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起去打网球吧!
余沐泽2019-06-13 14:334,600

  第一章

  打从有记忆起,李涛就被他爹李建设揪着耳朵的说一定要对对面的那个叫张声的黄毛丫头好!一定一定不能欺负她!

  一岁的时候,他带着两泡热泪看着张声抢了自己香甜的炼乳;

  三岁的时候,他顶着周围小朋友的嘲笑放弃了小汽车而和张声玩洋娃娃;

  五岁的时候,他拉着同班的张声一起从幼儿园走回家;

  七岁的时候,同样上一年级的李涛要监督同坐张声写作业……

  等到十一岁,李涛知道反抗了,开始不理会张声,可是没过多久,就被自己的老子李建设抽了一耳光:“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凭什么不和人家张声玩!”

  李涛异常委屈:“班里同学都说我们俩是娃娃亲!”

  李建设哭笑不得:“你们这些小破孩,什么乱七八糟的。”

  “反正我不和她玩了,她还是笨蛋!”

  “人家笨也是因为你!要不是他妈把你妈拉到了医院,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这话有些绕,大体就是李涛的母亲郭重芳发动的时候家里没人,最后是住在对面,当时也怀孕七个月的叶莹用自行车把她带到医院的,郭重芳住了院,叶莹也见了红,紧急之下只有把张声剖出来,为此张声还住了一个星期的保温箱。

  “我给你说,你必须同张声玩,还要负责他的学习!要不老子抽死你!”

  当了半辈子锅炉工的李建设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他的人生信条就是有恩必报。人张家为了自己,一个成型的小孩都差点没了,这恩情,比天都大!!自己平时要照顾张家,自己的儿子更要这样!反正自家的儿子学习好,体育好,各方面都好,照顾人家还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别说有这样的情分,就算没有,只是邻居也该这样。至于说什么娃娃亲,在他看来就是小屁孩们的胡言乱语,十岁不到的小孩知道个屁!他不知道李涛的苦恼,同一道题,他看一遍就会了,张声呢,给她讲三遍有时候还不明白呢,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更关键的是班里的风言风语。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班里就开始流行传谁谁谁,喜欢谁谁了。大多都是传言,只有他和张声,那是有鼻子有眼,说的他们简直早就订过亲就差长大领结婚证了,这种与众不同的待遇令他非常纠结。而且天天和张声在一起,他也干不成别的事了。

  体育老师本来点名他进体育队的,可他要给张声讲题;

  同班同学约着去烤红薯,可他要给张声讲题;

  班主任想让他当小主持人呢,可他要个张声讲题……

  互助互爱是应该的,可这样的帮助也有些太过了,最后连班主任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把李建设叫到了学校,讲了一通,大意就是李涛是个好孩子,又聪明又努力,家里一定要好好培养,万万不要因为别的事耽误了他,更不要因为别的事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孩子还小嘛。最后还点名帮助小朋友是应该的,可也不要耽误了自己的事。

  班主任绝对是用心良苦,只差说别理张声了,可李建设琢磨不出这个味道,就算琢磨出了也不在意,他对班主任说张声那不是普通的小朋友,是李涛的妹妹,何况李涛也没做什么,帮张声讲题正好自己也复习了,他现在学习成绩能这么好,一定是在帮助张声的过程中提高了自己。

  ……

  班主任无语了,后来知道情况的李涛也绝望了,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也摆脱不了张声了,所以每次面对张声那都是一个冷若冰霜,张声是一个缺心眼的,并不太能感受到李涛的变化。就算感受到了也不太在意,她牢记自家父亲的那句话:“人李涛天天花那么多的时间给你讲题,你要感恩,他态度不好,你要能理解,就算他吵你骂你那也是应该的。”

  张声的父母很清楚自己的女儿不聪明,有李涛成年累月的补课这才能跟得上,若是没有,那绝对是一个悲剧!对此张声也非常清楚,他们听同样的课做同样的题,李涛扫一遍就会了,她还要被人讲个好几遍才能勉勉强强弄懂,这代表了什么?不就代表了她笨吗?

  再过几年孩子在学校里受了委屈,家长们会疯了似的找老师找学校。而此时的孩子们还没有这么幸福,特别是大梁这种小地方,家长们对老师常说的就是:“该打打,该骂骂,随便管教!”

