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罡剑阵
三千晴空2019-08-21 01:403,198

  一法既出,万剑相随。

  剑阵的玄妙之处,就在于能够虚空御剑,以众敌寡,威力倍增。

  不过想要修炼剑阵,重中之重,则是神念。

  操控法宝只需元力即可,但想要让十柄,百柄飞剑如指臂使,却需要用神念来操控。

  否则只是画虎类犬,反而会白白消耗元力,成为累赘。

  进阶先天,就会凝聚神念,不过神念存在,因人而异,加上修炼神念的法门极少,能够达到修炼剑阵这种程度的修士,少得可怜,但每一个人,倘若得到机缘,寻到合适的飞剑,得到剑阵修炼之法,实力都会远超同阶修士。

  吴长老送给凌天的剑阵,名为天罡,如果修炼有成,能够操控七把飞剑御敌,一招既出,威力增强七倍,绝对可以横扫星极宗所有先天弟子。

  “我的神念只是普通,加上星极宗并无神念修行之法,所以毫无进展,希望你能够有所突破!”吴长老蔚然叹息一声,带着凌天离开武阁,悄无声息的将他送回到后山居所。

  等到吴长老的身影消失之后,凌天这才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随便盘膝坐到地上,试着按照天罡剑阵的记载,感应神念,操控神念。

  神念藏于识海之中,凌天试着感应,却发现自己识海里遍布星辰。

  这些星辰大多沉寂,如同昏睡,只有寥寥几颗,还在散发光辉,在空旷黑暗的识海中如同灯塔。

  凌天试着驱动那些沉寂的星辰,却发现不管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唤醒它们,更不要说取得联系,驱使这些星辰移动。

  无奈之下,他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那些闪烁着的星辰上面,动念之间,那颗星辰竟然微微颤抖了一下。

  “能行!”

  凌天强压下心中喜悦,凝神静气,继续试着感应,缓缓将那颗星辰推动,让它浮出识海,从一点点从眉心涌出,没入到半边书桌上的镇纸之中。

  那方温润玉石雕刻而成的镇纸,在凌天操纵之中,居然缓缓由书桌上浮空而起。

  “啪!”

  一阵剧痛,从凌天眉心里传来,仿佛有烧红的钢针,刺入到识海中一般,让他的神念顿时溃散,那方镇纸又重新跌回书桌上,发出一声轻响。

  凌天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脸色更是苍白无比,他伸手轻轻按揉眉心,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没想到操控神念如此艰难,只是将那方镇纸抬起一分,就差点让自己崩溃,看来修炼剑阵之路,任长道远,还得继续艰难摸索。

  想到明天即将迎来连场恶战,凌天对天罡剑阵的修炼,只是浅尝即止,在短时间内想要修炼成功,简直就是妄想,更何况想找到七把品质相差无几的飞剑法宝御使,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他索性将天罡剑阵放到一边,盘膝坐在房间中央,运转着紫极耀星诀,不停吐纳星极紫气,然后运转全身,化成元力,缓缓进入到忘我的境界之中。

  此刻开阳峰后山一处精舍之中,孙大千看着垂手站立在面前的宋平,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那个小孽畜颇有几分实力,你可有信心杀他?”

  宋平高傲的一笑,点头道:“有师尊赐予的三转魂劫丹,杀他如屠猪狗,他就算再怎么厉害,难道还能胜得过元丹修士不成?”

  “宗门大考,原本不允许动用此等灵药,不到万不得已,你最好也不要动用,否则为师又得花费力气善后!”孙大千叮嘱了宋平一句,想要摆平这样的事情,恐怕又得送出去好几颗珍藏的丹药才行,想到这点,他就心疼。

  大概是觉得对宋平似乎太过苛责,孙大千脸上浮现出一丝得色,低声道:“王长老与为师相交莫逆,明天他会替那个小孽畜好好挑选几个对手,或许你不用动手,他都会没命,不过要是他能够走到你面前来,记得一定要好好折磨,凌辱他一番,再取他狗命,否则为师难消心头之恨!”

  宋平低头称是,嘴角边浮现出一丝不屑笑容,谁不知道王长老最是贪财,相交莫逆?怕是花了不少好处,才能够如此安排吧?

  不过内门弟子之中,颇有几位实力强横,以残暴冷血著称,凌天那小子若是对上这几位,恐怕不死都要脱层皮,说不定自己还能够捡个大便宜,真要如此,还得好好感谢孙大千煞费苦心的安排。

  “铛!”

