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昏迷
花一朵哟2019-10-14 10:482,214

  言君怡想了想,对白衍泽说:“方才我们也都看过了,陆闻并不在那里,那两人虽然看不到我们,但我们待在那儿也没有什么用处。”

  她的一张小脸神情凝重:“红衣厉鬼藏身画像中,如果刚才的那个红衣女子不是厉鬼本身的话,那她就一定还在这画像里移动,只要她带着陆闻,我们就永远也找不到她。”

  白衍泽平日里武功是练得多了,可这神鬼之事他哪里有接触过,不由心中着急,问:“那该如何是好?”

  言君怡低头思考。

  可是还没等她想出什么办法来,旁边的白衍泽突然踉跄一步,靠在了言君怡的身上。

  言君怡还没来得及脸红,条件反射的想要推开他,可她的手都没有碰到白衍泽时,他就已经直直地朝着前面栽了下去。

  言君怡一惊,连忙叫道:“白衍泽?”

  白衍泽什么反应也没有。

  言君怡连忙蹲下身,将白衍泽翻了一个面,只见他双眼紧闭,脸上隐隐有一团黑气萦绕,言君怡又用力地拍了拍他,直到把他的脸都打红了,也没见白衍泽有一丝清醒的迹象。

  这是厉鬼的地盘,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言君怡还想过他会被厉鬼掳走作为人质的可能。

  如今白衍泽昏倒在地,面色平静,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如果忽略掉他脸上的那一团黑气,不知道的人看到了,还以为他是在睡觉。

  睡觉?

  言君怡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她连忙去探查他的魂魄。果然,白衍泽的魂魄也隐隐约约有脱离身体的预兆,言君怡连忙施了一个法诀,将他的魂魄定在了身体之中,原本不安分的快要逃走的魂魄才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这个样子,就像是陷入了女鬼的迷障一般。

  可他们现下是在画像之中,进来也是为了寻找红衣厉鬼,那么此时这里又怎么会出现迷障呢?

  等等……

  言君怡”嚯“地站了起来。

  只见她左手掐诀,右手直指天空,磅礴的灵气从剑尖激射而出,直朝蓝蓝天空之中飞去,凝成的灵气团在天空之中猛地炸开,连地面都开始摇晃了起来。

  这个画像也是一个幻境,原本的宁静陡然被打破,随着灵气团的炸开,原本碧蓝的天空也昏暗了下来,霎时间狂风卷地,席卷之处犹如暴风雨侵袭,大朵大朵的牡丹花从花枝上被卷下来,有在半空中湮灭消失,原本嫩绿的枝干转瞬枯败。

  这画像中的牡丹园,也变成了言君怡熟悉的样子。

  就和外面的那个牡丹园一模一样,灰颓枯败。

  牡丹园一直就只有一个。

  言君怡的手缓缓放下,提着剑站到了白衍泽的旁边。

  不论是外面的牡丹园还是画像中的牡丹园,都只有一个牡丹园,那些蓝天绿草,还有盛开的牡丹花,以及凉亭之中郎情妾意的男女,都是女鬼制造出来的假象。

  言君怡的剑尖能碰到石柱,是因为凉亭真的存在于牡丹园之中,可厉鬼却没有办法找来活生生的人来代替那一对男女。

  幻境就是,看到的都是虚幻。

  和之前看到的牡丹盛放不同,红衣厉鬼一开始就先让他们放下了警惕,故意让他们误以为她是藏在画像里,接着以画像为媒介,当他们跳进画像时,就已经跳进了她的迷障之中。

  也就是说,言君怡和白衍泽在刚进入牡丹园时就已入了幻境,只是幻象和现实一模一样,所以她们才没有分清楚,一步一步地被红衣厉鬼所骗。

  随着言君怡灵气的释放,半空之中突然冒出一团黑气,言君怡抓紧了剑,做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站到了昏倒的白衍泽前面。

  黑气翻滚涌动着,里面似乎正酝酿着一场风暴。

  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一声‘喝喝’的笑声,与此同时,红衣厉鬼猛地从黑气之中钻了出来,她的双手化为利爪,用力地朝言君怡扑了过来,眨眼就到了她的面前。

  锋利的指甲与利剑相击,发出一道类似于金属碰撞的声音,言君怡吃了一惊,很快和女鬼分开,抓着白衍泽跳到了一边。

  正常来说,任何指甲被锋利的剑刃削过,就只会留下一道平滑的切口,然而这女鬼的指甲却不是这样,言君怡的剑不但没有给女鬼留下任何伤口,她的手反而被这力道震得发麻。

  红衣厉鬼的指甲坚硬无比,堪比一把名兵利器,她的指甲就是她的武器,在之后的交锋之中,言君怡还发现,就连她的身体也是坚硬无比。

  有一次言君怡有机会将剑刺入她的胸膛,饱含灵力的剑一旦刺下去,剑上面的灵力和女鬼体内的怨气便会发生碰撞,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会让红衣厉鬼再也无法动作,也能一举让她失去行动能力。

  然而让言君怡没想到的是,言君怡的剑尖停在了她的胸膛,剑尖刺到了皮肤,但是接下去无论言君怡如何使劲,都没有办法让剑再前进一寸。

  言君怡的动作激怒了红衣厉鬼,她仰头咆哮一声,身上怨气大涨,天空都为之变色,不一会儿黑气弥漫在了牡丹园的上方,阴雷阵阵,阴风滚滚,整个牡丹园都陷入了恐怖的气氛之中。

  如今正是三更半夜,阴气最盛的时候,红衣厉鬼的能力也在这个时段最为强盛。

  言君怡突然有些后悔,白天的时候鬼怪基本不会出没,而且在那个时候也是他们一天之中最弱小的时候,言君怡如果是选在白天来到这牡丹园,找到那副画像毁去,必定能重伤红衣厉鬼。

  可如果拖到白天再来牡丹园,估计陆闻的性命也不保了。

  旁边的白衍泽还在昏迷着,言君怡从怀中掏出几张护身符箓塞到他的怀里,然后一脚将他踢得远远的,让他离开了女鬼怨气侵蚀的范围,这才重新冲过去与红衣女鬼缠斗起来。

  这红衣厉鬼不像是她化身红衣女子时,还能捏着手帕和白衍泽调笑几句,现在的她理智全无,只凭着一丝执念在战斗。

  她不知疲倦的朝言君怡一次次攻来,身上的怨气将周围的土地都浸染透了,地上的牡丹花枝在怨气的侵蚀之下化为黑烟消失在半空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妖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