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剑均天
三千晴空2019-08-21 01:402,848

  重重危机中,凌天咬紧牙关,移转天枢,剑齐出,演化成中央均天之剑。

  三颗银色星辰在剑刃上合而为一,犹如划破天际的流星,幻化出一道灿烂轨迹,朝着宋平轰去。

  均天剑堂堂正正,一剑既出,那些金色涟漪犹如朝露遇见阳光,纷纷破碎。

  “砰!”

  银色星辰碎裂成无数星芒,周围地面,墙壁,如同被无数利刃席卷过似的,满是深深的划痕。

  “噔,噔,噔,……!”

  凌天如遭雷噬,脸色苍白的连退七步,在铺成地面的青石上留下一个个深至脚踝的足印,站稳之后,忍不住一口怒血喷出,身子都摇摇晃晃,却依旧拄剑而立,眼中战意滔天,看向宋平。

  宋平脸色惨白,嘴角溢出血丝,膝盖以下都没入到青石之中,手里的金色长鞭也仿佛失去灵性般软软垂在地上。

  他惊疑不定的看向凌天,刚才那一剑,给他似曾相似的感觉,隐隐有星垣秘剑的影子,但威力之强,却远超这门评价只是中等的剑法。

  莫非,眼前这小子隐藏着什么背景?

  想到凌天刚才那一剑,宋平不得不承认,凌天的确有与自己拼个两败俱伤的能力,换做是平日,拼着身负重伤,他也要干掉凌天,但宗门大考在即,万一因此而无法取得一个圣子席位,那才是因小失大。

  “今日算你好运,等宗门大考之日,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他缓缓抬起双脚,由化成齑粉的青石碎末中走出,手里的金色长鞭缠回手臂,身形如电,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凌天长出了一口气,他此刻已是强弩之末,算到宋平为了不影响宗门大考,肯定会不与自己鱼死网破,这才将他吓退。

  他丹田之中星辰闪烁,紫极天枢驱使天罡地煞,源源不断的将星极紫气化成元力,滋润他近乎干涸的经脉与丹田,恢复速度之快,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死胖子,我定会手刃宋平,给你报仇!”

  凌天随手扔下长剑,走到那堆牌坊废墟旁边,眼中满是悲愤之色。

  “咳,咳!”

  废墟下突然传来声音,凌天心中一喜,将那些桌面大小的石块掀到一边,然后就看见侯大海脸色惨白的躺在碎石之上,胸口微微塌陷,衣襟早被鲜血染红。

  他勉强睁开眼睛,对凌天苦笑道:“你是在咒我吗?我还没死呢!”

  凌天脸上浮出狂喜之色,宋平含怒出手,那一鞭威势惊人,以侯大海的实力绝无可能幸免,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活着,犹如不死小强,实在是意外之喜。

  “幸好有这家伙,否则这次真是要了我的老命,咳咳!”

  侯大海话说得太急,又咳出一口鲜血,然后勉强抬手,先从纳戒中摸出玉瓶,给自己倒了颗回春丹塞进嘴里,接着才从自己前胸衣襟中摸出了一面布满裂痕的护心镜,扔到了凌天面前。

  看见那面由玄铁铸成的护心镜,凌天不禁哑然失笑,这家伙还真是惜命,没想到随身都带着护心镜,否则今天挨了宋平一击,绝对没命。

  服用回春丹之后,侯大海脸色稍霁,等到药力炼化,行遍全身,这才在凌天的搀扶下勉强站起,讪讪的解释起来:“前几天不是都被王凯找麻烦嘛!所以我就找了个护心镜带上,多少能够挡两拳,没想到今天还真派上了用场!”

  凌天笑着给了侯大海一拳:“你这叫做傻人有傻福!”

  侯大海嘿嘿一笑:“还没看到你在宗门大考上扬眉吐气的样子,我怎么会死?”

  听着侯大海的话,凌天心中暖意融融,所谓兄弟,不外如是。

  凌天搀扶着侯大海,一步步往摇光峰走去,只留给那些散修们一个坚强的背影。

  但是今天,先天初期硬撼先天巅峰,双方近乎平分秋色,只凭这点,凌天的名字,就会流传开来,成为星极宗又一个耀眼天才。

  回山之路,顺畅无比,凌天将侯大海扶到床上,然后苦笑道:“我看你这伤势,肯定赶不上后天的宗门大考,这次是我连累你了!”

