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显然,他心动了!
冰山2019-11-12 18:204,600

  “多谢。”

  冰莹微笑,用金子换了第一的位置!

  排在后面的人,都纷纷眼红和懊恼,怎么不早点来排队呢?如果也能排到第一的话!五两金子就到手了!五两金子啊!那可是两千多块人民币!足够买整整一百只烤鸭了!

  很快,店门打开!老板走了出来,宣布:“新鲜的20只烤鸭刚刚出炉!请大家排好队!排第一个的是谁?”

  “是我。”冰莹道。

  “您需要几只……啊!恩人!是您啊!我终于找到您了!太好了!太好了!”老板突然很激动的抓住冰莹的手=。

  冰莹细腻如白玉的手被摸的油污邋遢的,不悦的道:“老板!请你自重一点!”

  冰莹很不悦!

  如果对方是一个会武功的人!她肯定已经出手了!

  只是,对方只是个卖烤鸭的,不会武功,等同于手无寸铁!冰莹绝不会对这样的贫民百姓出手!

  老板激动的说:“恩人!恩人!是小人啊!梅天行!上个月在街上被流氓欺负的卖烧鹅的小贩啊!”

  卖烧鹅的小贩?

  冰莹仔细一看,果真是他!

  只是,现在的他打扮的和一个月以前很不同了。他穿着光鲜干净的衣服,带着巾帽,脸上也是红光满面。看上去光采了许多,像变了一个人。

  “原来是你!我记得了!”冰莹有些意外。

  梅天行突然朗声道:“各位乡亲!今天东主有喜,歇业一天!大家不用排队了,都散了吧。明天再来。对不起了。”

  冰莹一笑。

  这老小子,说话底气也足了啊!看来这一个月来,他混的不错。

  梅天行左一个恩人右一个恩公,将冰莹请了进去,然后叫伙计端出了最肥最美味的烤鸭……

  冰莹的确饿了!烤鸭又太美味,她一顿狼吞虎咽!完全没有淑女的风范!

  其实,她本来就不是淑女。

  一只烤鸭,不到十分钟,冰莹就消灭了将近一半,抹抹嘴,很满足的道:“哇!实在太好吃了!梅老板,你这手艺实在不错。怪不得外面那么多人排队呢!”

  冰莹原本不错的心情,更加愉悦了。

  她很久没有这么痛快而自由的享用一顿美味了。在北堂府,身为大家闺秀四小姐,言谈举止都要小心谨慎,简直好像笼子里面的金丝雀。

  梅天行突然扑通一声朝冰莹跪下!叩首!磕头!

  咚!咚!咚!

  梅天行磕头磕的重重的响。

  冰莹暗用一点内力,扶起他,道:“你这是干什么?”

  梅天行道:“恩人!当日如果不是恩人救了小的。小的这条命恐怕保不住了!小人并不是怕死,只是家里有老婆孩子,小人如果死了,他们的日子也没法过了。恩人不但救了小人的性命,还赏赐了小人20两银子,让小人可以重操旧业!”

  冰莹道:“你倒懂得感恩!还算是个不错的人!不过,不用感谢我。以后也不要再叫我恩人恩人的了,很难听!”

  梅天行点头,道:“是!但是,天行还不知道恩人的姓名呢!”

  冰莹道“我叫北堂……冰莹!”

  梅天行惊道:“北堂……恩人您就是北堂将军府的千金小姐,四皇子的新王妃?”

  冰莹微笑道:“看来我现在是名人了啊!”

  “阿尊,快去关门!”

  梅天行赶紧让伙计阿尊去关门,一脸慌张的道:“王妃娘娘!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兵勇和捕快搜捕您呢!您可要小心!现在最好不要出去,躲在这里毕竟安全些。”

  冰莹是个特工,阅人无数,而且懂得观察入微辨别人性。

  梅天行这个矮小的老头,是真心的为她担忧,怕她被官兵抓到。一个小小的百姓,居然不惜以身犯险收留王爷要通缉的犯人。这份情操,很难得。

  冰莹对这个老头,不由得有了几分欣赏。

  “官兵?不打紧的。他们抓到我也不敢为难我。毕竟,我的身份也是一个王妃!”

  “对了。你以前不是卖烧鹅吗?现在怎么卖烤鸭了?”

