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折磨你
苏静初2016-09-05 17:343,264

  记者围着医院一整天,几次试图进去,都被保安拦下了。

  他们不死心,绕到后门蹲守,就不信拍不到当事人。

  有人在窗边拍到了欧阳奕的身影,证明这位章心湄的心理咨询师还在医院内,更是24小时一步不离开。

  虽然早就有视频在网上传播,但是对记者来说,车祸唯一的幸存者章心湄,原本就是一个相当有挖掘潜力的新闻对象。

  无论真相如何,接近和采访章心湄,绝对能得到第一手的爆料!

  加上欧阳奕不小的名气,心理咨询师和女病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记者可以预见这则新闻绝对能让报刊的销售量突破新高。

  这时候一个浑身穿着防护服的医生推着一架轮椅出来,轮椅上的人看不清男女,被白色的床单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

  眼尖的记者立刻上前,医生瓮声瓮气地开口:“这位是麻风病人,正要转去传染病中心隔离治疗。”

  麻风病!

  记者抱着摄影机吓得掉头就跑,生怕被传染了。

  把轮椅推到停车场,打量周围没有人,欧阳奕才摘掉防护服的帽子,头发早就被汗水打湿了。

  他顾不上擦掉额头的汗,飞快地掀开床单,解救出章心湄来。

  她懵懂地仰头看见欧阳奕,露出安心的笑容。

  欧阳奕摘掉她戴着的耳塞,担心周围的声音会吓着章心湄,特意弄来的一对防噪音耳塞。

  事情比他预料中还顺利,两人顺利离开了医院。

  扶着章心湄上车,平躺在后车厢,欧阳奕脱掉防护服,戴上帽子和墨镜,径直上去发动了车子。

  尾随在一辆探访家属的私家车后面,记者看来并没有察觉。

  欧阳奕还是不放心,在外面绕了一圈,这才把车子开到了小区的停车场。

  担心上楼的时候碰到陌生人吓着章心湄,他柔声说:“闭上眼,等我叫你的时候再睁开好吗?”

  章心湄点了点头,满眼依赖和信任。

  不管欧阳奕说什么,只要在这个人的身边,她就不会害怕。

  “真乖,”欧阳奕揉了揉章心湄的乌发,重新给她戴上耳塞,长臂一伸把人打横抱起。

  他刻意调整了姿势,让章心湄的小脸埋在自己的怀里,看不清容貌。

  公寓的住户不多,一梯两户,保安对欧阳奕也很熟悉,热情地打招呼后,看到他怀里抱着章心湄,不由一怔。

  他在这里呆了三年,还是第一次看见欧阳奕带女人回来:“女朋友?”

  “是我的未婚妻,她身体不好,最近会在这里休养至少一个月。”欧阳奕双手没有空,示意保安帮忙开门。

  保安呆呆地看着他们进了电梯,想到不少女住户打听欧阳奕的事,没想到他早就有了未婚妻,恐怕大家知道后都要失望了。

  电梯停在十八楼,欧阳奕放下章心湄,摘下耳塞,在她耳边低语:“我们到了,你可以睁开眼了。”

  他打开门,对章心湄做了个请的动作。

  章心湄对陌生的环境有些害怕,四处张望,一直贴在欧阳奕的身边慢慢走进去。

  公寓装修得很简单,当初欧阳奕是贪图这里离医院近,平日下班的路上随便吃点什么,回家就是洗澡睡觉,室内他根本没有心思去装点。

  除了必要的家具和电器,整个屋子显得有点空荡。

  床单还是纯黑色,欧阳奕担心太阴沉的颜色对章心湄不好,索性把被单拆掉去洗,示意她去衣柜里挑一张喜欢的床单。

  章心湄看了又看,指着最里面一张红色的被单。

  欧阳奕一愣,沉默地把被拿出来。

  见他似乎不高兴,章心湄怯生生地抓着欧阳奕的袖子,脸上全是忐忑。

  欧阳奕把被单罩上,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懂,伸手抚了抚七成新的被单:“这是我爸妈结婚二十周年时买的,可惜没多久就用不上了……”

  他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个主卧就让给你睡,我去隔壁的客房。”

  欧阳奕这里很久没人来了,客房也没怎么打扫过,今晚看来要劳累一番了。

  他卷起袖子,把客房的地板拖了两遍,床架擦干净,床单铺上,已经快八点了。

  章心湄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正对着客房能够看见欧阳奕的地方。

  见他出来,章心湄立刻就贴了过来。

  欧阳奕好笑:“饿了吗?”

