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怀疑,分身乏术
安年瑶2017-06-02 20:552,493

  莫离柔把素月放在床上,打了些热水轻轻地帮她拟身。

  看着那一道道鞭打的伤,及手指上密密麻麻的针孔。

  莫离柔此刻就想杀了王氏,莫离柔怒极反笑:呵,死也太便宜她了。

  自从母亲死后,她和素月就一直被她蹂躏。

  这些总得慢慢还给她不是?

  突然想起母亲,莫离柔微微蹙眉。

  记忆中那个淡雅的美女子,身子一直是极好的,为何却会突然得病死去?

  记得那时候她才六岁,却已能记事了。母亲死的前两天,还带着她在院子里玩,而且还对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只是那时的她还不明白娘亲的话。

  “柔儿,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做一个坚强的女子懂吗?”母亲那双温柔的双眼看着她突然叹息道:“如果可以,娘亲真希望你能过平凡的生活,唉。”

  莫离柔永远都忘不了那双充满悲伤的眼神。

  过了两天,就传来母亲暴毙的消息,她不信!她哭着要去找娘亲,可始终没见到娘亲的最后一面。

  他的好父亲只是轻描淡写的对母亲的娘家说母亲是感染了恶疾才离去的。

  她依旧记得当时外祖母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场就晕了过去。

  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记得她这个曾经的大小姐了。

  以前的莫离柔太过单纯,这么多年来并未怀疑过自己母亲的死。

  现在想想疑点多多,看来她要好好查查当年的事了。

  最好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不然……

  “呃。”素月轻轻吟了一声,把莫离柔拉回了现实。

  “素月?你醒了?”

  “小姐。”素月虚弱的叫了声,便想起身。

  “你别动。我帮你擦了身子。你今晚就好好躺着,一会给你上些药这样好的快一些,知道吗?”

  “小姐。”素月白唇微微蠕动,眼眶通红。“你对奴婢真好。”

  “傻丫头,跟我还说这些么。”莫离柔笑着说道,眼里全是心疼:“王氏今天为何把你抓去?”问道这个,莫离柔双眼变得凌厉。

  “今日小姐出去后,夫人就带着人过来,指着奴婢说偷了她的东西。可奴婢未曾做过这种事,所以奴婢死都不承认,于是她们就带着人进来搜。奴婢不给,夫人就说奴婢以下犯上,要好好教训奴婢。后来就那样了。”素月身体虚弱,眼里却是一片清明:“小姐,奴婢没有偷夫人的东西!”

  莫离柔拿来创伤药为素月小心的上着:“忍着些,可能有些疼。”

  “傻丫头,我自然是信你的。”莫离柔若有所思的低着头给素月上药。

  素月说王氏曾带人进来搜了她的房间,可为何她进来时,房子却是整整齐齐的?

  “素月,你说王氏带人进来搜了房间?”

  “是的,当时他们一阵乱翻说要找回夫人的东西,可却没说是什么。”

  这就怪了,很显然王氏想在自己这里找东西。

  可自己身上能有什么入得了她的眼?

  莫非是母亲的?

  “好了,上好药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今晚睡摇椅。”莫离柔收拾好东西便灭了烛光,不给素月推辞的机会。

  今夜,一向痴睡的莫离柔竟然失眠了。

  母亲的死,自己的处境,王氏的目的,这些都让她分身乏术。

  看来在这古代没有自己的势力,即使本领再强也会力不从心啊。

  第二天,管家早早便过来道:“大小姐,老爷叫您到前厅去一趟。”态度不卑不亢。

  没有轻视也不刻意讨好。

  这倒是多看了管家几眼。

  “好,我这便过去。”莫离柔走到床前对忧心忡忡的素月道:“好好休息。我没事。”

  随后便跟管家去了前厅。

  一进门,便见王氏肿着个脸在哭诉,身旁的莫离雪在安抚。

  “孽女!你居然敢打你母亲!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莫奕一见莫离柔进来就破口大骂。

  可见是多生气。

  莫离柔冷笑:“父亲记性真是不怎么好。柔儿的母亲八年前就死了!”

  “你!好你个孽女,出手打长辈不说,现今还敢顶撞你父亲!”莫奕此时已经怒不可竭。“看来是我平时对你太过放纵了!”

  “是放纵还是放逐,我想父亲应该很清楚吧。”八年了,自从她母亲死去后,这个父亲,这个家早就把她晾在一边了。莫离柔的话一出,莫奕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对这个女儿,他确实没尽到父亲的责任!但这也不能成为忤逆他的理由!

  “难道这些年我没供你吃供你穿吗?”

  “这个……。”莫离柔刚想说。

  就见王氏立马在一旁哭道:“相爷,是妾身不对。不该擅自处罚柔儿的丫头,别为妾身伤了你们父女的感情啊。”

  哦……原来他这个父亲还不知道自己这些年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是啊,父亲。姐姐也是一时鲁莽,父亲请消消气。”莫离柔也在一旁劝道。

  “你看看,你母……”

  “姨娘宽宏大量我当然知道。”莫奕口中的母亲两字还未说出口,就被莫离柔生生堵住。

  王氏此时差点气的两眼一黑!她居然又从夫人跌到了姨娘!

  “父亲,有些事我还是需要提醒一下你。蓝陵国可是最忌讳宠妻灭妾的哦。父亲如此要是被传出去……”莫离柔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她知道不说比说更有用。

  果不其然,莫奕神情稍楞。

  是啊,如果他再这样尊卑乱序传出去,官职都可能不保啊!

  莫奕盯着莫离柔看,这个女儿似乎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即使是如此你也不能动手打你的母……姨娘啊。”莫奕终究是改口。

  因为在他看来没有任何事能比的上他头上的那顶官纱帽。

  王氏听见莫奕嘴里吐出姨娘两字,当下感觉胸口涌上一口鲜血,气的跌坐在椅子上:“老爷!”

  王氏凄惨的喊了句,那幽怨的声音让莫离柔头皮发麻。

  “父亲,既然你也会说她是姨娘!那我是堂堂相府嫡女!她有什么资格处置我的丫头!我打她,是叫她看清自己的身份!如此没大没小的当家风范被外人看去,父亲还能在朝中站稳脚吗!”莫离柔一字一句的道:“况且,我不知我家丫头犯了什么错要遭至鞭笞针刺!不如姨娘你来说说!”

  此时莫奕也皱着眉头问:“你不是说只是打了那丫头一巴吗?”

  王氏此时,真的不知该回答什么了。

  莫离柔左一个姨娘右一个姨娘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现在连相爷也来质问她!

  莫离雪扶着王氏,双手已经控制不住的握紧。

  该死的贱人!竟三言两语就要父亲把矛头转移!

  “父亲,母亲这么多年来为府中尽心尽力,任劳任怨只为让父亲在外劳累后,回来能有个安定的家。如今,你竟要为一个丫头儿指责母亲吗?您这样做是叫母亲心寒呐!”莫离雪声泪俱下,振振有词。

继续阅读:第15章分权,苏老太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女归来:独宠倾城嫡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