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与爱情无关
一片口香糖2016-09-04 15:133,838

  在机场出口接到方乔,已过深夜十点钟,时敛森等得面如土色,甭管方乔再是美若天仙,他也已经摆不出虚与委蛇的一套与她周旋。

  整个沙川市像是人间仙境,雾霭沉沉,航班一延误就是四个小时。尽管是天气原因造成的,方乔依然自认理亏,飞机降落后第一时间联系上时敛森,复又匆匆拿了行李,小跑着在出口处找到他的车。

  素面朝天的方乔手肘处挽着今年春季的新款驼色风衣,烟灰色的连衣羊绒裙勾得她身材愈发娇好,曲线玲珑,露出一截弧度优美的小腿,脚踩一双细长的红底黑色绒面高根鞋,衬得她整个人婀娜多姿,卷曲的长发随意用发卡束在脑后,倒比精心修饰过的还要美丽。

  哪怕人潮涌动,寒意袭人,她走过的地方,总能带起一小波回头率。

  这样的女子,撇开家世和学历不谈,确实已经够得上名媛女神的称号。

  方乔气质清新,举止柔和,美得内敛。

  这是方乔上车后,时敛森对她的第一印象。

  “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没生气吧?”方乔笑意吟吟地开玩笑,她之前已经与时敛森有过信息往来,也就不再表现得过于拘谨。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时敛森不会有失风度到对一个刚认识的女人翻脸,答非所问:“饿了吗?”

  “还真饿了。”方乔如实承认。

  “想吃什么?”

  “你有好的推荐吗?”

  这样客套的说辞,等同于回答“随便”二字,无形中把皮球踢给了时敛森。

  虽说时敛森是土生土长的沙川市人,可他从小漂泊在外,并不能真正像个当地人一样,带着方乔玩转沙川市。

  最后决定去吃日料,这家店是方乔用手机搜到的,环境和菜品都是满分评价。

  时敛森自然是主随客便,泊好车之后,与方乔并排走进这家日式风味浓郁的店。店外挂着纸糊的灯笼,灯笼上用毛笔写的字,字迹有些潦草,时敛森第一眼并未看明白,他不在意这种细节,直接由穿着精美和服的服务员领着进屋。

  身着和服的女子眉目低垂,黑色长发挽起,几绺小碎发俏皮得落了出来,贴在耳边,整个人的气质婉约清透。从侧面看去,她的下颚尖尖的,神态顺从,略微带着几分日本女子的贤淑和礼节。

  “トイレがどこにますか?”(“请问洗手间在哪个方向?”)时敛森鬼使神差用半吊子日语问了一句,身着和服的女子回过头,眼神有片刻的迟疑,似是在分辨他话语的意思。

  这位服务员正是林鹿,她从这个月头才开始到这家店打工,薪资是按工时算的,比起快餐店来稍微高一些,但相对也离学校更远。她决定来这边打工,权衡过乘车的线路与时间,下班后正巧可以赶上20路公交的末班车,并且无需换乘直达学校,她二话不说便争取了这个机会。

  林鹿误以为时敛森问的是他们的雅座是哪间,于是稍稍加快了脚步,领他们去一间最为清幽的包厢,再适合不过谈情说爱,她站在门边,弯腰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时敛森见此,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问:“ あなたは決めますか?”(“你确定?”)

  林鹿保持端庄的微笑,郑重地点了点头。

  时敛森存了捉弄的心,方乔一眼便知,唯有林鹿非旦毫无察觉,反倒是心安理领着他们入座,按部就班将菜单交到他们手中,然后静默地等在一旁,连呼吸都刻意压到最低。

  他们并不点工序繁复的菜品,只要了简单的小食,却每一道都精致。

  林鹿将滚烫的松露牛肉汤端上桌的同时,恰巧碰上方乔将手机准备放回桌上,林鹿的手一偏,手背不偏不倚烫在了锅子上,疼得几乎冒泡,所幸那锅汤完好无损,她也就强忍着痛没有说。

  手背红了一大片,好在她可以藏在和服宽松的袖子里,退出雅间之后,她去洗手池用凉水冲了很久,成效甚微。

  无巧不成书,林鹿在洗手池边碰到了今晚在这里用餐的师兄梁奇,林鹿大一那年,正值梁奇毕业。他们虽说是校友,但接触少之又少,可尽管如此,这几年间,梁奇对林鹿的照料并算不得少。

  他们是同一个小地方出来的人,本来就是熟识,如今林鹿将梁奇当成为灯塔般的人物,他凭借学识与努力,只用了短短四年时间,已经在沙川市立稳脚跟,目前是一家公司的市场部高级经理。就在前年,他已经买下市中心的一套精装修的公寓,名下还有一辆轿车,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渐渐成为林鹿家乡的传奇。

  梁奇对林鹿的感情很微妙,友情之上,爱情未满。他一面喜欢林鹿的简单美好,一面又惋惜她和自己一样的低出身,所以一直维持着兄妹般的相处现状,对这段关系若即若离。正应了那句话,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烫伤了?”梁奇看林鹿的手烫出来一层泡,通通红,里头又生了浓,莫名心痛。

  林鹿故作淡然:“不要紧,一点汤洒出来滴到手背,冲下水就没事了。”

  方乔压根没注意到方才的细节,只有时敛森不动声色全看在眼里,心想那服务员也是够傻的,可转念一想,以她的立场只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

  时敛森随后来到洗手间,恰巧看到梁奇执起林鹿的手放到眼前的这一幕,只见梁奇眼里满是关切,鲜少见他像这样动了怒,轻吼着:“当我三岁小孩骗呢,几滴汤会烫成这样,你们餐厅的医药箱在哪里?”

