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
北以2018-11-20 09:523,220

  “歇儿?”景颜有些意外,声音却是十分笃定。

  羽笙用力甩开他的束缚,仍旧侧脸对着他,冷冰冰地说:“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景颜皱眉,毋庸置疑地说:“跟我出来。”

  因为怕她再一次挣脱,他重新抓住她手腕的时候力度明显大了不少,骨节处都微微泛着青白。。

  “放开我。”羽笙被这力度捏的微疼,她用力甩了两下见挣脱不过,便向旁边的护士求救,“您好,请帮我叫下保安,我并不认识这个人。”

  护士刚跑过来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就被景颜沉沉地视线震慑住,他低声说:“这是我妹妹,不好意思,处理家事。”

  若换做别人来说这句话她一定会上前确认下身份的,可她定睛一看,对方正是前几天刚上过人物专访的景颜,年纪轻轻便在圈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的景律师,自然便相信了。护士微微笑了笑,以示礼貌,便直接跳过羽笙的号数继续叫了下一个。

  羽笙:“…………??”

  她没有放弃挣扎,却仍旧被手腕上这困住的力度牵制到了电梯口。

  “脸是不是又过敏了?”景颜垂眸担忧地看着她,空出的那只手准确去摘下她的口罩,轻声叮嘱,“这样空气会不流通,记得以后在室内不要戴口罩。”

  羽笙固执地转过脸,躲开他伸过来的那只手,冷声说:“劳烦景先生搞清楚事实,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作为一名律师,你凭什么随口就说我是你妹妹?请问我是不是可以因为这句话去起诉你?”

  景颜的手生生停在半空,心口蔓延上一阵细细密密的疼意。

  他抓在她手腕的力度轻轻放开一些,眉心慢慢拧出一个小结,沉声说:“从我见你第一面,你在我心里的身份就已经固定,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即使你不承认,可在我心里一直都是。”

  “呵,”羽笙极轻地笑了一声: “景先生说这句话,还真是说的心安理得,跟真的一样,怪不得我当年会像个傻子一样你说什么我信什么。”

  景颜正欲解释什么,电梯便到了,随着“叮”的一声提示音,两人同时转头看过去。

  像是知道她下一步会趁机跑掉一样,景颜重新抓紧她的手腕,带着她走进电梯。

  电梯此时已经站了四五个人,他们两个这样一上去,立马就挤满整个空间。

  景颜拉着羽笙靠到了电梯最右侧的角落里,然后他转过身体面对着她,那只手仍旧紧紧扣在她的手腕没有松开,另一只手直接撑到她肩膀旁边的电梯壁上,整个将她圈在自己庇护范围之内,旁边即使再拥挤也碰不到她一丝一毫。

  他还是习惯性会保护她,用他自己的方式,无论走到哪里,在做什么。

  一如从前。

  却也只停在了从前而已。

  羽笙强迫自己从记忆中抽身,悠悠道:“景先生还请自重,这么拉拉扯扯的怕是不太好吧,我男朋友马上就会来接我了,我很害怕我们会因为你吵架呢。”

  扣在手腕上的力度瞬间变大,羽笙不禁疼的皱起眉心,她恼火地瞪向景颜,一抬眼却发现他脸色变得很沉,似在隐忍,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模样。

  他并没有在意旁边那几道诧异的目光,低声说: “那刚好,我帮你把把关。”

  羽笙抿起嘴角,没话说了。

  电梯停在一楼,景颜松开手心的力度,松松垮垮牵着羽笙走向门口。

  羽笙趁机抽出手,停在原地:“我要给我男朋友打电话了,你难道不应该回避一下?”

  景颜微微蜷起忽然空掉的手心,顺势抄进口袋,朝后退去两步。

  羽笙将通讯录快速从头翻到尾,然后便开始犯愁,她的确认识几个不知名的男艺人,可是现在想叫来给自己撑撑场面假扮一下男朋友又不怎么合适,先不说关系浅淡,只是他们怕是根本入不了景颜的眼。

  这么想着,羽笙开始有些心虚了,话已经说出口,戏又怎么能不演完,尤其是面对景颜。

  她的指尖慢慢滑到昨天刚保存的,欧晨的名字上。

  短暂犹豫两秒,她背过身,然后拨通了那个电话。

  只有两声忙音,对方便接起了。

  羽笙甚至还没酝酿好要说什么,不曾想他竟然接的这么快。

  “欧晨?”她声线微颤,难掩内心的紧张,这个号码她昨天只是存在了手机里,并未想过这么快便会有事联系他。

  “是我。”说完这两个字,欧晨像是笑了一声,又说,“羽笙。”

  羽笙不着痕迹地深呼吸着,弯了下嘴角,努力让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奇怪,“我在朝阳医院,你过来接我吧。”

  “嗯?”对面的欧晨似乎愣了下,有几秒钟的静默,随后才说,“讲故事给我听?”

