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卖酒小姐
一片口香糖2016-09-12 21:562,817

  在安检口送别方乔时,并没有太多的话要讲,因为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道别。

  方乔下个月就要被公司派到沙川市的分公司跟项目,她这次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落实好以后在这个城市的住房问题以及和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合作商提前进行交涉和沟通。

  “下次还来机场接我吗?”方乔是聪明人,将谈话的尺度把握得非常精准,有一点暧昧,连带出击的姿势,却不叫对方讨厌。

  方乔离开前,眼里自然流露出不舍,短短两周的“同居生活”足以让她回味良久,虽然两人的相处之道极为保守,甚至时敛森一度拒绝过她的示好,可她仍憋着一股劲,等待一个神转折。

  时敛森不是未经人事的愣头青,那些年也少没被美女追过,所以对付这样的事情相当有一套。

  何况方家是旧识,虽平日里两家走动得少,可交情在那摆着。

  时敛森并未把话说死,模棱两可道:“如果有时间的话,当然。”

  方乔扁了扁嘴,佯装生气,可叮嘱是一点不少:“明天就是开发布会的日子了,记得谦逊一点儿,低调一点儿,别成天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对我这样就算了,媒体才不买你账。”

  他提醒催促:“行了,别说些有的没的,差不多到点了,快进去吧。”

  时敛森近两日可没在时永盛那里少听这些心灵鸡汤,怎么身边一个个都当他是定时炸弹,他无非是性子直了点,哪有他们以为的少根筋似的。

  开发布会当日,也就请了一些媒体的到场,并未办得大张旗鼓。就算如此,时敛森宣布上任的事情也第一时间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不多久,他迅速占据各大新闻头条,成为名副其实靠脸和绯闻走红的CEO。

  时敛森当日一身正装,白衬衣黑西装,配了一条宝蓝色的领带,袖口处的装饰也是精心花了些心思处理的,用一对精致的玛瑙做了袖扣,颇有点睛之笔的效果。

  服饰搭配简约而不失品味,连大牌造型师都挑不出刺来,且他是标准穿衣显瘦的身材,人称行走的衣架子。

  时敛森肤色偏白,长相俊朗,五官出挑,不苟言笑的表情,十足的禁欲系男神范。

  市中心淮庆路上花纪旗舰店的那幢大厦的外墙,现场直播着开布会现场的情况,所有经过这里的路人纷纷驻足,默契得看完这一场比真人秀还精彩的视频。

  林鹿也没有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仰着头目不转睛盯着大屏幕,很难想象面对无数闪光灯以及媒体缠问都表现得异常沉着谨慎的一个人,真的是她私下认识的那个有些自负有趣的时敛森吗?

  不容她深究,身旁的议论声足以淹没她的胡思乱想。

  “嫁人要嫁黎潮生,情人要找时敛森。”如今的姑娘都是性情中人,敢想敢说,听得林鹿直起鸡皮疙瘩。

  只听另一个姑娘回应:“我倒真认识一个时公子的前前前任,据说他真心财大器粗,对女人特别肯花钱,而且那方面厉害得不要不要的,一晚上五六次都不在话下呢。”说到这里,姑娘刻意压低了声音,继续八卦:“我那朋友连他喜欢的姿势体位都告诉我了呢,想不想知道……”