  老师对学生是有打骂资格的!更何况只是态度不太好呢?

  所以每次见到李涛,张声都会笑的见牙不见眼,无论李涛多么冷面寒铁横眉冷目冷嘲热讽,她都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并讨好的拿出自己口袋里的零食。

  李涛……

  在小升初的时候,李涛本来有一个机会能摆脱张声的,可在考试的前一天,他被自家父母赶去给张声辅导。这么关键的时刻,张家父母那个感激啊,什么西瓜饮料零食敞着上,然后在第二天烤语文的时候,李涛光荣的拉肚子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他上了四趟厕所!虽然第二天他的数学稳定发挥,可最后还是与市重点失之交臂,只上了一个区重点,倒是张声,也不知是因为最后赶了那么一赶还是运气爆棚,超水准发挥,竟和李涛一样考上了十三中!对此,张家父母非常内疚,李建设却不在意,大手一挥:“市重点区重点都一样,在一个学校,他们俩还能一块儿上下学,咱们都省心。”

  “就是就是,声声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好问小涛。”郭重芳在旁边道。

  ……

  李涛,已经没有感觉了。

  分班的时候李涛考了第一,张声虽然差了些,但张爱国这几年搞销售,有点钱,也把她给塞进了重点班,和老师吃饭的时候,讲了下他们家同李家的关系,然后,张声就又和李涛坐在了一起。在听到班主任的这个分配的时候,张声欢欣鼓舞,而李涛,则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有人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不足以为外人道的情绪。

  就这样,李涛继续为张声讲题,他现在已经强大的可以无视任何风言风语了,事实上也没有多少人敢当着他的面说什么,因为长时间面对张声面谈,他自养成了一股冷冽的气质,再加上成绩出众,自然就令普通学生对他有一种隐隐的畏惧,因此就算私底下议论纷纷,却不会在他面前起哄了。

  相比之下张声更容易受女生起哄,不过她一句话就令风声平息了:“你们觉得可能吗?”

  ……

  李涛不仅成绩好体育好,长的也相当不错。他继承了郭重芳的丹凤眼,鼻梁挺直,嘴唇稍稍的有些薄,面无表情的时候如同冰雕,看人的时候会微眯着眼,带着一种审视,偏偏又有一种诱惑感,回答问题的时候总是简单准确,冷酷中又有一丝霸气,看的一帮小女生在心底暗暗尖叫。相比之下张声则太普通了,其实张声长的并不差,杏眼眼小圆脸,任谁见了都会赞一声可爱,可也就是可爱了,同李涛的俊美完全不在一个等量级上。

  女生们看看李涛再看看张声,也就觉得真·不太可能了。

  有李涛长年累月的补习,张声在学习上虽然不怎么开窍,但基础打的牢,再加上她足够努力,所以成绩虽不是很好,也在中等左右。而她又性格开朗,虽然天天同李涛在一起,可与同学并不生疏,在老师眼中也算是个不错的学生。反而是李涛,因为性格孤僻还被班主任孙燕请了两次家长。

  孙燕是这么说的:“李涛成绩很好,也很聪明,说大一些,我从没见过他这么聪明的孩子,他的代数、几何、物理老师更对他赞不绝口,但他有些太内向了,在班里,他几乎不与任何人交流,这一点你们做家长的要注意。”

  “他和声声玩的挺好的啊。”郭重芳有些迷茫。

  孙燕有些无语,她还真没见过这么支持自家儿子和女生粘在一起的家长……不过根据她的观察,李涛张声之间还真没什么,别说暧昧了,就连说友情……孙燕没见过这样的男女配对,所以她也说不出具体感觉。但她觉得哪怕张声是男生,他和李涛之间也有些古怪。她虽然年轻,也带过一届学生了,三年下来什么样的友情都见了。而李涛和张声之间真不是。

  她想了想道:“张声毕竟是女孩子,你们不如鼓励他多和男生一起玩玩?他现在正在青春期,这个时候你们要多注意一些。”

  对自家儿子,郭重芳还是很在意的,回去后就找李涛谈话了,问他为什么不和同学玩,李涛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就是不想和他们一起玩。”

  “怎么会不想玩呢?”郭重芳努力的回想自己小时候,她是小学毕业就没再上学了,但一直到十六岁上班的时候还是很喜欢玩的,儿子今年才十四,怎么会不喜欢玩呢?