  林鹿知道这次是犟不过了,没有再抗议,转身往餐厅收银台的方向走去,全然没注意到时敛森一闪而过的身影进了男洗手间,更没有窥探到他眼里藏着的若有所思。

  总觉得好像和眼前的姑娘在哪里见过,她眼里倔强的表情很熟悉,仿佛历历在目。只是,他并未多想,反倒是暗骂自己,大概是好久没谈恋爱了,眼前这位竟有一些些勾起了他的春心。

  梁奇细心地帮林鹿在伤口处涂上药膏,又包扎了纱布,甚至叨唠了一些注意事项及换药次数,这才罢休。

  林鹿心生感恩,一个人只身在外,有个如家人一般的朋友关心自己,别提有多暖心。

  时敛森这餐饭吃得心不在焉,而方乔却津津有味,甚至趁吃饭的机会和时敛森叙起了旧。两人都没提青花瓷瓶那件事,像是暗中较劲,谁先提谁就输了一样。

  “听时叔叔说,你回国才不过一周时间?”

  “是。”

  “之前在哪里读的书?”

  “大学在美国读的。”时敛森言简意赅,并未多提在国外的生活。

  方乔随意攀谈,竟意外发现两人是大学校友,可谓是行同趋同,千里相从。她为此生出难以言喻的心情,里头含着不为人知的脉脉情愫,有一点点的花火,遇到了风,就能够燎原。

  “原来你他上过Albert的课呢,好多同学见了他就跟见了鬼似的,我倒是挺喜欢上他课的,就是脾气太古怪,风度欠缺,难以对付。”一直是方乔主导着话题,时敛森始终跟着她的节奏走,客客气气的,有问必答,虽有些见外却不至于冷场。

  待到时敛森买单的时候,特意用现金付的钱,目的是为了给林鹿一点小费作为补偿。

  日料店几乎没有顾客会给小费,林鹿自然没往那方面想,于是将钱来回数了三遍,确定多了好几张百元大钞,连忙追了出去。

  刚才同她用日语说话的男子,此刻安静等在门口,而那位与他同行的女人,正巧碰上了几位在此用餐的熟人,他们礼尚往来的寒喧着,其中一位是林鹿熟悉的梁奇。他跟在人群最末,是所有人中姿态摆得最低的,脸上的笑容殷勤卑微,是从鹿从未见过的模样。

  “谈叔,黎总,好久不见!没想到在此偶遇,看来我们缘分不浅。”方乔从容得体地开口,因为只认识为首的两位,便没有周到的一同问候起其余人。

  时敛森离他们远远的,连眼睛都没有看向那边,他不喜与生意往来之人接触过多,宁愿假装未曾相识过。

  “小乔,好久不见,什么时候来的沙川市?”问话的人是正当而立之年的黎潮生,他面色红润,看出是喝过些许的酒,但仍旧风度翩翩,英气逼人。

  “刚下的飞机,还有朋友在等我呢,有空再联系咯!”方乔说完,将目光转向时敛森那处,只见他正和方才的服务员周旋着,隔得有些远,听不真切。

  只是,方乔自己也有些吃惊,她看着这样的画面,居然有些莫名的吃味。

  那一头,林鹿固执地要将小费还给时敛森,甚至振振有词:“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我们店例来没有收小费的规矩,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若是我收下,恐怕老板会怪罪。”说完,她双手将钱叠得整整齐齐,习惯性低人一般的微俯下身子,目光并不直视时敛森,只敢对上他的衬衣领子。

  时敛森没说接受也没说不接受,态度不明,口吻戏谑:“那客人要问洗手间的方向,服务员却将他领到雅座,这样的事你们老板知道后会不会怪罪?”

  林鹿一时没听懂时敛森的话,后知后觉才发现他意有所指来时那两句日文,林鹿终究是为不懂装懂付出了代价,当下脸羞得一直红到耳根子,她才小声道着歉。

  “道歉就完了?”时敛森看似不依不挠。

  林鹿没法,老实巴交地说:“我们店里有餐后意见卡,您可以将您的意见和需要改善的地方写下,我们会尽量采取意见的。”

  时敛森还能说什么,眼前的人几乎求着自己去投诉她,却从头到尾没提一句被烫伤的事情。这年头,真找不出几个心眼如此实诚的姑娘了,但也蠢得时敛森都不好意思再为难她。

  他到底是没接过林鹿要递还给她的小费,全当是给她买管烫伤的药膏,当他准备拉开门走出去,只隐约听见方乔那头传过一个年迈的声音:“小方,谈叔真把你当自家闺女才劝你一句,如今的时家已经只剩下一个空壳子,虚有其表。我听人说,时家那小祖宗也是个败絮其中的主,你别被他花言巧语迷得团团转失了方向,他们不过仗着你们方家财大势大,想借此寻个翻身的机会罢了。”话尽于此,愣是方乔再涉世未深也听得懂其中内涵,她面上笑着,心里却是不痛快的。

  再好的出生,抵不过一个男人真心爱她这个人。

  如此一来,她的家世反而成了她的羁绊和心结,每每遇到爱情,总是出生好的功劳,仿佛与她本身无关。

  作者的话:不出意外会日更!小天使们放心大胆地跳坑吧!

  么么哒,爱你们♥

继续阅读:第4章 暗潮涌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教会我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