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目的
阿九2016-08-19 20:003,274

  安妙可差点遇害的事,不过是往沉闷绝望的湖水里丢下了一粒小石子,除了为大家提供些茶余饭后的谈资外,便没有引起其他作用,而关于安妙可为什么孤身一人跑到危险的地方去的问题,在场的人都是讳莫如深的样子,林浅她们回来得晚,只瞧见了结果,后来王宇又下令三缄其口,具体真相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经过了不平静的一夜,李逸飞的身边旧人换成了新人,王莹莹早就打听好了李逸飞和林浅以及安妙可的恩怨纠葛,所以每每看到林浅就一副胜利者的高姿态,至于安妙可,有王宇这别有居心的护花使者陪伴,收到的白眼就明显少了很多。

  安妙可原本就纤瘦,打击来得太突然,第二天当林浅看到她时,人已经憔悴地不行,眼睛红肿得像核桃,眼底乌青,吊着俩大眼袋,莹莹小脸只剩下了巴掌大,软弱无力地靠在王宇身上,宛如风吹易折的细杨柳,她仿佛已经对李逸飞心灰意冷,注视王宇的模样,全然像是陷入恋爱的小女人,娇羞、感激、崇拜……王宇很绅士地揽着她,低下头嘘寒问暖,换来安妙可更加激动的神情。

  林浅撇撇嘴,双臂交叉放在胸前,女人最强大的武器,不是高人一等的智慧,也不是未雨绸缪的精明,而是酥到骨子里的温柔与眷恋,一个聪明的女人永远懂得如何充分利用自己的脆弱拴住男人的心,况且,王宇的档次比李逸飞高多了。

  南宫研正抱着阿西逗弄,前不久阿西升到了二阶,已经不需要时时刻刻留在秦伟生身旁控制躯体,只要距离不超过一千米,就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南宫研时常将它当做宠物抱出来晒晒太阳,任凭阿西怎样抗议都是于事无补。

  “打听到什么了吗?”

  “没有,陆少军嘴严得很,什么都套不出来,”南宫研将不安分的阿西往怀里塞了塞,“浅浅,你是怀疑里面有蹊跷?”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有蹊跷。”

  “说不定安妙可真是自己跑过去的,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哦,欲壑难填。”南宫研忍不住编派道。

  “不可能,安妙可没那么傻,你想过没,为什么王宇好巧不巧地正好和李逸飞一起撞见?暂且不说李逸飞的脾性,王宇是绝对不可能随意到他口中‘贱民’生活的地方。”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王宇策划的?可是他不是亏大了,毕竟安妙可被……”南宫研还是不太相信。

  “我估计,王宇先是看准了李逸飞不甘于平庸想出人头地的想法,加上王莹莹一直对李逸飞青睐有加,所以王宇肯定是打着想拉拢他的名头,故意引导李逸飞在恰当的时间出现,至于王宇安排的人,肯定也是被叮嘱,只许吓唬安妙可,不能动真格,依照王宇的狠劲,那三人是必死之人,死无对证,他也不怕被揭穿。”

  林浅分析地和实情已经差不多,但有一点她推理错了,那三人不是王宇指使的,而是王莹莹亲自找的,她本性占有欲就极强,有时到了变态的地步,决不允许李逸飞心里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别人的存在,如果有,哪怕是一丝痕迹,王莹莹都要清除干净,何况,她心里也记恨上次王宇要杀自己的事情,既然王宇想要安妙可,给他就是了,但王莹莹可没承诺会给王宇完好无损的人,所以她下的命令是对安妙可先奸,若有可能,后杀。

  “这样想想也是哦,还有,”南宫研想到了什么,“为什么一开始,安妙可始终坚持是李逸飞约的自己,李逸飞否认时,她表现地很奇怪,眼神飘忽不定又不敢指证是谁传的话,看来传话的人不是寻常人,必定是有身份而且能让人信服的人。”

  林浅赞许地点点头,“没错,你猜那个人会是谁?”

  “蓝颖?”南宫研苦思冥想,不确定地问道,怀里的阿西朝天翻白眼,百无聊赖地打呵欠,想了想,南宫研又否定了之前的说法,“不对啊,蓝颖一直想拉拢安妙可,安妙可也表现地很配合积极,没理由她要下一剂猛药,说不清弄巧成拙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当时蓝颖也没有出现,对她没有一点好处。”

  “你再猜。”

  “……猜不到了,浅浅,你就别打哑谜了。”

  “我想,有七成是雷鸣。”

  “啊?”南宫研对林浅的说辞感到非常惊讶,“为什么,这没理由啊。”