  章心湄摸着肚子,犹豫了一会才点头。

  他很少在家里做饭,厨具虽然有简单的几件,调料也有,可惜冰箱里除了啤酒和矿泉水,什么食材都没有。

  章心湄身边离不开人,欧阳奕只能叫外卖,又打算明早下单让小区超市把新鲜的食材洗好送过来。

  虽然价钱会贵一点,但是胜在方便。

  让章心湄选,她二话不说就点了中间那张披萨。

  欧阳奕早就猜到了,无奈地说:“这种垃圾食品还是少点吃,没有营养……今晚凑合一下就算了,以后再不能吃了。”

  章心湄听得似懂非懂的,知道今晚吃披萨,对他笑得很甜。

  披萨叫的是她最喜欢吃的海鲜芝士,脆脆的,吃得停不下来。

  眨眼间就吃掉一半,欧阳奕不得不抓住章心湄脏兮兮的右手:“晚上不要吃太多,会睡不着的。”

  她眼巴巴盯着剩下的一半,用左手肘往前推了推,示意欧阳奕吃完。

  不吃完,章心湄就不肯睡觉,他只能把余下的都吃掉,味道还不错,感觉偶尔吃一下垃圾食品也没什么不好。

  拉着她去洗了手,又用热水泡过的毛巾给章心湄洗脸,欧阳奕忽然觉得自己不是咨询师,而是沦落为保姆了。

  不过等她恢复了,两人就不会再见面。这段时间的记忆,章心湄也不一定会保留,很可能会忘记得一干二净。

  这是PTSD的患者常有的后遗症,所以他也不必担心以后遇上章心湄,想起这几天的事会觉得尴尬。

  该睡觉的时候欧阳奕才发现问题,章心湄是直接穿着病人服出来的,家里也没有给她替换的家居服。

  他在衣柜里翻来翻去,最后只能拿出自己的睡衣:“你先凑合穿着,等会我去网上给你买两套来替换。”

  章心湄单手抱着睡衣,低头嗅了嗅,似乎觉得有欧阳奕的味道,对着他高兴地笑了。

  看她不像会换衣服的样子,欧阳奕忽然懊恼自己不该这么轻率把人带回家来,现在还得亲自给章心湄换衣服。

  他咽了咽唾沫,推着章心湄背对着自己坐下:“来,换上睡衣。”

  她乖乖地坐好,欧阳奕撇开脸,硬着头皮伸手帮忙脱掉病人服,又把睡衣给章心湄套上。

  不留神指尖碰到温热光滑的肌肤,他颇为尴尬,动作更加小心翼翼。

  护士居然没给章心湄穿内衣,不过也是,布料里面有铁圈,要是破了露出来,她很可能就会弄伤自己。

  不过区区六颗纽扣,欧阳奕就弄得满头大汗,比工作一个小时还要累。

  他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上衣穿好,剩下的就是裤子了。

  这甜蜜的折磨,真是叫人难以招架。

  欧阳奕索性闭上眼脱掉章心湄的裤子,把腿上搭着的睡裤撑开向前一送:“来穿上。”

  半晌没有动静,他只能睁开眼,看见章心湄的双眼忽闪忽闪地看着自己,却一动不动的。

  见欧阳奕终于睁开眼,她高兴地扑了过来,双臂绕在他的脖子上,整个人贴在他的怀里。

  欧阳奕苦笑,章心湄肯定以为自己在跟她玩耍,只能叹气。

  “穿着,不然会着凉的。”

  章心湄玩得起劲,在他身上左闪右避,一直挂在欧阳奕的脖子上躲来躲去,整个人在他身上滚了一圈。

  欧阳奕好不容易把人抓住,她还笑眯眯的,一张脸因为躲避而染上两朵红晕,不再是之前的苍白。

  发现他的手放在了章心湄的大腿上,欧阳奕仿佛烫着一样缩回手。

  章心湄趁机爬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脸,突然低头在欧阳奕的眉心亲了一口。

  这是之前欧阳奕无意中的动作,没想到让她记下来了。

  欧阳奕仰起头,章心湄一双水润的眼眸里只有他的身影。

  眉心还残留着湿润柔软的触感,两人的脸很近,彼此的呼吸喷洒在脸上,暧昧的气息的身边萦绕。

  盯着她的双唇,欧阳奕不由自主地仰起头。

  欧阳奕只要再凑近一点,就能吻上她的唇瓣,再次体会那叫人不能自拔的芬芳。

  但是他对上章心湄茫然的目光时,霎时间只觉得一盆冷水从头落下。

  如果现在对她做了什么,不是趁人之危吗?

  欧阳奕向后一仰,双臂搂住怀里的章心湄,嘴角的笑容苦涩又无奈:“你真是我的克星,总是拿你没办法……”

  章心湄无辜地趴在他的胸膛上,仰着小脸满脸疑惑地看着欧阳奕,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不明白也好,要是你一直都是这样……”欧阳奕一顿,自嘲一笑:“我在说什么傻话呢。”

  章心湄总会痊愈的,那一天就是他们分开的时候。

继续阅读:第7章 宠着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