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女鬼
花一朵哟2019-10-14 10:472,185

  陆闻和白衍泽听到女子的娇笑惊讶地回头,只见眼前正站着一个穿着红衣的美艳女子正在对着他们微笑。

  此时在陆闻和白衍泽面前的这副诡异景象,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会发现情况不对劲。

  而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居然毫无声息地来到了两个年轻人的面前,带着一副羞怯的笑容对两人一个福身,低眉顺眼地开口道:

  “奴家让两位相公久等了。”

  只听“扑通”一声,陆闻在这个女子话音刚落之时居然连哼都没哼一声就重重地晕倒在地上,只剩下白衍泽一个人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名艳冶的女子。

  他一边向前护着倒下的陆闻,一边架起了手中的长剑,急忙怒喝:“你是何人?”

  “哎呀公子,你干嘛这么大的反应,难道不怕吓坏了奴家?”红衣女子娇羞地捂住嘴,含羞带嗔的看了他一眼:“怎么……公子觉得,奴家还会吃了你不成?”

  一边说着,这个红衣女子便轻轻地往前迈了几步,扭动着腰肢风情万种的朝着白衍泽走来,在靠近他的时候竟然往前一扑就摔进了白衍泽的怀里。

  红衣女子本就身着轻衫,因为这个动作更是让女子胸前的春光展露无疑。

  “你怎么会在这里?”白衍泽目不斜视,皱起眉头,紧张地看了一眼晕倒的好友,怒道:“你把陆闻怎么了?”

  “奴家是谁此刻对公子来说重要吗?”红衣女子后退一步,仍是一副羞答答的样子:“奴家一人独自居住在这牡丹园之中,平日里不敢外出,寂寞的紧,倒是公子,竟带着朋友在牡丹园中露宿,奴家,奴家这……”

  她‘哎呀’一声,扯着帕子捂住了脸,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言君怡在念动符咒之后,已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欺近了这香艳现场,看着眼前这个女鬼居然演起了小鸟依人的戏码,不由得在心中暗笑。

  这牡丹园的故事早就传遍了,里面哪有什么独居的女人,倒是有一个厉鬼不假。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关于牡丹园闹鬼的这个传闻白衍泽等人也刚好听过,可他们不信鬼神,硬是闯了进来。

  白衍泽因为这个女人的过分热情吓得急忙后了一步,表情嫌恶地移开目光不想多看一眼这造作浮夸的女子,再看了一眼旁边闭紧了双目的陆闻,他眉头皱得更深了,怒喝一声道:“你到底对陆闻做了什么?”

  女鬼脸上隐隐涌现一丝怒意,但很快又恢复了笑容,娇声道:“公子何必在意那么多,你看今日月圆花好,不如和奴家一起快活可好?”

  一边说着她竟然开始解起了自己衣服上的绳结,将披在外面的红色短衫给脱了下来,露出了两根藕白色的胳膊,看起来很是撩人。

  言君怡透过窗户悄悄观察屋内情况,距离近到已经能看清这个女人脸上的妆开始有了些许的掉落痕迹。

  白衍泽看着这个一上来就对着自己脱衣服的女人,心中不祥的预感顿时更深,赶紧大声地阻止她:“姑娘请自重,白某只是误入了此地,现在就要带着朋友离开,还请姑娘不要为难!”

  “相公真是说笑,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怎么能够为难你们呢?”

  说着话,这名女子又靠近了白衍泽几分,微微一笑说道:“既然进了奴家的牡丹园,怎么连奴家是谁都不清楚?公子放心,奴家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女子朝着白衍泽的跟前飘了过来,一双玉手抚上了白衍泽的领口。

  白衍泽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警惕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只见她的脸上脂粉竟然开始掉落,露出了一小块干巴巴的皮肤,红中带紫,煞是吓人。

  乍然看到这样的景象,白衍泽心中一惊,直接伸手将女人推了出去。

  这个女人的身后是一根朱红色的柱子, 任何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推出去直接就会撞在柱子上,可是让白衍泽惊讶地是,这个女人似乎还没有挨到柱子就将身形稳了下来,也未见她的脸色有何变化。

  白衍泽心中暗道不好,他和陆闻之前预估到最坏的情况便是牡丹园真的有鬼,若这女子真的是鬼,他二人并非灵师根本无力相抗,而且还未开战便已先折损一人,只能先想办法带着陆闻逃出此地。

  白衍泽心中一边想着一边慌忙地去拉他的同伴:“陆闻?快醒醒啊!”

  可是被女鬼施法以致昏迷的人哪里能回应他的呼唤,不管白衍泽怎么拉也不见得有回应,待他仔细看去,同伴早已经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无论怎么拉也拉不醒。

  言君怡在屋外暗藏身形,不由得暗笑这两个家伙看起来玉质金相,其实实在是蠢到家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果然不是一般的愣头青。

  她眼光一转,看到了白衍泽手上拿着的长剑,推测那两个人并非平凡书生,应该是江湖中人,武功也应该不凡,才没有在刚开始就双双着了那女鬼的道,所以到现在还能有一个能清醒着。

  这江湖中人最麻烦,自以为武艺高超就算了,还是最不信鬼神的人,碰到了奇怪之事不但不躲开,还非要说是装神弄鬼,使劲凑上去,言君怡在收鬼时碰到最多的就是这些人,麻烦事一箩筐,还净拖后腿。

  看着白衍泽一脸慌张的拉扯着自己的朋友还惊讶地看着女鬼的这副样子,言君怡不由得心中一阵冷哼,这女鬼怨气深重,那个叫做陆闻的人早就陷入了她制造的幻境之中,哪是这么容易能叫得醒的,真是可笑。

  就在白衍泽不断试着叫醒陆闻的时候,女鬼已经再次凑到了白衍泽的跟前,笑嘻嘻地看着他道:“公子真是不解风情,奴家为你自建枕席你却推开人家,难道你的朋友真的比奴家还更能取悦公子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再次伸手去拉住白衍泽,肌肤下也隐隐出现了血红色的伤痕。

  白衍泽心中大骇,一心想要催动内力使出剑招,却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双脚就仿佛被死死的钉在了地上一般,只能抽出长剑护在胸前,瞪着眼睛怒视这个女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