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威胁
布丁2017-08-23 20:573,286

  碎纸片砸落在洛善儿的脸上,她并不觉得疼,或许在面对延灏远这个恶魔的时候,她也该学着去成长,学着去变得勇敢些了。

  对于延灏远这个恶魔来说,她越是怯懦,越是退让,他只会更加的得意忘形肆无忌惮。

  她想要不再被欺负,就只有努力成长,自己去保护自己。

  洛善儿心底如是想着,但奈何还是怒气一阵上涌。

  她脾气好,但也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

  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更何况她洛善儿这个活生生的人了。

  “延灏远,你这是什么意思?”洛善儿板着脸,低吼着问道。

  回应他的,却是一声不轻不重却充满鄙视的冷哼。

  延灏远睥睨的看着她,那目光就好像在看一只不听话的宠物一般。

  “什么意思?就是表面的意思。”延灏远似乎很喜欢捉弄洛善儿,他很喜欢看这小女人明明很生气却又发作不得的样子。

  而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想那般,虽然洛善儿现在已经怒火冲天,可考虑到延灏远的身份,她就算是想要发作都没办法。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凭什么撕掉我的辞职协议?你以为你是第一集团的总裁就了不起了?这里是医院,就算你再怎么厉害,医院的事情,也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做主。”

  洛善儿冷冷的说着,说完她并不打算继续呆在这里,转身就想要离开。

  虽然辞职协议被延灏远给撕掉了,但却也改变不了她已经辞职的事实。

  “外人?当真是好笑,难道你不知道这家医院是在我的名下吗?”延灏远轻飘飘的说着,黝黑的眸子里闪烁着谁也看不懂的光芒。

  其实他心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么多,他只知道,当他得知洛善儿辞职的消息后,他很生气很愤怒,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生气些什么。

  但是,洛善儿想要离开,那么他就偏偏不放她走,他就是要跟她做对,然后满心欢喜的看着她那懊恼生气的表情。

  果不其然,在听到延灏远的话后,洛善儿正往外走的脚步停了下来。

  洛善儿转过身,瞧见的就是延灏远那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洛善儿撇了撇嘴角,就算他真的是这家医院的幕后老板又如何,她已经辞职了,就连最后几个月的工资都已经到手了,她想离开就离开,根本用不着继续看延灏远这恶魔的脸色。

  “大老板,再也不见。”

  延灏远脸色一沉,他都已经亮出身份了,可这女人竟然还是选择离开,可还真是贪心啊。

  “蠢女人,人心不足蛇吞象,我让你留下来已经是给你最大的补偿了,你别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

  在延灏远眼里,女人向来都是跟金钱挂钩的,洛善儿同样也不例外。

  之前他破了她的身子,不过那也是这女人勾引他在先,而且他事先也警告过让她滚了,是她自己执意要撞上来的,可怪不得他。

  现在这女人再次以辞职为要挟,目的不就是想要问他多要点儿钱吗?

  钱,他延灏远不在乎。

  但没有人可以违背他延灏远的命令。

  本就火大的洛善儿,在听到延灏远这几句话之后,整个人瞬间就被点燃了,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向床边,然后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气,狠狠的甩了延灏远一巴掌。

  “延灏远,你把我洛善儿当什么东西了?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买到一切吗?我告诉你,不是所有的人都嗜钱如命,为了钱可以放弃所有的尊严,至少我洛善儿绝不是那种人。”

  洛善儿紧绷着身体,一双眼睛瞪的老大,恶狠狠的盯着延灏远。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权当被一只疯狗咬了一口。而你,no feel先生,还请你以后不要再以任何的姿态出现在我洛善儿的生活里。”

  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洛善儿颇为挑衅的拇指朝下,做了个down的姿势,然后特别潇洒的转身离开。

  延灏远的脸色黑的如同锅底一样,舌头舔了舔被打的左脸。

  no feel先生?没有任何感觉吗?

  延灏远脑海里回想起那天晚上洛善儿的回击,这死女人,竟然敢说他不行,还没有一点儿感觉!

