢放弃了挣扎,任由秦照琰掐住她。

  秦照琰手上青筋暴突,脸色极其的阴郁,他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立即掐死!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为什么这个他唯一不排斥不过敏的女人,会出卖他!

  叶沉鱼面色通红的渐渐发紫,双眼开始翻着白眼。秦照琰死盯着身下的叶沉鱼,叶沉鱼眼角因窒息有泪滴流出,秦照琰猛然回神,瞬间松手,放开了叶沉鱼。

  手虽然离开了叶沉鱼的脖子,身体却未离开,双手死死摁住叶沉鱼的肩膀。

  得到呼吸的叶沉鱼,立刻吸了两口气,好让自己活过来。

  头脑昏沉地望着秦照琰黑白分明的瞳仁,有一秒钟,她真感到自己死了。

  秦照琰呼吸透着热气,一股一股喷薄到叶沉鱼清纯的脸蛋上。

  “为什么?”秦照琰的声音像块千年寒冰,字音都带着刺骨的冰冷。

  “我,我是……”

  我是徐承泽的女友,可这话,叶沉鱼已经说不出口。

  这几日的悲痛混合着方才临近死亡的窒息感,压迫的叶沉鱼心口一疼,眼泪不由得流出来。

  身下女人,脸颊嫩红,眼眸清纯,微微凌乱的衣衫,擦干的头发散发着淡淡香气,怎么看都透着令人心动的感觉。

  内心隐藏的蠢蠢欲动,驱使着秦照琰手上力道加重了几分,叶沉鱼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前受伤的手臂伤口又开始崩裂。

  叶沉鱼这一疼痛的蹙眉,更像是一位楚楚可怜任人宰割的柔弱女子。秦照琰脸色阴沉,他好讨厌这个女人几分惹人怜爱的模样。

  夕阳照射进房间,将沙发上俩人的影子拉的很长,秦照琰漆黑的眼眸泛着幽光,他突然低头俯下身。

  叶沉鱼一惊,不顾手痛,两手用力去推秦照琰的胸口。秦照琰直接将叶沉鱼挣扎的双手箍住。

  秦照琰对女人过敏,从小到大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此刻却像无师自通般。

  叶沉鱼挣扎无果,只能睁大眼睛瞪着秦照琰。

  秦照琰目光锐利,迎合着叶沉鱼愤怒的目光,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叶沉鱼一瞬间五味杂陈,自己真是蠢,为何不挑个人多的地方告诉他,这样自己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秦照琰心里低吼一声该死。叶沉鱼即使自己再没力气,也要拼劲最后一口气。

  她死命挣扎,拒绝着秦照琰。

  秦照琰像是吃定她了般,久久不愿松开。

  叶沉鱼再无其他办法,泪水顷刻流出,她完了,二十三年来一直珍藏的东西就要失去了么?

  无声的泪水,射进秦照琰的眼睛里,他心里一惊,意识也立刻清醒过来,缓缓地松开了叶沉鱼。

  叶沉鱼得到空隙,立刻挣扎着起身,缩到沙发的一角。

  房间再次回到寂静,只有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响着。叶沉鱼虽然害怕,可是她一直秉着呼吸没敢出声。

  时间又过去了二十分钟,秦照琰恢复了冷静,他刻意忽略掉自己刚才的失态,可怎么也挥不去脑海里叶沉鱼方才惊恐而嫣红脸蛋。

  秦照琰盯着面前的茶杯,嗓音沙哑又低沉的缓缓道:“叶沉鱼,东起给了你什么让你出卖公司!”

  天色渐黑,房间格外的安静,秦照琰目光一沉,回身望着沙发角落没有回他话的人。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秦照琰目中似含着一团怒火,嗓音不悦的看着黑暗中缩在角落的人。

  始终不见人说话,秦照琰彻底没了耐心,一伸手,拽过叶沉鱼,叶沉鱼重心不稳,身体前倾歪倒在秦照琰的身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睡成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睡成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