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需要你
苏静初2016-10-20 13:363,287

  欧阳奕是有点名气,但是S市里老资历的心理咨询师更多,秦凯如果有心帮忙,应该找个更权威的才对,没必要辗转找到他这里来。

  秦凯听了,苦笑说:“这事不好张扬,老资历的咨询师确实不少,但是我对这一行并不了解,更没什么熟悉的。唯独认识的,就只有欧阳医生了。欧阳医生我是打过交道的,很清楚医生的品性,所以才会冒昧找上门来。”

  厉害的心理咨询师确实还有很多,但是品性如何他也摸不准。

  三年前见过欧阳奕,秦凯就对他的性情颇为欣赏。尤其三年后欧阳奕为了护着章心湄这个病人免受章嘉慧的骚扰,直接从医院请假把人带回家去,就足以让秦凯放心,虽然中间有三年没见过面,但是欧阳奕的为人一点都没变。

  欧阳奕摇摇头,无奈地说:“秦警官就算给我戴一顶大高帽,我也未必会应下这事。”

  “我知道欧阳医生是谨慎的人,”秦凯见服务生一手拿着托盘过来把两杯咖啡和热巧克力放下,点头向对方致谢,等服务生走远了,这才继续开口:“她算是我的堂姐,姓石,父亲是石腾。”

  提起石腾无人不知,在国内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腾龙集团的创始人。

  欧阳奕皱眉,想到十天前石腾心脏病发突然去世,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女石倩。

  现在石倩突然出事,肯定跟继承集团的事有关系。

  这么大的麻烦,欧阳奕更加不想牵扯其中。

  还没等他开口,秦凯继续解释说:“其他不必多说,她三年前嫁给了任暄杰,两人有个女儿,可惜没到周岁就夭折了。堂姐郁郁寡欢,很少出门。最近石腾病逝,三天前我在第三医院见到她,是任暄杰亲自把她送过去的。”

  石腾一死,石倩就疯了吗?

  章心湄皱了皱眉,忍不住插嘴问:“是因为父亲的死而悲伤过度,加上之前女儿的死,情绪不稳定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前后只有十天的功夫,不多观察一下就直接送去第三医院吗?”

  第三医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进去,就算没疯最后也得被逼疯了。

  如果石倩疯了是假,那么送她去第三医院的任暄杰的举动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毕竟石腾膝下只有石倩这么一个独生女,如今石腾病逝得突然,要是没提前立下医嘱,石倩又出了事,那么腾龙集团不就是任暄杰的囊中之物了?

  同床共寝三年的丈夫为了得到腾龙集团把自己送去第三医院跟疯子为伍,就算石倩起初没疯,现在也该气疯了。

  秦凯摇头说:“也不算是任暄杰主动把堂姐送去第三医院的,而是因为堂姐忽然暴起打人,动静太大被保姆看见,把小区保安叫进来制止了堂姐。任暄杰被打得头破血流,送去医院缝了十二针。小区其他户主听说了这件事,一再要求任暄杰把石倩送去第三医院。如果他不答应,那么户主就会联合起来把人送进去。”

  “所以说任暄杰宁愿自己把石倩送进第三医院,也不愿意由别人做这件事?”章心湄挑眉,看来任暄杰也算有良心,起码不是因为石腾一死就打算解决掉石倩,然后独占腾龙集团,把再没有利用价值的石倩主动扔进第三医院去了事。

  欧阳奕没有章心湄那么感性,公事公办地问:“秦警官是想让我给石小姐做一次鉴定,那么第三医院是谁给石小姐做的精神鉴定?”

  “是陈克陈主任。”

  听了秦凯的回答,欧阳奕摇头:“陈主任是有名的精神科教授,他做的鉴定不会有错。据我所知,陈教授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尤其涉及到专业上,绝不可能为了私心而造假。”

  言下之意,既然陈克下的判定,那么石倩确实有住院的需要了。

  知道很多家属对此不能理解,又对精神病院有诸多误会,欧阳奕看在秦凯的面上,难得解释几句:“第三医院没有秦警官想像得那么可怕,石小姐的情况如果严重,在第三医院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对她的病情也有帮助。毕竟医院里有专业的医生和护士,知道怎么帮助石小姐。”

  秦凯双手交握放在桌面上,视线紧紧盯着他问:“如果第三医院真是那么好的话,为何欧阳医生之前没把章小姐送过去?我听说院长给欧阳医生提了这个建议,但是被欧阳医院断然拒绝了。”

  他的意思很明白,欧阳奕为了章心湄而偏心,没把人送去第三医院。明显知道第三医院不是什么好地方,他都不乐意把人送过去,现在却劝秦凯把石倩扔到那样的医院里却不闻不问吗?

