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委屈
布丁2020-05-21 10:473,353

  洛善儿使出吃奶的力气,这才好不容易把延灏远给拖到了洗手间。

  “你自己解决吧。”洛善儿皱着眉头,嫌弃的打开马桶盖子,对靠着墙的延灏远嘟囔了一句,转身就想要离开。

  “站住,我叫你走了吗?”

  果不其然,延灏远那个恶魔没打算这么容易就放过她。

  洛善儿不耐烦的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他,语气很是不好,“你还要干嘛?我不是已经给你当人肉拐杖扶你进来了吗?”

  延灏远背靠着墙壁,一手放在胸前,另一只手则拄着下巴,嘴角扬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望向洛善儿的目光就像是随意玩弄着小鸡的老鹰一般。

  洛善儿就是那只弱小的小鸡,延灏远显然就是那只霸道的不可理喻的老鹰。

  “给我脱裤子。”延灏远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你无耻!”洛善儿本以为延灏远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竟然会真的让她给他脱裤子。

  她虽然暂时是延灏远的私人看护,但就算是私人看护,也没有到给病人脱裤子的程度。

  延灏远却是咧开嘴一笑,邪魅道:“我有没有牙齿,那天晚上你不是已经亲身体会过了吗?”

  “你,你这个混蛋,恶魔!”

  延灏远的话,就好像是锋利的利器一样,再次毫不客气的刺向她心底深处的伤疤,让原本就还没愈合的伤口,更加的鲜血淋淋。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止夺走了洛善儿的处子之身,还夺走了她追求宋俊杰的权利,夺走了她追求幸福的权利。

  洛善儿已经做好忘记那件事,并且远离宋俊杰的打算,天知道她做出这个决定消耗了她多大的勇气。

  可如今,延灏远的三言两语,却再一次的将她打回原形。

  失去处子之身,永远是洛善儿心底无可磨灭的痛。

  现在的洛善儿心里有多痛,那么她对延灏远这个恶魔就有多恨。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里,再也不要见到他。

  “你不过来,还在那儿傻站着干什么?”延灏远好似没有发现洛善儿的异常一般,仍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用着王者的语气,命令道。

  洛善儿仍旧是站在那里,低着脑袋,没有移动半步。

  她不想过去,更不想面对延灏远这个恶魔,她觉得恶心。

  “过来!”见洛善儿没有动静,延灏远的脸色也彻底冷了下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违背他的命令。

  延灏远黑着脸,身上散发着的冷冽气息,连带着空气的温度也冷了下来,锋芒而锐利的目光就像是刀子一样,一刀又一刀的朝着洛善儿射了过来。

  洛善儿又不是木头,自然无法忽略延灏远那阴冷的目光,她糯糯的抬起头,和延灏远的视线对了个正着,却是吓的她身体蓦地一哆嗦。

  对洛善儿来说,延灏远的视线,就像是动物世界里面正在捕猎的狮子一样,锋芒锐利,气势逼人,紧紧将她这只猎物锁定。

  洛善儿瞬间感到委屈急了。

  明明受了伤害的人是她,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要她去承受所有的一切呢。

  越想心里越感觉委屈,不自觉的,一股股苦涩涌了上来,打破了洛善儿的整个心理防线。

  “延灏远,你究竟要我怎样?明明是你对了用我强,明明我根本就不想再遇见你,可你为什么要像个鬼一样阴魂不散的追着我,为什么总是要逼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洛善儿颤抖着,啜泣着,却仍旧倔强的抬起头,倔强的和延灏远对视。

  她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每一字每一句都好像钉子一样,定在了延灏远的心里。

  不知怎的,瞧见洛善儿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延灏远的心里便蓦地一软,升起一股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情绪。

  洛善儿小声的啜泣着,她那双圆润的大眼睛,此刻红彤彤的,就好像急了眼的兔子一般,脸颊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滴。

  “你,你别哭了。”延灏远别扭的开口,言语间也少了些许的戾气。

  但延灏远越是如此说,洛善儿心里的委屈反而更浓,索性便更加放开嗓子,把所有的委屈不甘全都化作泪水,大声的哭了起来。

  她哭她的身子被延灏远这个恶魔给强占了,她哭她和暗恋了三年的宋俊杰之间,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延灏远面前这样肆无忌惮的嚎啕大哭,延灏远一时之间竟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延灏远觉得莫名的心烦,被洛善儿哭的心烦。

