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苦情戏码
天之晴2019-12-03 02:053,598

  一般来说,针灸刺入人体后会产生酸、麻、胀、重的感觉,这些都是针刺得气的反应,是好的表现。若患者病久体虚,以致精气不足,或因其他病理因素则下针后会引起局部感觉迟钝。

  而所谓得气,是指当针刺入腧穴后,通过施用捻转提插等手法,使针刺部位产生特殊的感觉和反应,谓之得气,亦称为“针感”。当这种经气感应产生时,医者会感到针下有徐和或沉紧的感觉。

  同时,患者也会在针下出现相应的酸、麻、胀、重等感觉,这种感觉可沿着一定部位、向一定方向扩散传导。若无经气感应而不得气时,医者则感到针下空虚无物,患者亦无酸、麻、胀、重等感觉。

  因此,得起与否以及气至的迟速,不仅直接关系到疗效,还可以窥测疾病的预后。一般地说,得气迅速时,疗效就好;得气较慢时,疗效就差;若不得气,就可能无治疗效果。

  而当不易得气时,可采用行针推气,或留针候气,或用温针,或加艾灸,以助经气的来复,易促使得气。

  感觉到针下有徐和,没想到首次施针就能迎来这么好的效果,苏念晴心下是颇为激动的。

  当全部穴位都施针完毕,苏念晴擦擦额角的细汗,但见父亲阖眸浅憩,气色有明显好转,便考虑着该留针多长时间。

  留针是指进针后将针织穴内不动,以加强针感和针刺的持续作用,一般病症,只要针下得气,施术完毕后即可出针或斟留10—20分钟。

  但对一些慢性,顽固性,疼痛性等病症,可适当增加留针时间,并在留针中间间歇行针,以增强疗效。

  考虑到父亲的病史以及身体的适应度,苏念晴并未立即取针,而是打算留针20分钟后再行取出,为父亲做一次比较彻底的针灸。

  一直坐在一旁围观的张少芳与苏念潘本来只是想看看观摩的,但见苏念晴下针如神,手法娴熟,面色镇定自若都顿时一脸愕然,吃惊不已!

  晴晴学习针灸的时间应该不长吧?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出这么一手针灸功夫该是多么惊为天人的呢?

  这手法,简直都能拿出来与草市里那位人称中医老神仙的医者一较高下了吧?

  20分钟后,苏念晴将父亲身上的留针尽数取出。

  出针时,她小心地以左手拇指食指按住针孔周围皮肤,右手持针轻微捻转并慢慢提至皮下,然后迅速拔出并用干棉球按压针孔防止出血,最后再检查针数,防止遗漏。

  当后续所有事情都处理完,至此,第一次针灸宣告完毕。

  “爸爸,你感觉怎么样?”手心还在微微颤抖,苏念晴一脸小有所成地询问道。

  舒展了下筋骨,感受着胸腔里的舒爽轻松感,郁文杰感觉好极了,所有堵压在心头的心悸不宁以及心脏绞痛的症状都减轻了不少,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谢谢晴晴,爸爸感觉好多了,这么多年了,身体从来都没有感觉这么轻松过呢。”本来只是打算让自己的女儿试试针法的,却没想到会有这样意料之外的效果,郁文杰也是惊喜不已的。

  体内所有的废气跟堵塞的筋脉都畅通了,父亲当然会感觉很轻松了,但治疗还要继续,她会尽快研究出一套比较齐全的针灸疗法来为父亲治愈心肌梗塞的。

  收拾好针灸器具,再将锦盒盖好,苏念晴缓缓说道:“爸爸,你现在已经是管工了吧?以后每个星期都抽三天回来让我给你针灸吧,多针灸几次有利于你的病情缓解。”

  “好,既然晴晴都这么说了,那就都听晴晴的。”摸摸女儿的头,郁文杰一脸欣慰。

  女儿一直都很出色能干他是知道的,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就已经学有所成了,又怎能不高兴呢?

  正想帮母亲也针灸下去去身体的病痛,却没想到这会儿家里居然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家门被人粗鲁地从外打开,惹得苏念晴一家人都从她的医术中被成功转移去了所有的注意力。

  看着那扇摇摇欲坠的入户门,苏念晴考虑着改天赚钱了一定要给父母买一套房子,不再住这么破旧的烂房子了。

  “哟,大姐,你们一家人都在呢?”抱着正在自己怀里酣睡的小儿子,慕朝芳挽着老公的手臂大大咧咧地,直接不请而进地步入苏念晴的家里。

  你不就算好了这会儿我们都在家,所以才拖家带口想来闹上一番的吗?

  看着来势不善的姨妈一家,苏念晴不禁在心里冷哼。

  瞧瞧这一家四口和乐融融的,敢情是上次威逼利诱不成,这会儿倒换了个花招,想来场苦情戏了?

