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别这幅死样子
落落2016-09-15 02:003,182

  萧家在这里是什么样的身份,他们可是比谁都清楚的,本以为只要萧家愿意出面,肯定能够帮到容锦的,现在众人心里却不敢确定了。

  “萧景风,你别做这幅死样子,赶紧告诉我们,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祝岚嘉可受不了了,她立即扯住萧景风,狠狠的摇了摇。

  萧景风神色中带着深深的愤怒,他的声音很是低沉,“这次萧家也出面了,可是事情还是非常的难办,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在背后阻挠……”

  快速的和众人说着萧家得到的消息,在大家心中愤怒的猜测着,到底都是谁指使这一切的时候,萧景风忽然眼睛一亮,眼神中的死灰也稍稍褪去了一切。

  “我现在去找一个人,你们等着我的消息。”萧景风说完,立即快速的跑开了。

  战凌天一脸沉静的坐在那里,深邃的眸光中闪过一丝寒意,他的手指勾起,微微的敲击着桌面,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争执声,还有急促的脚步声,战凌天停止手指的敲击,然后在下一秒,就听到有人在门外大声的说话。

  “首长,我是全能战队十二分队的副队长萧景风,我有事情想要和首长说。”

  萧景风的声音中充满了急切和一丝希望,他刚刚也不是故意要闹出那样的动静,只是情况紧急,他想要尽快见到战凌天,而战凌天的守卫却告诉他,首先现在谁也不见,萧景风立即心急了,这才不管不顾的闯了进来。

  不过他到底还是知道直接闯进首长的办公室意味着什么,于是就停在了门外请求。

  战凌天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味,他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容,让人进来。

  萧景风得到战凌天的接见,心中立即生出了更多的希望。

  “萧景风是吗?你可知道你刚刚的这种行为,犯了那条军规?”

  萧景风一走进来,还来不及说出自己的意图,就听到了战凌天冰冷的声音,他一抬头,就看到战凌天阴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顿时心中一惊。

  战凌天的气势实在迫人,即使是萧景风一向在军队里训练时间长了,在面对如此气势凌人的战凌天时,也不免心中生出一丝忐忑。

  但是为了容锦的事情,萧景风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如果战凌天真的对容锦有一丝在意的话,他希望战凌天能够帮助一下容锦。

  “首长,对不起,是我没有遵守纪律,但是我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找您,您应该也知道了我们队长容锦的事情,容锦她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她不可能会做出任何通敌卖国的事情的,我知道这背后都是有人在操作的,难道首长您可以无视有人这样破坏军规,妄自陷害一个忠心耿耿的军人吗?”

  萧景风也是因为之前看过容锦和战凌天之间的互动,他想两个人之间至少还是有一些交情的,现在萧家能够查到的东西也有限,他能够帮助的实在是不多,但是如果战凌天出面就不一样了,于是他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战凌天身上。

  却不想,战凌天的回应让萧景风的心立即就跌倒了谷底,恨不得他从来都不曾来找过他。

  战凌天听到萧景风的话,他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在萧景风充满期待的眼神中,他轻轻的开口了,声音也是一贯的冷淡漠然,“容锦的事情,自然有调查科的人会查清楚,如果她真的是冤枉的,自然会还她一个清白,如果不是,军队里也绝对容不下这样的人。”

  “首长,您怎么……”萧景风不敢置信的看着神色冷峻的战凌天,他都已经说了,这件事情是有人背后操作的,为什么战凌天还是无动于衷?

  “首长,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那样勇猛忠心的人,就这样被人恶意诬陷吗?那军队中哪里还有一丝的正义可言?”萧景风的眼中喷涌出疯狂的怒火,根本就不敢相信,战凌天居然会如此的无情。

  “够了!”战凌天立即冷喝一声,神色也更加冰冷起来,“军队中自然是最正义的地方,哪里容得你无耻的放肆?我说了,要是她真的无辜,自然会还她公道,你回去等着调查结果吧!”

