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看着你
苏静初2016-10-26 15:133,252

  秦凯听了,不由一怔,急急追问:“欧阳医生只凭着章小姐简单描述堂姐的情况,就能判定出来?”

  不是他不信欧阳奕,而是这样得出结论实在太儿戏了一些。

  欧阳奕能明白秦凯的顾虑,笑着摇头说:“你该相信我师妹的判定,让小湄说说她的看法?”

  章心湄被点了名,被秦凯看了过来,思索片刻这才不急不缓地解释说:“我也赞同欧阳的结论,认为石小姐并没有任何精神疾病。或许秦警官觉得住院服药后病情得到控制,甚至是快速恢复了,我可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

  “能恢复到对答如流,而且并没有任何幻觉,不仅没幻视也没幻听,这个最重要的精神疾病的症状不存在,那么就不能作为判定的依据了。”

  就连她第一次见石倩,还是短短这么一段探视时间就能得出结论来,那位陈主任没理由会出现这么大的误判。

  章心湄看向欧阳奕,满脸疑惑:“听熊教授提起过陈主任,对他赞不绝口,这么简单的事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秦凯冷哼一声,接话说:“只有一个可能,陈主任被人收买了,睁眼说瞎话,愣是把堂姐断定为精神病,强留她住院。”

  那么石倩住院后,又是谁得到最大的利益?

  得到利益最多的,很可能就是收买陈主任的人。

  章心湄也觉得除了这个可能,陈主任这样一个有名的精神科医生不会胡乱做出这种狗屁不如的判断来。

  身为医生却为了私心做出这种违心的判断来,简直是害人!

  她十分气愤,神色不悦地急急开口:“不如我们去联系媒体曝光陈主任这种恶劣的行径,他害了石小姐,指不定还害了很多其他无辜的人。”

  要是谁都能收买陈主任,第三医院的住院部里不就全是“被精神病”的可怜人了吗?

  按理说,如果得了精神疾病是不幸的,尽早送到医院里做合理的治疗,能够尽快回到社会重新恢复原本的生活,对精神病人来说是一件大功德的好事。

  然而如果根本就没有病,却被强迫住院,又服下精神病的药丸,等于是慢慢毁掉一个人。

  光是想想,章心湄就觉得可怕。

  职业原本没有对错,外科医生拿着的手术刀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

  她以前听说的时候只会一笑置之,谁会想到有一天亲眼目睹?

  比起章心湄,秦凯更是生气,一双手握成拳,眼底的怒意怎么也压抑不住:“是该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但不是现在。”

  他比章心湄来得理智,虽然气愤,可是更明白打草惊蛇后,很可能抓不住那个幕后黑手。

  “陈主任固然可恶,但是他身后指使的那个人更该死!我会尽快把那人揪出来的,不管遮掩得再怎么严实,绝不可能打扫得一干二净,不留痕迹。”

  秦凯对欧阳奕点点头,感激说:“多谢欧阳医生和章小姐的帮忙,特地跑这一趟。”

  章心湄连忙把手里的棉花拿出来,就要递给他,却被欧阳奕拦下了,把带血的棉花一分为二:“想必秦警官之前已经化验过了,但是隔了几天,不妨再试一试?”

  秦凯小心翼翼接过一半的棉花仔细放在上衣口袋里,他跟欧阳奕分别找人化验再对比,这是最好不过了:“又要麻烦欧阳医生了。”

  “秦警官不用客气,当初的事还没多谢你。”欧阳奕笑笑,摇头说:“我们就不要互相谢来谢去了,不然没完没了的,何必那么见外?”

  听了这话,秦凯也笑了:“对,太客气就是见外了。”

  欧阳奕的脾气很对他的胃口,这个朋友自己是交下了。

  “那我先走了,得到结果后再联系你。”秦凯迫不及待想要尽早得到化验结果,一口喝完面前的咖啡,起身去结账后很快匆忙走了。

  “我们也走吧,”欧阳奕带着章心湄出了咖啡厅没多远,却被人拦下了。

  对方是个中年男人,穿着黑色外套,个子比欧阳奕矮一头,正仰着脸瞪向欧阳奕:“你来这里做什么?”

  “原来是陈主任,我跟朋友从咖啡厅出来,还能做什么?难道来这边喝咖啡,还要陈主任点头允许才行?”

  欧阳奕的神色淡淡的,语气里带着不满。

  章心湄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原来他就是陈主任。平庸的五官,靠后的发际线,紧绷阴沉的神色,看着就不是好相处的性格。

  因为石倩的事,她对陈主任十分不喜,却没掩饰把这份心思表露在脸上:“我们正要回去,不知道这位陈主任还有什么事?”