  “……我要看书、要做题,没有时间。”

  这个答案郭重芳接受了,儿子学习这么好,自然要在这上面花费很多,所以她最后说了句,要劳逸结合,也别光顾着学习,适当的休闲也是要的。李涛点头应了,之后自然是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他憋着劲的要考上全市最难考的一高,他就不信张声还能考上,这一次,他一定不去他们家吃西瓜了!

  李涛还是一样的与世隔绝,孙燕见请家长没有用,就叫来了张声,在这里她换了个策略,问张声平时和李涛讨论过以后要怎么样没有,比如有没有什么目标梦想之类的。

  张声想了想:“我们没说过这个,不过我知道他是要上一高的。”

  孙燕笑了,张声的成绩当然是要上一高了:“除了这个呢,还有别的没有?”

  张声摇摇头,孙燕道:“那你们不如说说,然后朝这个方向努力。”

  在孙燕想来,有个梦想目标,就免不了有爱好,而有爱好就可以往这上面引导。对于李涛她是真心爱护的,希望他不单单是学习好,更能开朗和群,这样将来也能更好的适应社会。张声当然不能理解她的这些想法,但她向来是个听话的孩子,当天下午放学的路上就问开了。

  “……没有。”李涛看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

  “啊?”

  “就是没有梦想。”李涛的声音带了一点忍耐。

  “怎么会没有梦想呢?”

  “你呢?”

  “我?梦想吗?”张声也被问住了,小时候虽然也说过要当科学家舞蹈家,但那与其说是梦想不如说是呓语,因为那个时候她并不知道要为此付出什么。而现在她已经知道一些了,以她的这种学习能力,科学家是绝对没戏了,至于舞蹈家……他们班就有个练舞蹈的,那是从五岁就开始练软功的。她现在拉个筋都困难,更不要说别的了。至于什么警察军人……就算现在大学开始扩招了,这种学校,她估摸着也是上不去的。

  “我好像,也没有什么梦想。”张声抓了抓头,随即用惊喜的口气道,“小涛,咱俩一样啊!”

  这有什么好赞叹的!李涛嘴角抽了一下:“叫涛哥。”

  张声顿时扭捏了起来。小时候她天天涛哥涛哥的,也不觉得有什么,但年龄大了后就觉得不太好意思了,特别是同学的起哄,更让她难以开口。所以慢慢的,张声就开始尝试着叫李涛的名字,有时候还跟郭爱芳学叫小涛,李涛有的时候不管,有的时候就会纠正她一下,而每一次,都会令张声万分纠结。

  她看了李涛一眼:“那……”

  “涛哥。”

  “可是……”

  “涛哥。”

  张声满脸通红,那边李涛却不依不挠:“涛哥!”

  张声的脸红的简直要炸了,她哆嗦着嘴唇,正要开口,突然眼前一亮:“你看那是什么!”

  李涛转过去,就看到前面城墙公园的旁边有人在打球,他一开始以为是羽毛球,再看就知道不是了,他们的球是黄色的,球拍也比较大:“网球嘛。”

  “网球?”

  “恩,电视上有演的,在国外非常流行的一种运动。”

  张声盯着那边,她一开始只是为了转移话题,但看着看着就有些入迷了,那两个人打的相当不错,黄色的网球在两个人的球拍中来回摆动。几个来回后,突然西边的人猛地跳起,一下拍到了网球上,然后就见那球快速的越过球网,然后高高弹起。

  接不到了!

  在张声看来,这个球是怎么也接不到了,可是就见东边那人也跳了起来,然后就见那球被打了回去!不过他这一下打的太猛了,那个球直接出了白线……

  “走吧。”见这一球打完了,李涛开口,张声慢慢的回过头,“你看到了吗?”

  “什么?”

  “刚才这个网球,很漂亮是不是?”

  李涛没有说话,张声激动道:“我们把这个当做梦想吧!我们,一起打网球吧!”

继续阅读:第二章 单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盖世英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