  萧景风没有想到战凌天竟然会如此的冷酷无情,亏他之前还在想着,如果容锦真的喜欢这个人,他一定会祝福的。

  如今看来,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冷血无情的典范,他来找他,根本就是错误至极。

  萧景风怒气反笑,他一张颓废疲惫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讽刺至极的笑容,深深的看了战凌天一眼,这才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战凌天眸色深沉的盯着门口,眼睛中也渐渐的显露出一丝微微的怒意,过了几分钟之后,他才微微闭上眼睛,再次睁开之后,他的眼中就只有一片沉静,冷淡无波。

  容锦被送回监狱的时候,她身上的伤又重了几分,苍白的唇瓣上已经被她咬出了丝丝的血痕,但是她却一声未吭。

  审讯室的人也知道她的身份是一名军人,之前受到过严苛的训练,正是因为如此,对待她起来,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目的就是想要让容锦屈服。

  但是容锦即使受伤再重,身体和精神的折磨再深,她也绝对不会认下她从未做过的事情的。

  容锦微微的吸了口气,半晌之后才从地上爬起来,她的身上早就是伤痕不断,有些伤并不严重,但是却是十分的痛疼,这也是审讯室的手段,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实则是让人痛苦万分。

  监狱里气味难闻的洗手间,容锦这些天也都是习惯了,她颤巍巍的伸出手,动作缓慢的打开水龙头,然后颤抖的接着水,慢慢的擦拭着身上的血迹。

  还好之前大新姐给她的药瓶只用了一半,她这几天天天都要擦药,里面还是有一点剩,清洁完伤口之后,容锦又咬着牙花了半天的时间,才忍着强烈的疼痛,给伤口都上了药。

  中间华姐和其他几个女囚犯也有走进来,当头的华姐盯着容锦的眼神依然是充满了狠辣的意味,只是她的视线在触及到容锦手中的那个药瓶时,眼中眸光闪烁了好几次,半晌之后才冷哼一声离开。

  容锦在这几天也知道大新姐在这里的地位,还好有大新姐之前出面为她解围,不然她在这里,光是华姐那群人的痛恨,她就很难应付了,更不要说还是不是的就会被拉出去审讯一番。

  对于大新姐,容锦的心中也有一些好奇,只是平日里没有人会提起大新姐的任何事情,她也从来都没有开口问过。

  甚至在这里,容锦除了最开始和华姐她们起冲突的时候说过几句话,其他时间,她都是一直沉默的。

  只是这样的生活,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容锦真的很想哪怕见到一个人能够告诉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好。

  就在容锦心中万分的焦急的时候,又过了两天,她再次被人带出去,结果这次她去的方向却不是审讯室,就在容锦想着会不会那群人又想出了什么其他的方法时,她的视线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顿时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容锦!”萧景风神色着急的看着她,却不好有任何的动作。

  “只有十分钟,你们快点!”狱警严厉的说了一句,这才关上门出去。

  “容锦,你怎么样了?”萧景风紧张的拉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顿时瞪大了眼睛,“天哪!你身上这些伤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们虐待你了?他们怎么能够乱用私刑?”

  萧景风看到容锦身上的伤口,顿时火冒三丈,他的眼睛里泛出深深的心疼和对那些伤害容锦的人的痛恨。

  “我没事,先不说这个,你快点告诉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容锦也顾不得解释那么多,神色焦急的询问道。

  好不容易见到了萧景风,容锦可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关心她的身体上面了,而且她虽然受伤一直都没有好,但是好在监狱里的其他人也不敢在欺负她,还有大新姐的药,她的体质也一向都很好,肯定能够撑过去的。

  而现在容锦最急切的就是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她现在每天能够遇到的,就只是一再的审讯和让她认罪,而她能够做到的,除了死死咬紧牙关不认罪之外,根本就做不了其他事情。

  萧景风强忍着心中的愤怒之色,深深的呼吸了一下,这才勉强忍住心中疼痛,赶紧开口,“容锦,那天你一被带走,我就回去了萧家,但是萧家查了这么长时间,却是查到了一点点的讯息……”

  根据萧家查探到的那些消息来看,容锦这次被冤枉入狱,根本就是有人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并且给所有其他人施加压力,如果有人敢为容锦求情,后果自负。

  天蝎小队的那些队员都曾经去询问过情况,也想为容锦求情,但是却狠狠的被上面给批了一顿,并且警告他们不许再生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