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诡画
花一朵哟2019-10-14 10:472,211

  屋子里的变化就在刹那之间。

  黑手掉落瞬间,画像上的灵气压过了黑气,鬼脸哀嚎扭曲着,最后不甘地隐于画中,黑气渐渐消散后,画像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牡丹袅袅地盛开,貌美女子娉婷地站在其中。

  锋利的剑尖避开了画像划过墙壁,在墙上划过一道明显的痕迹,言君怡的一缕头发被削断,轻晃晃慢悠悠地飘到了地上。

  剑刃在言君怡的肩膀上方停着不动了。

  言君怡低头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黑手已经化成了一滩黑水,周围的地面被腐蚀的滋滋作响,并伴有黑烟从其中冒出来。

  清脆的“叮当”一声,长剑掉到了地上。

  站在言君怡身后的白衍泽茫然的道:“言姑娘……发生了什么事?”

  言君怡长舒一口气,看他的反应,言君怡就知道他已经逃开了红衣厉鬼的操纵,重新恢复了神智。

  白衍泽也注意到了地上那一滩黑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他显然吃了一惊,急急忙忙上前来拉过言君怡:“言姑娘,这个……这个莫非是什么毒物不成?”

  “不,是鬼手。”

  “鬼手?”

  白衍泽顿了一下,又问:“是那个红衣女鬼的?”

  “不是,和你说也说不清楚,不要问了。”言君怡摇了摇头。

  “言姑娘,刚才发生了什么?这场景怎么突然变了?难道刚才的那个是幻境?”还没等言君怡回答,白衍泽又自己接了下去:“不对,言姑娘给我开了天眼,如果说是幻境,那我也看不到啊。”

  “是幻境,不过这个和外面的牡丹花可不是一个层次的,这里藏着这幅画像,恐怕红衣厉鬼也怕我们走到这里来。”

  白衍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你刚才被厉鬼操纵,提着剑过来要杀我。”

  “那言姑娘你没有出什么事吧?!”

  “没有,你刚刚被怨气缠身,现在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那倒没有,我只感觉像是做了个噩梦一样,一醒来就看到自己拿着剑放在言姑娘的肩膀上,着实有些惊讶。”

  “嗯,你被鬼气侵蚀,没落下什么后遗症,那我就放心了。”

  言君怡的目光又回到了画像上。

  “之前我本想毁了这张画时,你为什么要拦住我?”

  白衍泽靠近了画像,仔细看了看后,又摇了摇头,道:“之前言姑娘要毁掉这幅画时,不知怎么的我竟然在这画中凉亭上,看到了一个男子,那男子和陆闻长得十分相像,言姑娘说红衣厉鬼栖身其中,我怕陆闻的魂魄也在里面,唯恐言姑娘那一剑会伤害到陆闻。”

  “陆闻?”

  “对,可是我现在再看这幅画,上面已经看不到陆闻了。”

  言君怡皱着眉头去看画像,画中的确是有一个凉亭,可那里空荡荡的,什么人也没有,更别提白衍泽所说的陆闻了。

  “你之前是不是看错了?”言君怡问道:“这画像的凉亭上面哪里有什么人?”

  “不,言姑娘,你相信我,我敢肯定的确是在这个凉亭里看到了一个男子,男子的脸和陆闻长得很像,所以我才拦住了你。”白衍泽肯定道:“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说这地方不对劲言君怡是相信的。

  自从进了这间房子以来,就处处显着各种诡异,先是截然不同的摆设,白衍泽又突然被厉鬼操控,而那画像之中还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鬼脸,所有的东西都变了,就只有这一幅画像还好端端的挂在墙上。

  “言姑娘,你说这红衣女鬼藏身在这画像里,那有没有可能陆闻的魂魄也藏在里面?如果我们贸然毁了这幅画像,会不会对陆闻的生死有影响?”

  “当然有。”言君怡皱眉,说:“红衣厉鬼成为厉鬼多年,道行高深,我毁了这一幅画像,可能不会对她造成对大的影响,可如果陆闻的魂魄的确藏在画像里,他是个普通人,如果毁了画,轻则陆闻魂魄受伤,重则魂飞魄散。”

  “这么严重?!”

  白衍泽一时间眉头深皱。

  “你们只是普通人,身上又没有什么保命的宝贝,你以为呢?魂魄可是很脆弱的。“

  白衍泽心下戚戚然:“那言姑娘现在要拿这幅画怎么办?”

  “红衣厉鬼藏身于这幅画中,她手中有陆闻,我们也不好直接出手,若是没有办法逼她出来,我也拿她没有办法。”

  “唉,这女鬼藏在画里,要是我们也能进到这画里去就好了。”

  人不是鬼,人是有实体的,薄薄一张画纸,又怎么可能把一整具身体装进去?

  白衍泽正叹着气,突然抓住了言君怡,惊愕地指着画像:“言姑娘,你看……陆闻又出现了!”

  陆闻果然在画像里?!

  言君怡一惊,也顾不得白衍泽又紧紧握着她的手臂了,连忙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白衍泽指着的仍是那一处凉亭,原本空荡荡的凉亭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出现了一个男人,一副书生打扮,可画上书生的脸,却赫然是陆闻的!

  “言姑娘,我说的没错吧,我刚才真的在画像里看到了陆闻!不过这个人刚才还没有的,现在怎么又出现了呢?”

  白衍泽说着,就要伸手去摸画像,似乎是要探探真假,言君怡来不及阻止,只能看着他的手碰到了画纸上,然后……陷了进去!

  画纸上在此刻仿佛变成了水面一般,白衍泽手伸进去的地方还有着微微波纹,看到这个景象,他自己都愣在了原地,来不及反应。

  生怕有什么不测,言君怡连忙把他的手拉了回来:“这画像是厉鬼的藏身处,你也敢空手去碰它?!”

  “我没什么大事,倒是这画像不对,言姑娘你也看到了看出,我的手一碰到画像,竟然陷到里面去了!”

  “你的手有没有什么感觉?”

  “没有。”

  “你刚才伸进去时,有没有感受到什么?”

  “也没有,若不是亲眼看到,我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的手伸进去连一点阻碍也没有,仿佛画像和墙壁都不存在一般,在画像里面,我也什么都没有碰到。”白衍泽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