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没钱就交命
天之晴2019-12-03 02:053,703

  爸爸!

  好不容易才回家一趟的父亲今天并没有去上班,而是留在家里处理一些工地上的残留工作,如果地下会的人真的找上门,那么……

  她的父亲就危险了!

  她记得,前世里,地下会的人来上门讨债无果后,二话不说就直接砸了家里的东西,还将父亲打得半死!

  而那地下会猖狂得连警察都不敢干预此事,彼时他们一家穷苦,也没什么关系,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将此事不了了之,不知道受了多少憋屈与耻辱。

  地下会!

  跑出校园,苏念晴满心怒火。

  而早已等候在暗处多时的王宁子站在教学楼的走廊上,好整以暇地看着苏念晴迅速离去的背影,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无限狡黠道:“她过去了,行动。”

  哼,胆敢招惹她王宁子,就算有她老爸撑腰又如何?

  她照样要让苏念晴吃不了兜着走!

  否则,难平这口恶气!

  眉目颦蹙,苏念晴目光凛然地看着那几个突然冲出来拦住自己去路的彪形大汉。

  “小姑娘,留下你的命。”活动了下拳脚,银行账号已经收到打款的黑道混混五官狰狞,满是肌肉虬结的手臂孔武有力,只要轻轻一捏就能轻松地将苏念晴的脖子给扭断。

  “王宁子真出息,为了报复我,连借刀杀人都敢用上了。”双手环胸,苏念晴笑得冷凛。

  闻言,几个黑道微微一怔,后再无多开场白地直接动手!

  知晓了自己雇主的名字,那这个人就更不能让她再活下去了!

  虎虎生风的铁拳当头挥舞过来,苏念晴面色淡漠地微微一闪躲过,食指之上,银戒慢慢现出了戒形。

  抬脚,提跨,拐肘,旋踢……

  一行动作有如行云流水,酣畅尽致,不落空隙!

  看着几个瞬间就被自己撂倒在地的彪形大汉,苏念晴陡然一怔,惊讶自己这么一身娴熟的格斗技巧。

  看着食指上银光闪闪的戒身,以为是青玄在背后又帮了自己一把,无多疑虑的苏念晴没有多做逗留,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那个,公子……”掏出帕子擦擦汗,王志坚一脸的为难。

  乱来!

  太乱来了!

  怎么可以这样旁若无人地就随随便便动用自己的异能呢?

  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可怎么办?

  将食指上的银色戒指摘下,用脖子上的银链串起再重新戴在胸前,仲景韬的面色微微泛白。

  果然,自己的能力已经大不如前,如今只是稍稍动用了两成异能身体就已经受不了了……

  “公子,你还要继续跟着那个女孩吗?”踌蹴了许久,王志坚终是有些哀怨地低声开口道,眼底尽是对少年的心疼。

  他可算是明白了,原来公子昨晚乃至到现在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叫苏念晴的小女孩!

  这女孩到底是何来历,为什么总能让处事沉稳的公子屡屡破戒,做出这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呢?

  自从早上碰到那个叫郭佳慧的女孩后,公子就一直停留徘徊在这所学校的周围,说今日有异变,他必须助‘她’一把。

  起初他以为公子说的‘她’是指郭佳慧,如今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她’指的却是苏念晴!

  “嗯。”淡淡应了一声,调整好自己沉重的呼吸,仲景韬以一种不会被发现的速度,悄然地缓步跟在了苏念晴的身后。

  叹了口气,王志坚撑着小红伞与仲景韬并肩而走,为他挡去阳光的侵袭。

  **

  “古承阳,阿左呢?”某公司的办公室里,莫少辰刚前好一份文件,看了看时间后却发现这个时候本该出现在他面前汇报任务情况的得力下属阿左居然不在。

  俊眉微微蹙起,莫少辰只一沉声,候在门外的古承阳赶紧马不停蹄地奔进办公室,一脸憋屈道:“老大,你不是让阿左到第八区的棠下旧苑找那些地下会的那些黑道做对接去了吗?”

  这听候差遣的活实在是累人,为什么他跟阿左、飞鱼、陈晗同为老大的得力手下,他们几个就可以经常出去跑任务,而他却要寸步不离地跟在自家老大的屁股后面呢?

  搞得他好像老大的保姆……

  想起好像有这么一回事,莫少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而后道:“我要你找的那个人,有消息了吗?”

  听到老大询问自己的办事效率,古承阳一脸的得意,将好不容易搞到手的资料放到了莫少辰的办公桌上,而后摸摸鼻子,双手环胸道:“那当然了,为了找到这个小女孩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呢,要不是我一个哥们的女儿在那家中学读书,我还不一定能这么快找到她呢,她叫苏念晴,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就住在棠下旧苑呢……”

  苏念晴?

  棠下旧苑?

  那不就是在第八区吗?

  不好!

  想起阿左被委派任务到了第八区,依着那人少根筋的大脑,难保会不会不慎碰上苏念晴,无意中伤害到她……

  古承阳一脸傲慢得志,还想滔滔不绝地再聒噪点东西,但眼前忽地劲风一闪,莫少辰早已不见了踪影,末了还甩下一句:“找到人了也不早点上报,要你找一个人你都要磨叽这么久,这个月扣伙食费,抗议无效。”

  ——什、么?