  发现除了欧阳奕之外还有个年轻女孩,似乎两人只是恰好经过在这咖啡厅里喝咖啡休息,陈主任狐疑地瞥了两人一眼,真有这么巧合的事?

  昨天欧阳奕打电话给他,说要到第三医院探望一个叫石倩的病人,今天就从医院门口经过?

  陈主任不相信什么巧合,但是两人的确从咖啡厅出来,也没什么其他的举动,他还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

  他退开一步,章心湄瞪了一眼过去,这才跟着欧阳奕走了。

  两人走远了,陈主任还留在原地,神色若有所思。他伸手摸了一下裤口袋里的手机,想了想还是松开了,并没有拨通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章心湄走到这条街的尽头,这才不经意地回头望了一眼,皱眉说:“他一直在看着我们。”

  显然欧阳奕刚才的解释并没有打消陈主任的疑虑,章心湄不喜欢他看向两人的目光,带着浓重的探究和无声的指责。

  明明做错事的是陈主任,怎么他反而像是看犯人一样紧紧盯着别人?

  欧阳奕轻轻拍了拍章心湄的后背,示意她不要再往后张望,招手叫来出租车:“疑神疑鬼的,证明他心里有鬼。”

  章心湄点头,陈主任一再拒绝欧阳奕探望石倩,遇到之后还满脸防备的神色,就足见他在紧张。

  要不是做了亏心事,哪里会这样?

  “只希望秦大哥很快能够找到证据,把他这样的害虫从第三医院里清除出去。”

  她不希望以后东窗事发之后,所有人会以为精神科和心理科的医生都跟陈主任一样不负责任,为了私心可以加害病人,彻底坏了这个行业的名声。

  有医德和医术的医生很多,章心湄不愿意看到陈主任这样的败类就像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秦大哥?你什么时候跟秦警官这么熟了?”上车后,欧阳奕听了章心湄对秦凯的称呼,不由问了一句。

  “在医院里不好叫警官,秦大哥也没有在护士前表露身份的意思,我就顺势这么叫了,现在一时没能改过来。”章心湄想着秦凯大她几岁,这么称呼也没什么不妥。

  欧阳奕点了下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跟出租车司机报了地址。

  “先去朱雀大道,我有个熟人在那里。”

  章心湄明白,这是打算去化验石倩的血液里有没残留的物质。

  他特地打了个电话过去,确定对方现在有空这才直接到的。

  “欧阳,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两人刚下车,就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生迎了上来,对着欧阳奕满脸熟稔的笑容。

  这声音很熟悉,章心湄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不由一时恍惚。

  “这是秦玥,曾经到家里来过的。”欧阳奕见章心湄怔忪在地,一把抓着她的手腕把人拉到身边来介绍说。

  秦玥这才看见他身后的章心湄,瞳孔一缩,立刻就认出了她的身份,嘴角的笑容就变淡了一些:“欧阳说有事要帮忙,是她吗?”

  “不是,是我有个血样想请你帮忙化验,最好能够仔细一点,尽早出结果,我等着急用。”

  听说是欧阳奕的事,秦玥满口答应:“欧阳见外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一定会好好化验的,东西呢?”

  欧阳奕听了她这话,才从口袋里把那团带着血的棉花拿出来:“那就麻烦你了。”

  “都说欧阳你不用对我那么客气的,实在太见外了……”秦玥嘟着嘴抱怨,却更像是撒娇的语气。

  章心湄有些听不下去,低着头只盯着自己的脚尖没吭声。

  “等出了结果你再联系我,我们先回去了。”欧阳奕比划了一个电话的手势,就要带着章心湄走了。

  秦玥追上来两步,诧异地问:“这就回去了,不到实验室看看吗?”

  “不打扰你工作了,等结果出来再请你吃饭。”

  话说到这个份上,秦玥不好继续留住他,只好故作大方地笑说:“我记下了,这顿大餐欧阳以后别想赖掉啊。”

  “到时候再约时间,地点你来订。”欧阳奕爽快地应下,两人重新上了出租车,却异常的沉默。

  直到下车的时候,章心湄也没问欧阳奕关于秦玥的事。

  她是一直知道秦玥的,但是欧阳奕从来没对秦玥表示过妹妹之外的感情,章心湄就很快释然了。

  但是三年过去了,秦玥看向欧阳奕的眼神里依旧深藏着爱意。

  他……看出来了吗?

继续阅读:第17章 记挂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