  对于女人,他从来都不是不在乎的,可今天不知怎的,他偏偏对洛善儿的哭感到心烦。

  没有暴怒,更没有叫人把她赶出去,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心烦罢了。

  而这种奇怪的烦躁,却是他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但正是因为头一次,延灏远反而觉得更加的心烦了。

  “别哭了,我叫你别哭了。”

  回应他的,只有洛善儿那无止尽的泪水。

  “你再哭的话,你信不信,我可以立马让那个宋医生卷铺盖走人。”延灏远口气冷冷的威胁着。

  很显然,他的威胁很管用。

  洛善儿的哭声明显小了下来,她不敢再哭了,她已经配不上宋俊杰了,更不可能让宋俊杰因为她而被炒鱿鱼。

  “你,我不许你开除宋医生。”洛善儿虽然不再嚎啕大哭,却还是止不住的微微耸着肩膀,略显沙哑的嗓音也夹杂着浓浓的哭腔。

  她虽然不知道延灏远的势力究竟有多大,但她不可以拿宋医生来冒险,而且洛善儿相信,眼前这个恶魔,绝对会说到做到。

  他叫她别哭了,可洛善儿根本就听不进去,但他只是拿那个宋医生来威胁她,她就立马止了哭声。

  如此巨大的反差,很是让延灏远接受不能。

  一直以来,他都是所有人心中的王者,没有人敢反抗他说的话。

  可眼前这个小女人,非但不听他的话,而且还如此明目张胆的偏心另外的男人,当真是好样的啊。

  莫名的,延灏远心里的怒火嗖嗖的网上蹿,尽管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在这个小女人心里,还没一个狗屁的宋医生来的重要,他的心里就一阵不爽,非常的不爽。

  “过来。”延灏远又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语气重重的下着命令。

  洛善儿吸了吸鼻子,虽然不情愿,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胡闹下去,万一这恶魔真的对宋医生下手,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洛善儿走了过去,别过头,伸手解开他的裤子,然后往下一拽,看也不看,便飞快的跑了出去,顺带把门狠狠的关上。

  “你,你自己解决,好了再叫我。”洛善儿紧紧抓着门把手,生怕里面的人冲出来把她再抓回去。

  延灏远瞧着洛善儿落荒而逃,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弧度,莫名的,他觉得这小女人当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自己解决好了之后,延灏远扶着墙壁,一拐一拐的走了过去,伸手敲了敲门,示意自己好了。

  洛善儿听见敲门声,于是把门打开一个细缝儿,警惕的凑过去瞄了一眼,瞧见延灏远自己提上了裤子,这才把门给打开,再一次充当人肉拐杖,把延灏远给拖到了床上。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洛善儿的嗓音带着些许的沙哑,她简直是一秒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里。

  但延灏远却并没有打算就这么让她走。

  “去给我拿一些消毒的东西,还有创可贴来。”延灏远冷冷的开口。

  洛善儿瞥了他受伤的腿一样,没有问为什么,只是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转身离开。

  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洛善儿这才再次返了回来。

  “让你拿一些药过来,怎么去这么久。”延灏远正拿着电脑看一些资料,见洛善儿进来,不耐烦的对她一阵低吼着。

  洛善儿撇了撇嘴角,如果可以,她倒想拖一会再进来。

  “你要的东西。”洛善儿把延灏远要的东西放在了一旁的医药桌上。

  “过来。”延灏远仍旧态度冷冷的,语气仍旧是高高在上的王者那般命令着。

  洛善儿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争端,反正自己做完这最后一天,就再也不用看见延灏远这个讨厌鬼了,如此想着,洛善儿便也乖乖的走了过去。

  “坐。”延灏远把电脑放到一旁,眼神示意洛善儿坐到他旁边。

  虽然不知道延灏远到底要对她做什么,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洛善儿还是乖乖的坐了下来。

  虽然是坐着,但洛善儿却也离延灏远远远的,别过头,不去看他。

  延灏远却是一声轻笑,伸手拿起桌子上的棉签,沾了双氧水,然后伸手别过洛善儿的脑袋,轻轻给她清洗着额头上的伤口。

  “嘶,你干嘛。”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洛善儿倒吸了一口凉气,抬手就把延灏远的手给挡了回去。

  “别动。”延灏远冷冷开口,洛善儿瞧着他那发怒前兆的脸色,只好默默的把手收了回去,乖乖的坐着不动,任凭延灏远清理着她额头上的伤口。

  刚刚一直被延灏远欺负,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刚刚撞破了皮。

  延灏远的动作很轻,仿佛被他捧在手心里的,是什么绝世珍宝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囚爱:总裁的一夜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囚爱:总裁的一夜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