  古承阳瞬间石化,悲剧了。

  他也是刚刚才知道那个女孩的消息的好吗?

  真不公平!

  **

  “求求你们手下留情吧,我们家真的没值钱的东西了,你们不能这样砸啊……”看着自己温馨的家在几秒之间就已经被那些面目凶狠的地下黑道给砸个稀巴烂,郁文杰一个激动,心脏又开始抽痛起来。

  老泪纵横地跪倒在那个端坐在高凳上,神色莫辩,缓缓吐着烟圈的男子脚边,郁文杰苦苦哀求着他,求他放过自己,放过这个残破不堪的家。

  但那名男子却像是从未听到过一样,眉目不动分毫,淡淡的烟草白气缭绕四起。

  “求求你,放过我的家吧,我已经把我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给你了,实在是没有钱了呀……”见男子依旧无动于衷,郁文杰无尽哀叹。

  “没钱,那就交命吧。”修长手指点落夹烟蒂,阿左许是听得厌烦了,干脆扔了烟草,伸出手来揉了揉太阳穴。语气却满是肃骇,凉薄骇人的字眼不禁让人为之心头一怵。

  到底是军人出生,又混过好几年的黑道,阿左只一个眼神就让郁文杰惧怕不已,但为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郁文杰不敢退缩,仍是硬着头皮抵死求饶。

  素来就无甚耐心的阿左被他烦透了,单脚一伸就将作势要将郁文杰给踢开起身。

  砰砰砰——

  三声脆响过后,阿左连着屁股下的破凳子被一股怪力给生生砸得惯摔在地!

  脑子一嗡,但见自己居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袭而毫无还手之力,阿左着实震惊不已。

  眉头一皱,眸色一沉,他就满面戾气地瞪向来人,但见那末隽秀单薄的身影一派淡定从容地从自己眼前走过,阿左又震惊了。

  快步走向受到惊吓的父亲身边,苏念晴但见父亲捂着胸口直冒冷汗的痛苦样子,无多犹豫地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取出那套针灸设备,隔着衣料对穴扎针,压制父亲体内那股乱窜无可平息的气流,暂时先稳住父亲的病情,缓解他心口的剧痛,让他不至于那么痛苦。

  看着父亲渐渐好转的气色,苏念晴总算松了口气,若是她再晚来一步,只怕父亲的病会被这帮地下会的混蛋给刺激得更加严重!

  思及此,苏念晴眉头一凛,目光寒冽地瞪向那个跌摔在地,半天都无法回过神来的男子。

  刚才情急之下,为了保护父亲,她不得已就随手操了一个搁置在门口许久不用的木块狠狠砸向了阿左,本来只是想吓唬他一下的,却不料自己出手竟然会有这么的威力,顿时让她惊讶不已。

  不过也好在有青玄在她身后的支持,她才能那么快摆平王宁子所派来的那些想要对她不利的黑道混混,不至于错过父亲的治疗。

  “握草!哪里来的野丫头,居然敢对我们老大不敬?真他妈的活腻了不是!兄弟们,都给我上!”

  而那些个还无法从苏念晴来回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所制造出来的异变中回过神来的地下会喽啰们,一见自己的老大被人欺负了,赶紧一窝蜂地涌了上去,将苏念晴跟她父亲给团团包围起来。

  他们好歹在地下会干过几年,敢如此嚣张地直接对他们老大出手的人并不多,就算有,也早已尸骨寒凉了,哪还能在他们面前嚣张呢?

  被这些凶神恶煞的地下会黑道们如此一吓,郁文杰心胆俱颤,害怕他们会伤害到自己的女儿,赶紧用自己病弱的身体挡住女儿,做好了当头被暴打一顿的恶劣准备。

  而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阿左刚想勒令自己的手下不要乱来,但是不经意间一瞥却是看到了苏念晴眼底那抹人定胜天的从容不迫,微微一怔,他打消了要勒令兄弟们住手的念头。

  果不其然,苏念晴眉头微攒,细长的胳膊一个顶肘用力就将一个当头首冲而来的黑道小子给撂倒在地!

  两分钟之后——

  将那些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喽啰们揍趴在地,拍了拍手心,苏念晴冷哼一声,而后手脚轻慢地将震惊不已的父亲搀扶起来,让他坐到了一把还算完好的凳子上。

  “晴晴,你……”郁文杰惊讶得几乎都要说不出话来了。

  啪啪啪……

  响亮的掌声,倏然落下。

  苏念晴一记眼光杀过去,却见阿左摊摊手,一脸的玩味与无辜。

  见此,苏念晴多有防备。

  然食指一端,滚烫灼烧的热度却是不断舔舐着她敏感的感官,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还未能承受住青玄在背地里的相助,此时此刻,苏念晴只觉心口异常的灼热难忍,那股不适的灼烧感让她直冒冷汗,顿觉冰火两重天。

  而那末,仲景韬一个皱眉,终是没能忍住喉口的那一股腥甜,吐出了一口粘稠的血花,脸色煞白一片。

  “公子!”王志坚面色大惊,赶紧递上白净手帕,再将一枚药丸送到他唇边。

  纵然身体极为不适,头晕目眩,仲景韬却还是摇摇头,推开了王志坚那只递过药丸的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校园:空间之毒手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校园:空间之毒手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