  林鹿听到这里,走远了一些,脸却不争气得晕起了红潮。

  这样的话分明是与她无关的,可她竟听得莫名难受起来,她捂着心脏,仍然保持仰视屏幕的姿势,眼里积蓄了一层薄泪,最后被微弱的阳光慢慢风干。

  可是这有什么呢,其实到现在,林鹿最多只能像这样,远远关注,暗自崇拜,她不能在乎更多的他,她只喜欢她喜欢他的样子。

  这年头,长得好看便是一种优势,而且时敛森又是钻石单身王老五,让人遐想联翩,特别多的花纪高级黑瞬间倒戈成死忠粉。

  一时之间,时敛森这三字成了网上的热搜词汇,年轻的姑娘们因为他而展开了一段角逐大战,她们不明所以就各自站成三队,分别有挺时派、倒时派和不明吃瓜群众。

  林鹿默默将自己归到挺时派,自己那篇早已过气了的长微博,因为周边效应,打了个擦边球,再度小火了一把。

  因为时敛森自身的热度,连带着花纪的销量都呈了上升趋势,从表面上来看有种起死回生的错觉。

  但时敛森压根不在意这样的现象极,所谓治标不治本的道理,他不是没听过。

  对于花纪今后的战略理念,他近期没少花心思,短时间内联系了国外的供应商,准备引进6台最新的进口设备,与此同时增加几条全新的流水线也是势在必行,甚至还会在上任之后请来一批精英研发团队,将侧重点放在新品研发上,准备大动干戈,让花纪脱胎换骨。

  他清洗花纪的高层,有种一意孤行的专横;同时不惜花重金下血本,大幅提高员工福利待遇。

  他做这一切,在外人眼里是杀伐果断,专制独裁,同时也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

  可惜,动作太大,难免引来各方说辞,不满居多。

  与此同时,花纪的财政陷入危机。他目前急需一笔资金用来周转,要不然,资金链一旦断了之后,他便很难开展接下来的改革,背后喊他下台的声音会越来越响。

  时敛森需要从各方拉拢资金,于是提前一周便让秘书约了几位银行家小聚,订的是本城最高级的夜总会帝庭,档次和私密性都一流。

  他们肯赴约,已经算是好的开端,时敛森带着几位下属和言子承一同前往。这是他短短上任之后,数不清多少次的应酬了,他恨不得一天当四十八小时用。

  夜间连固定遛狗的时间都没了,也一连多日再没碰到过林鹿,她渐渐成了生活里的一道缩影,疲惫忙碌时偶尔会在眼前一闪而过,可也少了想要深究的欲望。

  时敛森总是这样,容易对感情产生三分钟热度,却很难再如青春岁月时那样深情且走心。

  银行家们都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家伙们,个个精于算计,他想要寻求一点帮忙,简直比登天还难。

  时敛森耐心陪着笑脸,酒也喝得不少,倒也在越来越多次的受挫中,悟出了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道理。

  老家伙们对帝庭的小姐印象不错,酒过三巡,精虫上脑。他们开始变得不再一本三正经的模样,搂搂抱抱已经不足为奇。

  只有时敛森和言子承,为了不扫兴,自然有小姐作陪,可也没有任何逾矩的动作。尤其是时敛森,见怎么都谈不下来贷款的事情,说不沮丧是假的,拉着个脸,独自喝了好些闷酒。

  包厢的门被敲响,只见会所的头牌妈妈桑,人称敏姐的美女带着一个浓妆艳抹且不显庸俗的美女进来房间推销红酒。

  其实在这种地方,客人常点的是烈酒和啤酒,喝红酒的行为过于优雅和斯文,与这样的所场有些不匹配,看着多少有些不伦不类的,惹人诟病。

  可红酒到底卖得起价钱,所以在这里不乏有推销红酒的举动,而且请来的推销员个个是高学历的窈窕淑女,可以担得起Papi酱的那句自我介绍:集美貌才华于一身。

  林鹿不能算是美得不可方物,她甚至远远达不到前凸后翘的标准,可因为是沈静介绍过来的人,她是被破格入选的推销员,还换来其他同仁的嫉妒和艳羡。

  时敛森半响没认出今日的林鹿来,打扮得一改往日的朴实形象,踩着恨天高,走起路来身姿摇曳,脸上化了个大浓妆,小清新里漏出来欲说还休的性感。

  他当真小瞧了林鹿,原来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陪酒小姐。

  。

  。

  .

  作者的话:嘻嘻嘻~~你们眼里的林鹿究竟是小红帽还是大灰狼呀!?(林鹿:只想安安静静做头梅花鹿TAT)

  么么哒,爱你们♥

继续阅读:第11章 黑暗骑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教会我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