  “秦警官可能对专业上的事不够了解所以有些误会,当初院长会有这个提议,是认为记者会影响到章小姐的情绪和病情。但是她的情况跟石小姐不一样,如果已经发生攻击性行为,有专业人士看管,对她和身边人更好。“欧阳奕听了秦凯的话也没生气,而是耐心地解释清楚。

  毕竟一般人对心理咨询师的误解有很多,对秦凯这样的质疑也不是第一回听了。

  秦凯听了他的话,知道自己把私人感情代入,难免对欧阳奕有些偏颇,低着头有些歉意地说:“都说堂姐攻击了任暄杰,我其实是不信的。堂姐只有一米六的个子,从小娇生惯养,娇小得很。任暄杰有一米八,经常健身的关系身强力壮,没道理会挡不住堂姐那点力气。”

  章心湄有些意外地问:“秦警官是认为任先生是故意的?但是精神病人在发病的时候有异于常人的力气,这点倒是不意外。”

  她曾在第三医院实习,见过一个干瘦的中年妇女发病的时候,三个年轻力壮的男医生都差点压不住。

  石倩如果真的是发病的缘故,别说任暄杰是个强壮的男人,两个他也未必能挡得住。

  欧阳奕赞同地点头:“不错,我曾见过一个年近五十的男病人徒手把医院窗口的栏杆硬生生掰断,甚至从这个三楼的窗口跳下去,别说骨折,就连擦破一点皮都没有。虽然很难相信,除非能够亲眼看见,我能理解秦警官担心亲人的心情,不过患者在发病的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秦凯张了张口,忍不住又说:“堂姐见到我的时候一个劲跟我说她没病,想要回家,又很害怕被留在医院,一直哭个不停……”

  “精神病人没有自知力,看起来就跟普通人没什么不同,也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问题。”欧阳奕摇头,打断了他的话,心知秦凯关心则乱,既不了解精神病人的表现特性,只一味不忍心让石倩留在第三医院,执着得觉得这位堂姐并没有任何问题。

  对于这样的亲属,欧阳奕也并非第一次见了,于是又问:“陈主任的鉴定理由是什么,方便告诉我吗?”

  秦凯点点头,回答说:“陈主任问过之后,认为堂姐有幻觉出现,才会无缘无故攻击任暄杰。但是她究竟看见的是什么,就一直没问出来,估计是相当可怕的东西,陈主任初步判定堂姐是精神分裂症。”

  以幻觉作为理由判定十分合情合理,加上石倩有明显的攻击性行为,的确有住院的需要。

  “陈主任的鉴定听着并没有任何问题,即使是这样,秦警官还是要我再做一次鉴定?”欧阳奕皱眉,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因为再次鉴定的事而让同行的处境变得尴尬。

  秦凯重新找人来做鉴定,显然是不相信陈主任的鉴定结果,这简直是对他的专业素养有所质疑,传出去就得让陈主任十分为难了。

  知道欧阳奕不是很乐意做这个坏人,秦凯无奈地请求说:“我不是不相信陈主任的鉴定结果,而是打从内心深处就不愿意接受堂姐发疯这件事,只能来拜托欧阳医生了。”

  比起陈主任,他是更相信欧阳奕。

  如果欧阳奕跑这一趟之后的鉴定结果跟陈主任一模一样,那么秦凯就不会继续执着于这件事,也愿意配合陈主任对石倩以精神病来做治疗。

  当年的事算是欠了秦凯一个人情,欧阳奕也不好拒绝,但是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我会先打电话跟陈主任沟通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会去第三医院跑一趟。当然,到时候也需要秦警官陪同。”

  秦凯立即明白了欧阳奕的话,是想以家属的身份探望石倩的时候顺便做鉴定。这一来不至于引人注目,让陈主任下不了台。二来也能让秦凯亲耳听见结果,不至于让他再心存侥幸。

  “我明白了,那么就麻烦欧阳医生了。”

  等他走后,章心湄喝着已经凉了的热巧克力,眨眨眼说:“欧阳去的时候也带上我?”

  “不行,”欧阳奕断然拒绝,瞥了嘟着嘴不高兴的她:“我答应了妈,三天内你就要搬出去,是时候该开始收拾东西了。”

  “小气鬼!反正我两手空空住到你家,也没多少东西带走的。”章心湄神色有些黯然,当初走的聪明,大部分的东西都留在房子里了,只随身带了两件替换的衣服和贵重的东西,谁知道车祸一把火什么都烧光了。

  除了欧阳奕,她现在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继续阅读:第14章 帮助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