  “你别急,我慢慢说给你听,你注意到没,王宇和陆少军很熟稔的样子,王宇的背后的王家,陆少军背后的陆家,同是基地四大家族之一,当然还有如日中天的蓝家,但蓝颖和陆少军相处时有种很奇怪的感情,两人仿佛都在提防对方,我猜,王家和陆家是同盟,所以陆少军即使再看不惯王宇也要忍,王宇再看不起陆少军也要让,而蓝家不是,安妙可的出现,虽说不会打破几大家族之间的平衡,但优势肯定是会有的,这种情况,是王家和陆家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王宇追求安妙可,一是看重了安妙可的皮相,二恐怕更看重她会给王家带来的利益,如果能将安妙可争取过来,落在同盟手里,总比落在敌人手里好,可是按照陆少军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帮助王宇,剩下的最佳人选就是雷鸣,”林浅顿了顿,继续说道:“雷鸣自幼跟随陆少军,他虽是陆少军的心腹,但应该更忠诚于陆家,王宇成功的话,对陆家也是有利的,所以王宇的忙,他会帮。”

  “原来如此,怪不得刚才聊天时,陆少军的脸色那么难看,他肯定也想到了,这样看来,雷鸣很有可能是陆家放在陆少军身边的棋子,一想到多年来出生入死的兄弟竟然背叛了自己,他心里一定不好受,真是奇怪了,这陆家怎么还监视自家人?不知道陆少军身边还有多少这样的人。”南宫研蹙着眉,语气中流露着担忧。

  “哎哟,现在就学会担心人家啦?”林浅调侃道。

  “你、你别瞎说,”南宫研不愿多谈,机智地调转话题,“那还有四成是谁?”

  林浅的目光落在阿西身上。

  “……”南宫研沉默了半晌,将阿西举起来,狠狠晃了晃,“你怎么还有份啊。”

  阿西爱答不理地半合上眼,兴致缺缺的模样,也是,秦伟生被留在房间里,他就是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生存基地的现状不容乐观,虽说军部派人去营救秦伟生,但回到基地,秦伟生该如何安置,可能还是问题,王宇可能就是以此为条件,想说服秦伟生帮助自己,说不定还许以了诸多好处。”

  “是不是啊?”南宫研询问阿西,怀里的小东西傲慢地点了点头。

  “不过,我想你肯定是拒绝了吧,一是你和南宫研不熟,未必会成功,二是你根本不在乎秦伟生到了基地后的处境,大不了再换具身体。”

  “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可真多,”南宫研疲惫地揉揉太阳穴,“不知道陆少军会怎么处置雷鸣。”

  “处置?陆少军不会的,既然是陆家亲自布置的棋子,就动不得,最多以后机密的事防范着些,要是送走了雷鸣肯定还会有别棋子出现,到那时才是防不胜防。”

  “真累,我要是陆少军,当的什么开心,还不如、不如……”南宫研愤愤不平地举起小拳头挥了挥。

  “不如怎样?和你缠缠绵绵到天涯?”

  “……”

  林浅前世对陆少军的印象很淡,到了基地后就基本再无见面,关于陆家和陆少军之间的猫腻,她知道地并不多,所以面对南宫研的发问,林浅并没有发表意见。

  剩下的路程里,气氛显得很难堪,陆少军脸色铁青,紧抿着唇,清明的眼眸里染上了怒色,一声不吭带着队伍前行,雷鸣束手沉默站在他身后,好不尴尬,他和陆少军之间有道无形的障碍,迈不过,走不近,雷鸣心中一紧,而蓝颖看到王宇意气风发的德行就觉得厌恶得很,同时她也埋怨安妙可三心二意,投靠对手家族,索性缩到队伍后方,专心管起后勤来,王莹莹缠着李逸飞自不必说,剩下的除了侥幸觉醒异能的人,就是普通群众,面对前途未卜的生存基地,他们是又激动又害怕,默默地跟在军队后面挪动,肃穆而沉重。

  生存基地庞大的建筑渐渐显露出地平面,映衬着西方圆润火红的太阳,光芒万丈,如同威武的巨人矗立在天地之间,不少人喜极而泣,相互拥抱以示庆贺,林浅惆怅地凝视着远方,这里,在前世有太多的回忆,辛酸的、喜悦的、痛苦的、绝望的……现在,她,一个轮回后,又回来了。

  王宇嘴角勾勒出邪肆的笑,愚昧的人,你终将明白什么叫天堂地狱仅差一线。

  基地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龙,许多人等了一天,耐心到了极限,骂骂咧咧,鲜有人穿戴整齐,大多都是风尘仆仆面目沧桑,眼中残存着庆幸与希冀,这些都是没有觉醒异能的普通人,陆少军交代一番后,便领着队伍里的异能者和重要人物从一侧小门进入,而被留下的人即使再不情愿,也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排到了长龙尾部。

  差别待遇已经渐渐显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重生之破茧成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重生之破茧成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