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醒时分
阿九2016-08-19 20:003,217

  前方一千米左右有一只7阶变异花斑猫,身长近三米,昂首挺胸威风凛凛,林浅靠在断墙后,手心有冷汗冒出,她暗自懊恼,周围的废墟城市里的高阶变异兽不是都被清剿了么,早知道就不走这条路了!

  在一旁的李逸飞察觉出她的紧张,轻握住林浅的手,压低声音道:“没事的,如果我们三个配合地好,7阶的变异兽奈何不了我们。”说话间,安妙可的胳膊似是不经意朝李逸飞挨了挨,一丝不易察觉的暗芒从李逸飞眼中掠过,而花斑猫忽然抬起头,机警地朝四周望了望,经过多次变异升级的野兽,无论是嗅觉还是听觉都已经达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林浅忙背紧贴着墙壁,放缓了呼吸,因而完全没有注意到安妙可与李逸飞之间微妙的互动。

  从末日生存到今天,林浅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鲁莽无知的小女生了,她很快从最初的慌乱中镇静下来,开始计算有多少胜算,李逸飞是6阶身体变异的力师,只要近战不让花斑猫靠近,自己6阶雷系变异的雷术师便可在远处充当一座移动的火炮台,拼着耗尽能量不断释放雷电,对花斑猫的伤害一定不会小,变异兽天生对雷系变异者害怕又憎恶,一般情况不会轻易靠近自己,万一要是……林浅无奈地意识到,近战始终是自己的软肋,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多锻炼自己!不过变异兽一般是力压同阶,所以其中起关键作用的还是安妙可,身为5阶治疗师的她,已经可以远距离释放简单的治疗术,凭借他们三人多年的默契,今天或许可以收获第一块7阶变异晶,林浅握了握拳,他们是有胜算的!

  逸飞和自己都到了6阶瓶颈,到时候借着变异晶的能量,他们队伍里便会有一人成为7阶变异者!到时候他们可以在基地里享有更多的利益,每月还会定时发放基因药水!所谓富贵险中求,面对巨大的利益,林浅也不觉有些口干舌燥,她声音压成一线,将自己的计划和其他两人交代了一下,李逸飞和安妙可都觉得可行,三人便小心翼翼朝目标靠近,李逸飞打头,林浅居中,安妙可最后。

  远处的花斑猫隐约察觉到周围有人类的气味,它烦躁地刨动着爪子,抬起头耸动着鼻子,粗壮的尾巴不安地在地上甩来甩去。

  不料突然有一只变异蜂出现,安妙可低叫一声,顺势退到林浅身侧,手不经意在林浅衣服上擦过,像他们这种没有加入任何组织的散队,常年在野外奔走,遇到这种情况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群体变异蜂可怕,落单的却弱的可怜,即使是1阶变异者,只要胆子大些也可以对付,林浅此时顾不得责怪安妙可,她匆忙释放出落雷劈死变异蜂后,便觉得背后有啸声进而风声渐近,对以速度著称的变异猫来说,千米的距离不过转瞬之间,林浅身体险险朝左侧略去,未站定又急急朝后连退几步,她躲过了变异猫尾巴的攻击,却不料空气陡生几道波纹,几道隐约可见的风刃对准林浅削去,林浅头皮发麻,这只变异兽竟然觉醒了异能!

  而此时李逸飞早已带着安妙可躲到了另一侧,安妙可惨白着脸带着几分惊魂不定死死拉住李逸飞,林浅叫了几声李逸飞,见对方迟迟没有反应,不由焦急了几分,她毕竟不擅长近战,袭来的风刃诡谲异常,又角度刁钻,林浅避了几次,胳膊上还是被隔开了几道口子,血腥味儿一下子刺激了这只变异兽,其中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香甜味诱惑着它,这份诱惑已经远远超过雷术师带给它的厌恶感,直觉告诉它,眼前的人类似乎比以往遇见的人类更加美味可口!