  “阿芳啊,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呢?呀,这是小军跟小美吧?两个孩子都还这么小,你怎么把他们也给带来了呢?”原本被门声所吓到的张少芳正纳闷怎么回事呢,一看到自己的妹妹正抱着年仅一岁半的小儿子,还让丈夫牵着年芳7岁的小女儿小美,一家四口浩浩荡荡地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跨入她家,心头一怔,赶紧起身将他们招呼进来落座。

  虽然妹妹的举动是不怎么礼貌友好,但她生来如此,张少芳也一向让着妹妹,倒也没怎么去计较。

  担心她这一路上舟车劳顿的,会有所疲累,张少芳复又热情招呼道:“来来来,快过来坐,担心别累着孩子了。”

  不骄不躁,一脸理所当然的慕朝芳直接就将怀里的孩子丢给了家姐,拉着老公带着女儿舒舒服服地落坐在家里唯一一张比较舒适的长椅上。

  看着母亲小心翼翼地抱着姨妈的儿子小军,一脸的慈祥温和,苏念晴纵使有气也隐忍了下来。

  这算什么?

  把她母亲当成保姆了吗?

  自己的孩子自己不带就这样像丢沙包一样,直接丢扔给别人像话吗?

  “阿芳,胜民,你们俩怎么来啦?最近过得还好吗?”刚针灸完的郁文杰拿出了茶具,吩咐苏念潘去烧水煮茶后就搬了张矮凳子落坐在张少芳的身侧,友善问好道。

  “我们当然是有事才会来找大姐跟姐夫啦,怎么,姐夫莫不是不欢迎我们吧?”翘起二郎腿,慕朝芳一副贵太太的奢靡样子,仗着自己坐着一把高木椅子,居高临下地看着郁文杰夫妇。

  一听妹子不友善的语气,生怕自己言语上一个不小心就开罪了这位小祖宗,郁文杰赶紧尴尬地摆摆手道:“没有没有,妹子说哪里话呢,我只是……”

  话未说完,就已经被慕朝芳一脸不耐烦地打断了,语气牵强道:“好了好了,别的我们就不多说了,言归正传吧,其实这次我们来呢,是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不瞒姐夫,我们公司这几月出了不小的事故,眼下资金周转不灵,公司就要面临倒闭了,公司里的那些员工们又逼着我们给工资,但我们做生意炒股票已经赔了不少钱了,实在是腾不出手再去管他们了……”

  语罢,慕朝芳顿了顿,狭长的妖娆媚眼睇了自己的丈夫一眼。

  一旁的徐胜民立即会意,接过妻子的话茬道:“而且,我们前几年刚买的那套房子又被合作商收回去了,现在就住在大姐老家的那套房子里,你们也知道那套房子比你们现在住的还要差上好几倍了,大哥……我知道你现在经济条件也不好,还欠着地下会的高利贷,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用我剩下所有的积蓄给你们家还了一半的高利贷了,所以你们目前的经济压力其实并不大……”

  “况且我还听说最近云城的市长陶太洲还挺照顾你们家的,这不还给你们俩一个换了工作,一个提拔了职位嘛?我们呢,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给我们填一份担保,缓解一下我们目前艰难的处境……依照你们目前的经济情况,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将地下会的债务全部还清,再额外挣点小钱的,所以……所以你们看,是不是可以……”

  闻言,苏念晴却是皱起了眉头。

  这姨妈一家的消息可真灵通啊,这陶太洲刚给他们卖了一个人情,这会儿他们就都给全部摸清了?

  还真是对他们格外‘关照’呢!

  犹犹豫豫地将公文包里的文件袋拿了出来,却迟迟没有交到郁文杰夫妇的手上,徐胜民微微颤抖着,心里瘆得发慌,想着倘若姐姐跟姐夫真的签了这份担保,只怕他们家刚步上的正轨又要歪到一边去了……

  而且,这一次,只怕会歪得更加彻底,并且永无翻身之日!

  几百万的债务啊!

  这不是等于会要了他们一家的命吗?

  但是,他们家眼下也是走投无路了,如果不找一个炮灰来顶顶,只怕到时候遭受灭顶之灾的就会是他们一家老小了!

  况且,他们家不做的话,其他亲戚也会很快就找上门的!

  就好像姐夫的亲弟弟,他可是盯着大姐身上的金链子很久了!

  那条金链子虽说没有到百万那么夸张,但是眼下在云城金贵,如果把链子拿去典当的话,多少都可以当个十几二十万的吧?

  看着自己不成器的丈夫死到临头了还这么优柔寡断的,慕朝芳当下一急,直接一把夺过徐胜民手里的文件袋,取出里面的文件交到了郁文杰的手上,挤出几滴辛酸泪,搂着自己年幼的小女儿,语带恳求道:“大姐,姐夫,你们就行行好,帮帮我们家吧!可怜我们家的小军才出生没多久就要跟我们一起四处奔波,劳心劳累的,就看在两个孩子的面上,你们就帮帮我们家吧?好不好啊大姐,姐夫……”

  背地里被母亲掐了下,一直懵懵懂懂的小美顿时吃痛,心里面又害怕又畏惧,赶紧哭着也跟着爸妈一起恳求:“姨姨,姨夫,帮帮我们吧,小美不想被人打……”

  想起那些经常追债闹事的可怕怪蜀黍,小美哭得不轻。

  “这……”郁文杰一脸的为难,但终究抵不过慕朝芳夫妇带着孩子苦苦哀求的心酸,双手一伸就要去接那文件,却不想手还没碰到文件呢,文件就已经在下一秒直接碎成了一堆废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校园:空间之毒手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校园:空间之毒手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