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脸色难看
落落2016-09-15 02:003,211

  即使是这样,也足够让众人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了,审讯科的那些人,都是经过了特殊的训练的,容锦在那里面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之前众人也不是没有想到,现在一听居然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他们都恨不得立即找出来那个人,把那个人碎尸万段,方能解心头之恨。

  “……事情就是这样,现在我们当务之急,不是再去求情,那样不但一点儿效果都没有,万一起到了反效果,那可就更加糟糕了……”

  萧景风眉头狠狠的纠结在一起,现在在场的所有人,也就只有他的家里还能够有些关系,只是现在萧家很明显,不会再深入的帮他调查其他的事情了。

  萧家在顾忌着什么,萧景风一点儿都不想管,只要是他能够做到的,他就一定要多做一些事情,哪怕能够帮助到容锦一点点都是好的。

  萧景风说完之后,众人的脸色变了又变,有愤怒,有痛恨,还有浓浓的担忧,气氛十分的压抑,沉默了半晌之后,终于有人开口了。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队长现在被人冤枉,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找到那个冤枉她的人,或者找到那些虚假的证据,这样才能够帮助队长洗脱罪名,大家现在都不要再被愤怒和痛恨影响了,当务之急是要想着怎么才能找到证明队长清白的证据才是。”

  季梦双的神情也渐渐沉静下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是为了能够帮助容锦洗脱罪名,她必须要赶紧的平复好心情,这样才能够去努力的找证据。

  “对,那些政治调查科的人没用,到现在都不能够找到事情的真相,那么就让我们去做,我相信,只要是做了的事情,就一定会留下什么证据,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而已。”

  众人纷纷认同,他们经过几天的焦急和愤怒之后,也知道这些负面的情绪对于容锦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帮助,他们也渐渐的收拾好这些情绪,想着怎样才能够找到证据,早日为容锦洗脱罪名。

  容锦不用猜,也知道她这次出事,天蝎小队的人肯定都十分的担心,想到那些人为她做的事情,容锦的心中充满了感动和欣喜。

  不管别人的态度如何,她今生能够有这些好兄弟好姐妹,容锦真的觉得很是满足了。

  现在既然见到了萧景风,知道是有人故意操纵了这一切,容锦的心也更加的沉淀起来,开始想着,到底是谁在背后对她下手,是跟她有仇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容锦的思绪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情,她静静的坐在床铺上,眼神坚定的盯着铺面,沉思了很久很久……

  忽然容锦感觉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异样,她没有抬头,眼角余光看向华姐的方向,她的耳朵却开始静静的听着动静。

  华姐的周围聚集着好几个女囚,这些也是在监狱里经常发生的事情,但是容锦能够看出来,她们现在的眼神和平时很不一样。

  此时华姐和那几个人的眼中都带着浓浓的防备之色,说话声音也都低沉不可闻,但是容锦依然能够从她们异于平时的神态中看出来她们肯定是在说着什么不能够让人知道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事情?容锦的心中生出一阵好奇。要知道这监狱里,每天众人面对的都是无尽的劳动,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去偷偷说的。

  既然是能够让华姐那样的人如此偷偷摸摸的说着的事情,容锦想了半天,心中顿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容锦的脑袋低垂着的更深,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光芒,她刚刚没有错过,华姐眼神里的那丝光亮,分明就是带着一种隐藏不住的期待之色,难道说,她们真的是在计划着那种事情?

  到了夜晚,众人都纷纷睡下之后,容锦才睁开眼睛,目光深沉的看着大新姐的方向,她有注意到,之前华姐那群人在商讨的时候,大新姐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动静,那么大新姐到底知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在说什么事情呢?

  还是说,大新姐其实也知道?容锦想不明白,也不敢肯定什么。

  在这里,容锦最看不透的人就是大新姐,按理说,大新姐是这里的大姐大似的的人物,既然华姐她们有什么计划或者是行动的话,想必大新姐也应该是知道的啊,可是为什么她表面上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呢?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纷纷的往房间外面走去之后,容锦也在等待着审讯室的人再次来提审自己,因为这几乎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

  忽然,容锦的眸色一正,她立即抬头看着门口的方向,原来是走在最后的大新姐竟然停下了脚步,正一脸沉静的看着她。

  容锦的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之色,只听见大新姐轻轻启唇,“华姐她们的谋划,你应该猜到了吧?”