  嘴角扬起一抹危险的弧度,延灏远那黝黑的眸子里满是阴鸷的目光。

  “你若胆敢走出这里一步,我可不能保证,那个叫做宋俊杰的,明天能不能够准时出现在这里。”

  胆敢打他,这小女人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延灏远再一次准而狠的拿捏住了洛善儿的软肋。

  洛善儿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可在听到延灏远的话之后,没有任何意外的,黑着脸转身再次走了回来。

  她想要走随时都可以,但绝对不能连累宋俊杰。

  “卑鄙。”洛善儿仍旧是恶狠狠的瞪着他,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洛善儿确信,现在延灏远早已经死过无数次了。

  延灏远没有说话,只是目光阴鸷的盯着她看。

  洛善儿被看的心慌,刚刚一时爆发的小宇宙,现在早已经在延灏远的注视下,偃旗息鼓了。

  她现在万分的后悔,早知道延灏远这么阴魂不散,她在办完离职手续之后,就不应该在门口等诸葛笑笑,这样也就不会被延灏远的人再次给抓回来了。

  但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延灏远竟然会执意要她留下来,甚至拿宋俊杰来威胁她,做出这么没谱卑鄙的事情,可不像第一集团总裁的行事风格。

  虽然洛善儿知道,延灏远要她留下来,可不是真的为了她好,他现在心里想的应该是该怎么折磨自己才对。

  “延灏远,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对你而言,我们甚至连陌生人都谈不上,你有为什么总是要跟我做对呢?”

  不得已,洛善儿只好放低了自己的语气,谁让延灏远这个恶魔有钱又有势呢。

  她想躲想逃,可最后才发现,她躲也躲不掉,逃也逃不掉。

  唉,万恶的金钱啊。

  要是早知道延灏远这家伙会这么没品,拿宋俊杰来威胁她的话,洛善儿发誓,她是绝对不会把话说的那么绝的。

  现在倒好,非但要继续留在这个恶魔身边,而且自己好像还彻底把他给得罪了。

  刚刚那一巴掌,可是用了她最大的力气,别说延灏远了,就她现在也同样感觉手心一阵火辣辣的。

  “那个,你的脸不疼了吧。”既然留下来继续做他的私人看护,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那适时的服个软儿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洛善儿可不希望以后的日子备受这恶魔的折磨。

  延灏远冷冷的盯着她,本来一肚子的火气,却在接触到小女人那小白兔般的眼神后,奇迹般的散了个大半。

  他也说不上来,这一次他为什么会这么的好说话,要是按照他以往的脾气,洛善儿现在恐怕也就是个半死人了。

  “我饿了。”延灏远冷冷的开口。

  本来洛善儿已经做好了被这恶魔折磨的准备,却没曾想,延灏远竟然只说了‘我饿了’三个字,他的反应简直是颠覆了她对他以往的印象。

  不过延灏远既然不打算追究她打他那一巴掌,她自然不会傻的提起。

  于是,原本还很悲愤的洛善儿,此刻心情竟好转了起来。

  “你等着,我就去给你拿些吃的过来。”

  洛善儿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瞧着洛善儿的轻快的身影,躺在床上的延灏远却是不自觉的扬了扬嘴角。

  这个蠢女人,还真是容易满足。

  洛善儿很快就来到了食堂,因为延灏远的身份,他的那份晚餐自然是有专人负责的,而洛善儿也因此蹭到了一份特别丰盛的晚餐。

  从上午到现在,她还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呢。

  回想起中午宋俊杰那个温暖的怀抱,洛善儿不禁欢快的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恋爱中才有的甜蜜笑容。

  关于中午的反常,洛善儿想,她明天还要找个时间,好好跟宋俊杰解释一下才行。

  一想到自己中午说出来的那话,洛善儿小脸儿就止不住的染上一抹红晕。

  她想,宋俊杰对她应该也是有感觉的吧。

  只可惜……

  洛善儿嘴角的甜蜜被苦涩所代替,随后又摇了摇小脑袋,把这些烦心事儿都暂时抛到了脑后。

  既来之,则安之,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只希望延灏远那家伙不要总故意折磨她才好。

  在回vip病房的路上,洛善儿却被廖莹莹给拦了下来。

  “廖莹莹,你在这儿做什么?怎么不一起进去?”

  洛善儿瞧见廖莹莹站在外面的走廊,于是好心的想要跟她一起进去,却被廖莹莹给拖到了拐角的安全通道处。

  “廖莹莹,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洛善儿挣脱开廖莹莹一直拽着她的手臂,语气有些不耐烦。

  廖莹莹却是毫不客气的直接甩了她一巴掌,同时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贱女人!”

  廖莹莹那一巴掌力气极大,而洛善儿又刚好站在楼梯口,被她这么突然一扇耳光,洛善儿一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朝着楼梯跌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囚爱:总裁的一夜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囚爱:总裁的一夜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