  面对变异猫发了疯的攻击,林浅有苦说不出,她双手凝结出雷球击在变异猫身上,趁着它后退的时间,聚起一面雷盾,林浅一手支撑,一手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脚步错开,微弓着腰,呈防御姿势,变异猫面对美食的诱惑,显然没有什么耐心,长啸一声便扑向林浅,林浅举起雷盾阻挡住了变异猫的攻势,匕首高高昂起,在要扎进变异猫身体的前一刻,李逸飞突然叫道:“浅浅,我来帮你!”林浅此时精神力高度集中,被李逸飞这么一喊,刀锋偏斜了几分,虽然扎伤了变异猫却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反而被其造成的风刃劈断了匕首,受伤让这畜生更激发了几分凶性,林浅身前的雷盾渐渐起了裂痕,快支撑不住了,而加入战局的李逸飞一拳一脚胡乱攻击着,根本对变异猫的攻势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林浅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林浅觉得今天的李逸飞和安妙可特别奇怪,但他们三人从末日开始到现在都是一路浴血奋战过来的,林浅下意识不想怀疑他们,将今天他们不正常的举动归咎于面对越级变异兽的惶恐不安,她一边要不断释放雷术抵住变异猫大部分的攻击,一边还要帮助李逸飞,无论是体力还是体内能量都在急剧下降,而安妙可的治疗术却迟迟不来,林浅渐渐力不从心,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半边身子都染上了鲜血,她头很晕,林浅知道这是失血过多了,又勉强释放出几个雷术后,林浅力竭,她赶紧靠着一侧的建筑物喘了几口粗气,也许是错觉,她闻到了一丝丝极淡极淡的甜腻味道,不是血腥气,也不是花香,倒像是从自己身上传出来的,林浅来不及思考,因为变异猫攻势不见放缓,7阶变异兽已经初具智商,它很明白什么叫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将李逸飞逼到一角后转而继续攻击林浅。

  林浅暗骂一声,调动身体里仅存的些许能量凝成一面雷盾,她晕乎乎地想道,天杀的!为什么这畜生总缠着自己!难道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林浅灵光一闪,甜腻味,变异猫……线索串成一线,一记惊雷在林浅脑中炸开,呆愣间,她忘了扑来的变异猫,忘了游离在悬崖边的生死,她看见李逸飞目光中流露出悲凉,不忍,还有些解脱,她看见她的爱人抱着她的好友逃离而去,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脆弱的雷盾“咔咔咔”碎裂开,她的拳头轻飘飘落在变异猫身上,没有造成一点影响,她看见安妙可回眸一笑,脸上浮现出嘲笑与轻蔑。

  “逸飞……”

  林浅倒在地上,她清晰地感受到从变异猫嘴里呼出的腥臭气味,利齿破开皮肤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以及名为背叛和狗血的腐烂味道,鲜血混着泪水落进泥土里,就这样吗?苟延残喘到今天算是结束了吗?不!不是的!她的胸腔里明明还燃烧着一团火,烧得她四肢百骸的疼,远远超过被变异猫啃食的痛苦,那是她的恨啊!她恨!她好恨!她恨她所托非人!她恨她误信他人!这恨意太足,她总要发泄发泄,可惜变异猫咬开了她的喉咙,她只能发出“喝喝喝”奇怪又诡异的声音,变异猫似被惊着了,昂头长啸,惊起一群变异乌鸦“哇哇哇”朝西飞去……

  “浅浅,浅浅!”

  连连摇晃中,林浅惊叫一声,直直翻身坐起来。

  惨白的灯光映着林浅呆滞的目光非常可怕,安妙可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见林浅脑袋机械地转动,用一种陌生的目光打量宿舍和自己,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颤抖着声音问道:“浅浅,你是不是又做噩梦啦?”

  “是噩梦吗?”

  林浅声音嘶哑,她迟钝又缓慢地抬起手摸了摸脸,脸颊光滑柔嫩,没有风吹日晒的粗糙,她又看了看手掌,纹理分明,白净修长,没有伤痕,也没有老茧。

  “原来是噩梦啊……”

  林浅重复了一遍,便沉默着不说话,低头贪婪地盯着自己干净的手指尖。

  安妙可被林浅的模样弄得有些发渗,强笑,“你最近怎么总做噩梦啊,不会是鬼压床了吧。”她想拍拍林浅的肩膀,却被她一记煞气惊人满是防备的眼神制止了,安妙可干笑,假装嗔怪道:“那俩丫头回家了,宿舍就剩咱俩,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

  林浅却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安妙可不安地瞅着林浅,“前几晚你不是说总梦到和各种各样的怪物搏斗么,今天你又梦到了什么?”

  林浅没有立即回答,她下了床,随意披上一件衣服,拉开阳台的门,深深呼吸了一口不算太清新的空气,此刻天空暮色四合,半是璀璨绚烂的晚霞,朱红色的云朵烧得天空都似有火光,半是沉闷阴郁看得人心有戚戚,好像随时风雨欲来要卷起风暴毁得粉饰人间,林浅长发飞扬,神情变幻莫测,站在天空分界线之间,似仙似魔,如真如幻。

  安妙可看得有些痴,继而升起一股嫉妒不甘的古怪心理,林浅似有所感转过头瞥了她一眼,只一眼,安妙可便觉得从里到外被林浅看了个通透,浑身上下泛着凉意。

  “我梦到我死了,为什么你们要背叛我呢……”

  林浅的声音太轻,融化在空气里,飘散在风里,却像惊雷一字一字落在安妙可心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重生之破茧成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重生之破茧成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