  容锦神色大惊,她万万没有想到,大新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大新姐真的已经知道她猜到了?那她现在这样说,是想要警告她不要说出去,还是什么?

  大新姐的目光在看到容锦脸上显露出来的防备之色时,忽然嘴角轻轻勾起一抹讽刺般的笑容。

  “有些人,就是自不量力。”

  丢下这句话之后,大新姐就从容的转身离开,根本就不关注容锦的反应。而容锦此时心中更是充满了震惊和不解,她根本就不明白,大新姐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

  自从第一夜大新姐和容锦说过话之后,这么多天,她们之间再也没有过任何的交谈,那么今天大新姐主动找到她,还说了这样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那句“自不量力”指的到底是谁?是华姐她们还是她?容锦一整天都处于疑惑之后,而今天更让她意外的是,审讯室的人竟然也没有提审她,一连串的怪异情况,更是让容锦心中感觉莫测。

  晚上,华姐她们再次回来,这次一直待在华姐身边的一个女囚犯却有些惊讶的语气说着什么,容锦也立即被她的话吸引了一些注意力。

  “华姐,听说隔壁房间今天进来一个国际间谍啊,呵呵,一个女间谍,我还真想见识一下呢!”

  说话的人语气中带着一丝好奇和期待,她们本就是罔顾律法之人,待在这里更是什么希望都没有,根本就不会对这个国家产生任何的认同感,更不要说有爱国心了,她们早就恨死了这里,恨死了周围所有的一切。

  “哼,国际间谍又怎么样?不还是被那些可恶的军人们给抓住了,真是没用!”

  华姐冷哼一声,神情非常的不屑,她在说到“军人”这两个字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容锦一眼。

  容锦对于她的视线早就免疫了,根本就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她一种都低着头,不去看向任何人。

  “咦?华姐你看,那个好像就是那个被抓到的国际间谍!”忽然,有人惊讶的喊道。

  华姐一听,立即朝着门口望过去,通过房门上面的栏杆,看到狱警正押着一个长发挽起的漂亮女人经过。

  “我呸!又是一个狐狸精长相,难怪要做国际间谍了,想必某些方面的功夫一定很不错,要不然怎么勾起得了人!”

  华姐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和嫉恨,以及深深的恶意,她对于漂亮女人一直都很是执着,她的这种执着,是痛恨和厌恶的执着,恨不得把所有她见过的漂亮的女人都给杀了才能解恨的执着。

  这些年在监狱里,华姐不但没有丝毫的悔改,反而因为知道人生没有任何的希望了,精神越来越偏执起来,脾气更是诡异火爆的很。

  华姐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容锦却发现,那个门外经过的女间谍在经过门口的时候,眼神微微的朝里面瞥了一眼,那一眼中包含了无尽的深沉和诡异莫测,不像是在害怕担心什么,倒像是在盯着什么想要置之于死地的东西一般。

  容锦心中一惊,在女间谍的眼神飘向她之前,立即迅速的低下了头,心中却不免有些意外,原来那样美丽精致的让人惊叹的女人,竟然会是有个女间谍,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是的,那个女人很美,仅仅只是看了一眼,连容锦这个女人,都觉得那个女间谍简直是美的不像人,如此精致绝艳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甚至连走路时都带着一种莫名的吸引人的风情,确实让人很难不感兴趣。

  即使华姐说的话很难听,但是也认为,那样的女人,定然会让很多男人难以把持,难怪会成为一个女间谍呢?

  看那个女人的长相,俨然一个精致万分的东方美人,容锦也猜测,对方应该就是邻国的人,想不到邻国竟然派出这样的间谍,当真是可恶。

  邻国和华夏虽然都属于东方国家,但是邻国一直都对华夏虎视眈眈,不怀好意,这些年更是派往华夏不少的间谍,而因为华夏过和邻国人的长相很难分辨,所以抓捕邻国间谍的行动一直都很是艰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婚约:老公入列请立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