  晨钟激荡,传遍整个摇光峰,凌天也从修炼中惊醒过来。

  今天,将决出宗门大考魁首,凌天眼中,燃起熊熊火焰,龙血造化丹,他要定了。

  侯大海早等在门外,看见他精神抖擞的推门而出,笑着道:“加油,让那些瞧不起人的家伙都看看,哪怕是外门弟子,也能够夺取大考魁首,到时候让那些下巴翘到天上去的家伙们都无地自容!”

  凌天轻轻拍了拍侯大海的肩膀,看着从山峰间跃起的朝阳,沉声道:“他们与我何干,如今我的目标,只有南沧域,星极上宗!”

  听到凌天虽平淡,却又充满决心的话,侯大海失神片刻,看着凌天背影,猛然咬紧牙关,紧握双拳,低声道:“不论如何,我都要追上你的脚步,绝不能让人说起凌天的兄弟,然后引来一片耻笑!”

  说完之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大步的追上凌天,一起往武阁走去。

  武阁之前,依旧喧嚣,看见凌天到来,顿时他就成为了众人议论的中心。

  “凌天来了,真没想到,一个月前他还是人见人欺的废物,如今却一飞冲天!”

  “是啊!我做梦都想不到,以前垫底的他,竟然能够冲进十六强,有了争夺魁首的资格!”

  “我还是不看好他,毕竟他只是先天初期,今天能够站在这里的人,那个不比他强?”

  ……

  凌天漠然肃立,仿佛一座石雕,不为外物所动。

  一个身穿白袍,相貌狰狞,身背巨斧的青年,带着凛冽杀气,踏入广场,顿时鸦雀无声。

  他径直走到凌天面前,咧嘴狞笑,沉声道:“就凭你这先天初期的废物,也想争夺龙血造化丹?你最好祈祷,不要遇到我,否则一斧下去,定要你劈成八片!”

  “修炼之路,只有一个争字,千帆争渡,不进则退,先天初期又如何,只要用百倍努力,也可争出一线希望!”凌天昂然抬头,眼中一片炙热。

  “说得好,从今天开始,我也要如凌天这般,用百倍努力,去争取一线希望,明年大考,定要一鸣惊人!”

  “难怪他能够能够在短短时间,有如此惊人变化,我实在心服口服!”

  “好一个争字,面对强者,也绝不退缩,凌天正是我辈楷模!”

  周围那些宗门弟子,轰然叫好,看向凌天的目光中,多为钦佩。

  巨斧青年脸色涨红,厉声道:“争?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来争?”

  说完之后,他径直朝广场右侧走去,所过之处,犹如巨兽横行,将围拢过来的那些宗门弟子撞得人仰马翻,张狂而去。

  侯大海眉头微皱,凑到凌天身边,低声道:“好像是血手厉山,实力强横,去年大考,就出了好几条人命,如今已是先天后期修为,据说很有希望成为宗门圣子!”

  凌天轻轻点头,将血手厉山记在心里,等会真的遇上,绝对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一声钟鸣之后,七位主持大考的长老由武阁中鱼贯而出,孙大千扫了眼稳若磐石的凌天,嘴角边浮出一丝阴恻恻的笑容。

  “宗门大考继续,第一场,凌天,厉山!”

  王长老嘴角含笑,今天这番安排是他刻意为之,血手厉山实力不俗,多位长老都对他看重,而且这小子杀气太甚,嗜杀成性,去年大考几位败者,轻则身体残缺,丹田被毁,重则惨重虐杀,由他来对付凌天,肯定能让孙大千满意。

  “居然真是厉山,凌天,你可要小心!”侯大海听到对阵,愣了一下,连忙叮嘱凌天。

  不是他信不过凌天的实力,而是血手厉山凶名远播,他完全不敢想象,有了之前的冲突,凌天若是落败,身首异处恐怕都是轻的,搞不好真会被厉山劈成八块。

  厉山咧嘴一笑,毫不客气的伸手分开挡在前面的内门弟子,犹如巨兽般将他们撞得东倒西歪,然后站立在广场中央,狂笑道:“凌天,是爷们你就站出来,我保证不会让你死得太快!”

  凌天越众而出,走到厉山面前,淡然道:“来吧!莫非你的斧头只是摆设,杀人都是用的嘴巴?”

  厉山霸道嚣张,嗜杀成性,在场诸人,对他绝无好感,此刻听到凌天的讥讽,全部都放声狂笑起来。

  “闭嘴!”

  厉山恼羞成怒,狂喝一声,非但无人闭嘴,那嘲讽的笑声反而越来越大。

  “砰!”

  一抹流光,自厉山手上闪现,那柄车轮巨斧,狠狠劈在地面的青冈石上,深深没入到坚硬如铁的石块之中,顿时让满场笑声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