  “当初王妃吃了烧鹅之后,曾经说烧鹅味道不错,就是肉质粗糙,口感不如鸭肉细腻。天行于是仔细钻研烧鸭的烹调方法,可是试验了很多次都失败了。后来无意中发现,鸭肉用烤的烹调方法,口感是最嫩滑,颊齿留香。后来天行就用王妃留下的银子,租了这个小店面,还雇了一个伙计……天行能有今天,全是王妃所赐!救命提携之恩,天行今生今世永不敢忘记!”

  “你这家店太小了,装修也太破旧了,而且还是在街尾的旮旯弯里。为什么你不去街口旺铺位置,租个大一点新一点的店铺呢?”

  “我也想啊。不过,街口的店铺租金,最少也要50两银子一个月。”

  “现在你的店里生意火爆,就算50两,应该也能支付的起吧!”

  “王妃您有所不知!我这烤鸭生意看似火爆,但是烤鸭烹调费时,就算雇了伙计帮忙,一天也最多能烤50只左右鸭子。这还是因为阿尊是个勤劳本分的人,从早忙到晚,杀鸭,拔鸭毛,打扫,劈柴,看火……他全部都干。这家小小的店铺虽然拥挤了些,但是也勉强能够支撑。如果租个大的店铺,开支要多很多,但是收入也不会增加。这样很不划算。”

  冰莹笑道:“你算账倒是算的很精明!看来,有当商人的潜质和头脑!以后,你肯定会发大财的!”

  梅天行道:“王妃可别取笑小人了。小人可没有那么大的头,也不敢戴那么大的帽子。能有个小店,维持生计,养活妻小就心满意足了。”

  冰莹道:“你善于精打细算。而且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能钻研出烤鸭的烹调方法,这是需要经验和天分的。说实话,你的烤鸭和我家乡的北京烤鸭,味道已经有八九分的相似!你是一个人才,窝在这么一间小店实在浪费。我这里有些散碎银子,反正我也暂时也没什么用处,你就拿去开店吧。”

  “不行!这怎么行呢!”梅天行连连摇头。

  “不用客气!那这些散碎银子,你拿去用吧。我正好嫌它背在身上太重了呢!”

  说完!

  冰莹将背在背上的锦缎报复往桌子上一扔。

  铿!

  铿锵!噗通!

  一大堆金属砸在桌子上发出砰啪的响声。然后,一锭一锭金光灿灿的黄金滚散一桌……

  “啊!”

  “黄金!”

  “这么多的黄金!”

  梅天行吓了一大跳!

  天啊!

  这哪里是什么散碎银子啊?

  这简直就是成千上万俩的黄金啊!

  而且,全部是成色十足,金光灿灿的上等黄金!

  “这只怕有上千两黄金吧?这可是一笔巨款!”

  “你猜的挺准!这里一共有一千二百多两黄金。这一笔钱,应该够你在天幕城最繁华的地段,开五家最大最豪华的店铺了!”

  “这……这万万使不得!”

  “为什么?”

  “这些钱太多了!小人,小人怎么敢要?”

  “为什么不敢要?就当我送给你的!”

  冰莹出手阔绰!她向来视钱财为粪土!

  这也难怪!她是个神偷特工,价值连城的宝贝对她来说都是信手拈来!又怎么会在乎一些铜臭味的金钱呢?

  眼前这个梅天行,为人老实沉稳,又有经商才能,冰莹欣赏他的头脑,于是就很爽快的将王府里面偷出来的黄金全送给他了。

  “王妃娘娘已经救过小人一命!并且赠金让小人维持生计!天行怎么敢再接受王妃这么多的馈赠呢?万万使不得!”

  “你这个人,是个很有头脑的人,可惜就是太老实了!哪里有人白送你钱还不要的?这样吧。我知道你不会白要这些钱,如果我坚持的话,就是侮辱你的人格了。要不我和你打个商量吧!”

  “王妃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天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梅天行慷慨激昂的说。能为冰莹效劳,那是他无比的光荣呢!

  “呵呵。好!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行了!这些金子,你就收着吧!”

  “王妃娘娘,这……”

  “你先听我说完!”

  “是!是!”

  “当然,这些钱不是我白给你的!就当做我和你一起合伙做生意的本钱,如何?你拥有做烤鸭的技术,我出本钱!”