  羽笙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余光扫到景颜微皱起的眉头,她只好硬着头皮说,“好。”

  手机那头立时传来车子启动的引擎声,欧晨说:“十分钟。”

  羽笙挂断电话就径自朝门口走去,目不斜视,直接从景颜身旁擦过。

  景颜眸色微沉,没有说什么,距离一步之遥跟在她身后。

  “景先生电话也听了,现在还要继续这么跟着我么?”

  “歇儿,我只是看一下,这个人如果值得,我绝对不会干扰。”

  “好,”羽笙停下脚步,回过头去,隔着墨镜看向他的眼睛,“你就站在那里,不要动,离我十步远,不要靠近我。”

  景颜唇瓣微微动了下,神色晦暗不明,他似乎是准备说什么,终归却组织不出任何音节,像是掺杂了太多说不出口的情绪在里面,或者,还有一个连他自己都看不清楚的感情抉择。

  羽笙开始朝后倒退,她沉默地望着他,被口罩与墨镜遮挡起来的那张脸近乎没有表情。

  在心里默数到五,羽笙停下,轻轻眯起眼睛:“最后,有冯唐的诗很想送给你,世间草木皆美,人不是,中药皆苦,你也是。”

  迎面一阵风吹过,隔着墨镜都刺痛了她的眼睛,视线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于是她再看不清景颜的脸,景颜的眼眸,关于他的一切。

  那些用不完的回忆,就都烧掉吧,羽笙在心里告诉自己,她低下头,转身大步走向医院正门,再也没有回头。

  对面适时的响起两声鸣笛,羽笙循声去看,欧晨已经降下了车窗,她完全来不及去打招呼,近乎落荒而逃地拉开副驾车门坐进去,像是躲进了避风港,终于长长地松下一口气。

  欧晨有些诧异,低声问:“羽笙?你,”

  羽笙再开口时,哭腔已经藏不住:“嗯?”

  欧晨将想问的话收回,最后只是说:“哭了?”

  景颜走出医院门口,隔着挡风玻璃看向车里的人,眸色深晦,眼底像是化不开的一滴浓墨。

  欧晨感觉到对面那束令人无法忽视的目光,抬头朝景颜微勾了勾唇角,轻轻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羽笙已经含不住眸底喷薄而出的眼泪,顾不上什么客套和礼貌,低声催促:“快走。”

  欧晨启动车子离开,漫无目的穿过几个路口,一直开到一个有些偏僻的小花园附近才停下。

  羽笙像在哭,又没有声音,墨镜和口罩几乎已经把整张脸遮住,唯一能分辨出的是她轻轻颤抖的肩头。

  欧晨轻叹一声,毫无征兆直接伸过手去摘掉了她的墨镜,这才看到那双眼睛已经被泪水浸的又红又肿。

  羽笙有些恼了,朝他瞪着通红的眼睛,伸手想去拿墨镜,却被欧晨随手扔到后座。

  欧晨被她这近乎拼命的架势逗笑了,轻声说:“没有别人,想哭的话直接哭出来就是。”

  羽笙愣了愣,迟疑地看他几秒,便一把扯下口罩,然后直接拉过他的手心盖上自己眼睛,扔掉一切顾虑和报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欧晨:“…………”

  时间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欧晨被她抓紧的那只胳膊一直麻木到了手心,连眼泪是滚烫还是温凉都感受不到,哭声终于渐渐小了,他活动着另外一只手,吃力地抽出一张纸巾,塞到羽笙手里:“先擦一下再哭。”

  羽笙放下他的手,重新露出的双眸已经肿成两个小核桃,她很慢地深呼吸着,接过欧晨手里的纸巾,轻声说:“你知道么,其实昨天见到你之后,我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这么说不怎么合适,但这种感觉很强烈,我们就像同病相怜一样。”

  其实,所谓的同病相怜,不过就是两个有故事又偏偏都放不下的人刚好遇见了而已。

  欧晨望着远方模糊的天际,微眯起眼睛,神色落寞,良久,他才开口,声音已经哑的不成样:“或许我比你病得更厉害些。”

  世界似乎都空了,全部安静下来。羽笙望着欧晨低迷的侧脸,不知为何,忽然真的有种想要找个人倾诉的欲望。

  犹豫了一下,她说:“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继续阅读:Chapter 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笙入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