  侯大海勉强盘膝坐好,无力的摆了摆手:“一世人,两兄弟,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只要你能够在宗门大考上出头,这摇光峰我就可以横着走了!”

  凌天右拳微微握紧,点头道:“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和侯大海道别之后,凌天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坐在窗前书桌上,将那面从市集后街上买来的铜镜取出,拿在手里仔细的观摩把玩。

  计都镜乃是元丹中品法宝,按照纸鹤上所说,不仅防御力惊人,更能够乱人心智,摄人魂魄,如果能够顺利收服,宗门大考时自己就多了件底牌。

  这面铜镜只有巴掌大小,无比精致,就仿佛一头狰狞凶兽张嘴要吞食天地,上下獠牙之间,镶嵌着满是锈迹的镜面,看起来普普通通,并无任何过人之处。

  凌天的手指在铜镜上一寸寸的摸索,最后发现,如果将铜镜扣在手心里,食指与中指恰好可以伸进兽首眼窝之中,仿佛这里才是关键所在。

  他心中一动,将手指扣进兽首深陷的眼窝之中,试着将体内元力输入到铜镜里,霎那间,异变突生。

  首铜镜仿佛化成了无底深渊,居然疯狂的吞噬着他丹田里的元力,根本无法停下来。

  片刻之后,就在凌天几乎油尽灯枯时,他的脑海里突然传来一声兽吼,铜镜上光芒大盛,黑色幽光自镜面上蔓延而出,化成凶神恶煞般的兽首,挡在身前,然后张嘴咆哮。

  “吼”

  小屋里的床榻桌椅,还有身后的书桌,竟然都无法承受这黑色兽首的吼声,仿佛被巨浪拍中似的,纷纷撞到墙壁上,化成一地碎屑。

  只是存在了短短数息的时间,黑色兽首如同从未出现过似的,消失无踪,凌天看着满屋狼藉,只感觉疲倦无比,若非他元力恢复的速度非比寻常,早就已经因为元力枯竭软倒在地。

  不过凌天此刻心中只有惊喜,虽然驱使计都镜耗费的元力实在惊人,以他的修为,估计驱动一次就是极限。

  但是计都镜的威势的确惊人,哪怕先天巅峰修士,都无法攻破,面对元丹境修士,也绝对可以挡下一击,更不用说那一声兽吼暗含摄魂之意,如果对敌时突然发动,肯定能收奇效。

  隔壁躺在床上的侯大海突然感觉一股声浪排空而至,床榻都被吹动,犹如一叶轻舟,飘零海上。

  然后兽吼传来,让他脑袋一蒙,失神霎那,只感觉胸口憋闷,又吐出了一口淤血,这才感觉轻快了许多。

  “凌天这家伙,好像又捡了件宝贝啊!”想到那面铜镜,侯大海对凌天这次的宗门大考,更是多出了几分期待。

  “什么,赵屠死了?”

  此刻,开阳峰一处山间精舍里,孙大千脸上满是惊怒之色,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宋平,厉声喝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杀了屠儿?”

  宋平微微低头,脸上满是悲戚之色:“师尊,那家伙叫做凌天,是个外门弟子,他当着我的面杀了赵师弟,还扬言根本不怕您,完全没把您放在眼里!”

  “啪!”

  孙大千一张拍在了青檀木的椅子上,坚硬如铁的青檀木在他掌下犹如朽木,无声无息间,半边扶手化作齑粉:“外门弟子怎么可能杀得了屠儿?既然你在,为什么不杀了那小子,给屠儿报仇?”

  “师尊,不是我不想帮赵师弟报仇,只是那小子实力惊人,明明只是先天初期修为,但身法玄妙,剑法更是厉害,我没有半点把握能够击杀他,只能够回来请师尊你主持公道!”宋平故意夸大凌天实力,只想借着机会,从孙大千手上多弄几颗丹药来提升实力。

  “走,随我去摇光峰,我定要将那小子碎尸万段,才能够消我心头之恨!”孙大千猛然起身,拉着宋平腾空而起,将精舍屋顶撞开,风驰电掣般往摇光峰冲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武独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