  “这个……”

  “技术有时候比金钱更重要!在我那个时代……我的意思是在我的家乡,拥有技术的人才都是很受重视的!如果去给别的老板打工,老板们还要分一些股份给他们呢!所以,我也不是施舍给你这些钱,而是要利用你的技术和经商的头脑。你看怎么样?”

  “这……”

  梅天行沉思着,显然,他心动了!

  冰莹当机立断的道:“好了!就这样决定了!这些钱就当我入股!至于开店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我想,以你这么有头脑的一个人,心里应该有些想法吧?嘿嘿。虽然你开不了规模很大的店铺,但是一定心里也早幻想过吧?”

  梅天行微微一笑:“王妃真是洞察人心。小人的确很多次都构想过如何在京城开店的蓝图!如果真的可以扩大规模,天行心中倒也有几分想法!”

  冰莹道:“好极了!省了我很多事!你自己放手去做吧!反正这些钱,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亏了也不要紧。”

  梅天行想了想,道:“其实小人心里已经有所盘算,不过,有一件事还是要劳烦王妃娘娘!”

  冰莹皱着眉头:“你不要总是自称小人,现在你是我的生意合作伙伴了!以后我们平起平坐!我就叫你天行!你叫我冰莹好了!”

  “王妃娘娘真是女中豪杰。天行佩服。”梅天行道。

  “你其实是想说我没教养,一点都不像大家闺秀,没有一点王妃的风范吧?”冰莹看穿了他!

  梅天行背后一凉!

  这个王妃,看上去豪爽开朗,但是却是一个极其聪明卓绝的清丽佳人!

  “我也不会怪你的!反正我本来就不是个大家闺秀!在将军府的时候唯唯诺诺,什么都要讲究礼数,都闷坏了。到外面当然要自由一点,放松一些。以后跟我说话,也不要拘谨和客套。我不喜欢那一套。”

  “天行记住了。”

  “你刚才说有一件事要我帮忙?是什么事?”

  “既然要做大生意,就要有一个响亮的名堂!天行希望借王妃娘娘金口,赐一个名字。”

  “名字?好吧。我想想。烤鸭,烤鸭……味道很像我家乡的北京烤鸭,要不,就叫做北京烤鸭连锁店吧!”

  “连锁店?是什么意思?”

  “哦。连锁店就是开好几家分店的意思!是我的家乡话。”

  “王妃娘娘。这个不好。您的家乡话别人并不懂其意思,还是要简洁大气一点为好。最好以某某酒楼为好。”梅天行说话终于正常了起来,也敢直接反驳冰莹的意见。

  “哦。说的也对。那就叫天香酒楼吧。”

  “这个名字不错!”

  “那就这个吧!就这样定了!还有,开酒楼的事情,我不方便出面,你也不要说出去。”

  “王妃娘娘身份尊贵,这一点天行明白。”

  “还有,我会武功的事情,你也不要说出去了!知道吗?”

  “天行明白。”

  “好了。开酒楼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如果以后你要找我,就去王府……不,还是去将军府找我。如果我不在,就找北堂绣儿。她是我妹妹。”

  “天行谨记。”

  “现在没别的事了吧?天色晚了,我要回王府了。”

  “还有……一件事天行很不解。”梅天行犹豫了一会说。

  “什么事?”

  “王妃娘娘一直提到家乡话,比如连锁店,北京烤鸭……王妃娘娘是北堂家的四小姐,家乡应该就是京城,天行在京城虚度五十余年,却从未听说过类似的名词。请问,王妃娘娘您的家乡,到底是在哪里?”

  “这个……做人千万不要多管闲事!懂吗?”冰莹带着一点恐吓的语气。

  “是。天行下次不敢造次了。”梅天行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恩。好。那就这样了。”

  冰莹飞快的溜了出来,她生怕再多待一会,就会暴露自己越多的破绽!

  刚才实在是太凶险了!

  百密一疏!

  她总是说自己的家乡,却忘记了北堂冰莹的家乡,就是京城!这样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幸好发现她破绽的人是梅天行。梅天行对她感恩,奉若神明,自然不会怀疑她,就算怀疑,也不会说什么。但是,如果刚才换了是别人发现了冰月的破绽,那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天色入夜。

  冰莹看了看天空,心想:玩了一整天,也是时候该回王府了。

  南宫秀应该气疯了吧!不知道还活着没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惑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魅惑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