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有鬼呀
育在雕琢2017-06-17 04:522,830

  “有背景充其量就是混个入职,以后能不能升职还是看能力,虽然大家不在一个起跑线现在,但是以后谁能达到那个管理位置也说不定,有时间闲聊斗嘴不如去看看新闻找选题。白记,你来办公室一趟。”说话的自然就是我们的主编,陈淼,她说的话明显就是针对孟平的。

  她这是在帮我说话吗?我这样想道。

  孟平脸色立马变得的难堪了,但是他的怒气没有针对陈淼,而是我。

  狠狠瞪了我一眼回到了他自己的位置上,他是喜欢陈淼的,这个我们大家都知道,但是陈淼根本就看不上他。

  我吐吐舌头,去主编的办公室,也不知道陈淼是帮我还是害我的,估计现在孟平现在在心里已经把我恨得咬牙切齿了,当成情敌都说不定,可是我和陈淼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主编,刚才谢谢你呀!”进入办公室我说道。

  她看了我一眼,说道:“谢我干什么,我不过是看他不顺眼而已,等实习期结束了我会让他去别的集团下面其他的媒体部,对了,这个你拿着,集团给你的奖励。”

  陈淼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我。

  我现在一看到信封就不由得想起里面可能装的东西,别让我打开后再发现几张冥币,都留下心理阴影了。

  “怎么,不要我可自己留着了。”主编见我没伸手去接说道。

  我笑着拿到手里,她让我回去继续工作了。

  一万块钱!

  我在洗手间偷偷打开了信封,被里面的钱吓到了,怎么会奖励这么多!

  这个稿子正常稿费就是两千,我和主编一人一半的话我就得一千,但是现在的奖励居然是一万,而且主编还说了这是额外的奖励,稿子的稿费还是正常发。

  这是我第一次享受到工作带来的实在的优惠,我现在一个月的基本工资就两千,一万呀,都快赶上我半年的基本工资了。

  那叫一个兴奋!

  回到座位上,我给米林和袁浩发了信息,说晚上请他俩吃大餐。

  可是不巧的是,米林和朋友约了去做头发,袁浩要和父母一起吃饭晚上。

  我约了雷赫,他今天有时间,文慧几次暗示晚上想和我一起吃饭,但是我都装聋作哑的糊弄过去了,和她一起吃饭我不如去网吧包宿打游戏。

  下了班,太阳已经落山了,从单位出来打了出租车。

  我和雷赫约的是一个酒吧,从出租车下来后还得走一段路。

  大概走了有两百米左右的距离,我回头看了一眼,感觉好像有人跟着我,但是回头看了一眼,也没见到什么可疑的人。

  今天不是周末,街上的人并不多,我后面只有四个人,两对年轻的情侣,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跟踪我的人。

  可是刚才那种感觉不会错,我紧走几步拐进了一条窄街道,从这里也能去那个酒吧。

  “麻烦让一下。”我说道,眼前的路被三个人给拦住了,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就是社会上的小流氓。

  “想过就过呗,我们也没拦着你。”其中一个脖子上挂着一条很粗的金链子的人说道,眼神露出不善。

  我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些人了,但是现在我就一个人,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也有三个人拦着。

  一对六,我一点胜算也没有,好看不吃眼前亏。

  从边上走还是能过去的。

  “诶!”

  “哎哎,挡道了!”

  “驴才倒着走呢吧,哈哈哈!”

  我不想惹事的做法他们并没有作罢,摆明了是不想让我过去。

  我从兜里拿出了三百块钱,说道:“几位兄弟,小弟和你们无冤无仇的,也没得罪你们,今天出门没带多少钱,这三百你们拿着买盒烟抽。”

  这六个人中年龄大一点走了过来,大概有三十多岁,走过来把钱拿在了手上,装进了兜里。

  “倒是挺会处的,可惜了,拿人钱办人事,对不起了,哥几个,上吧,注意点分寸,别出人命就行。”他说着退后了几步。

  话音刚落,那五个人中看着最年轻的一个一拳就砸了上来,我慌忙侧身躲闪到了一边,但是背后被人一脚踢在了大腿上,一个没站稳趴在了地上。

  这种情况我很清楚倒地意味着什么,忍着大腿上的疼痛迅速的站了起来,身体靠在了墙上。

  “雷赫,你都听见了吧,要是再不来哥哥我就挂了!”我喊道。

  从我发觉到不对的时候我就悄悄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把我现在的位置信息直接分享给了雷赫,第二件事是拨通了他的号码,一直保持着通话的状态,怕被发现我把声音调到了很小。

  这眼看我就要被群殴了,不得不着急,心想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过来,报警没有。

  我这一声也就暴露了,那个中年人走过来强行夺下了我的手机。

  “小子,你找死,揍他,揍完赶紧撤!”他喊道。

  到了这份上,挣扎已经没用了,我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护住自己身体的重要位置,闭上眼睛,咬紧牙关,等待着马上进行的拳打脚踢。

  哪个龟孙子算计老子,别让我抓着了,不然我让他好看,我心里盘算着,我自问没得罪过什么人,要说看我不顺眼的,今天就有一个,孟平!

  够狠!

  “啊!”

  “谁,啊!”

  “放手!”

  就在我准备挨打的时候四周却发出了惨叫声,而这惨叫声不是我发出来的。

  松开手,抬起头,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六个人中的五个都捂着肚子跌坐在对面的墙下,而那个为首的中年人身体居然悬空,他的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脖子,脸逼的通红,两条腿不断的挣扎反抗。

  那些人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我,身体不住的颤抖。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中年人怎么会以这样一种诡异的姿势存在,现在无疑是我拔腿开溜的最好时机。

  实际我也是这么做的,傻子还会在这里等着,万一那些人缓过神来我就完了。

  可是我跑出去没几步,就听到了他们求饶的声音,更夸张的是最年轻的那个人居然把着我的大腿不让我走。

  “哥,我错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掌嘴,我不是人!”他边说边扇自己的嘴巴。

  还在墙上的那个中年人也求饶:“求……求你,我们……错了,求……”

  他说话断断续续,呼吸不畅,要是一直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死的。

  如果出现了死亡,这事情就麻烦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帮你们呀?”我苦笑,这情况出现的莫名其妙。

  “大哥,您只要说放过我们就行了,求求你了!”抱着我大腿的年轻人说道,我闻到了腥臊味,他居然被吓尿了!

  “好了,好了,你先放开我,既然这样,你们告诉我,背后指使你们的人到底是谁,告诉我,我就放了你们,不然的话……”

  我怎么能错过这样的几乎,拿回自己的手机,我打开了录像功能。

  “我说,我说,就是……”、

  “都不许动!”

  “白记!”

  就在这时,雷赫出现了,跟着他一起出现的还有警察。

  现场忽然发生了变化,那在墙上悬着的中年人忽然落在了地上,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

  我看不到,也听不到,但是感觉这里的空气似乎流通了,刚才有些憋闷。

  “快跑,有鬼呀!”

  “鬼呀!”

  中年人大喊一声,撒腿就跑,其他人也紧紧跟着,连滚带爬的消失在黑夜里,流下一地的尿臊味。

  警察虽然在后面喊,但是他们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看他们就是经常在社会上混的,知道怎么应付警察。

  他们口口声声喊着有鬼,哪呢,我怎么看不到。

  可是,那中年人悬空的身体又说明了什么?

继续阅读:第11章成为灰烬的冥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理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